1.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資料類>>紅色書信>>正文
        毛澤東為何“一日寫七信”
        2017-07-17 16:33:40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吳海勇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毛澤東對致信對象的動態情況特別是其對日政治主張總能及時掌握,書信起筆通常很快就寫到對方的歷史壯舉和近況業績,拉近了筆談雙方的心理距離。這也就為求得最大的政治共通性作了良好鋪墊

            今年是中國人民全面抗戰爆發80周年。在回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形成的過程中,毛澤東同志運用親筆書信與各方人士積極聯絡,爭取社會各界對中國共產黨政策主張的最大認同,堪稱近現代“親書政治”的一個成功范例。

            上層統戰的“外交”手段

            在共產國際有意建立反法西斯統一戰線、日寇加緊蠶食侵略中國的危急情境下,中共的“八一宣言”定稿并傳出。受其影響,國共兩黨開始談判。

            然而,談判并不順利,軍事對壘仍在,國共通而未通。在此情形下,親筆書信成為毛澤東溝通國民黨政要和社會精英的重要手段之一。與親筆書信相協同的,還有派員聯絡、電報聯系等。派員聯絡通常會捎上親書,電報聯系具有近代化的便捷性,但前提是雙方必須互遞密碼,這通常是在“親書政治”奏效之后進行的。

            此外,中共方面還以中共中央、中國共產黨、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紅軍將領等名義向國民黨等發出宣言、通電、公開信等,以宣傳共產黨結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治主張。這些政治文件雖然很多也蘊含著毛澤東的心血智慧,有的甚至就是出自他的手筆,但因為是以組織的名義,因而不能視為親書。

            毛澤東的“親書政治”,以統戰理論觀之,可統歸于上層統一戰線的范圍。因此,這一時期毛澤東寫給黨內同志的書信暫不入論列。在1936年3月27日中共中央舉行的一次政治局會議上,毛澤東作關于“外交”問題的報告。這里的“外交”,實指統一戰線。報告確立了十大“外交”方針,其中第十條正是“發表普遍的或個別的請求書”。如果說宣言、通電、公開信等可稱之為“普遍的請求書”的話,那“個別的請求書”則非寫給統戰對象的親筆書信莫屬。

            西安事變前形成高峰

            毛澤東為促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寫的親筆書信,應以1935年11月26日他致信董英斌為最早。董英斌當時在國民黨東北軍代理第57軍軍長,該軍東進以解甘泉之圍,結果在直羅鎮遭到慘敗。之后,毛澤東給敗軍之將修書一封,痛陳東北淪喪的歷史教訓,提出同對方商洽東北軍、紅軍互不攻擊等約定。同年12月5日,毛澤東了解到楊虎城與第17路軍的情況后,同彭德懷聯名致信楊虎城。從書信的文言措辭可以判斷,此信出自毛澤東之手。而為了提升送信任務的成功率,毛澤東還致信第17路軍總參議杜斌丞,稱贊對方“不忘情于革命”“為西北領袖人物”,促其與楊虎城商洽,與共產黨組成聯合戰線,并表達同沈克等東北軍將領、甘肅鄧寶珊聯合的意愿。

            自1935年末對統戰對象展開親書攻勢后,毛澤東的相關書寫活動在1936年西安事變前形成了一波高峰。紅軍東征勝利后,毛澤東又分別致信閻錫山及其晉綏軍部將,曉以統戰抗日之民族大義。之后,毛澤東又分別致信杜斌丞、楊虎城,敦促對方明確表態。

            同時,毛澤東還分別致信韓復榘、張自忠、劉汝明和宋哲元、宋子文、傅作義、易禮容。其中,韓、張、劉、傅、宋皆為國民黨當局鎮守一方的軍政首腦。毛澤東審時度勢,盡可能尋覓抗戰的同道中人。

            宋子文身份地位特殊,是蔣介石的妻舅,寫信給他具有向蔣介石集團投石問路的意味,同時也是因為宋子文在南京政府中“時有抗日緒論”,為毛澤東所看重。毛澤東書信中尊其為“邦國聞人”“深望竿頭更進,起為首倡,排斥賣國漢奸,恢復貴黨一九二七年以前孫中山先生之革命精神,實行聯俄聯共農工三大政策”,屬望可謂深沉。

            易禮容并非國民黨軍界政界顯要人士,當時不過是在中國勞動協會“工人勇進隊”謀到參謀長一職。但易禮容曾經加入中國共產黨,“馬日事變”后為中共湖南省委代理書記,直至1928年才與黨組織脫離關系。毛澤東不忘舊友,更因為對方“從事群眾工作并露合作之意”而歡喜。此番去信不僅是接續友誼,更是托付以重任:“上海工人運動,國共兩黨宜建立統一戰線,共同對付帝國主義與漢奸,深望吾兄努力促成之。”為對方免禍起見,此信落款特意署名為“楊子任”。毛澤東曾與楊開慧結為伉儷,“子任”是他曾用的筆名,故人一見即知。

            1936年12月4日,蔣介石抵達西安,意欲脅迫張、楊部進攻紅軍。第二天,毛澤東一日三書,分別致信馮玉祥、孫科、楊虎城,不放棄爭取。在統戰局勢異常兇險的情況下,西安事變既勢有必然又頗具戲劇性地爆發了。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毛澤東沒有盲目樂觀,“親書政治”亦未就此罷手。12月27日,他致信韓復榘,希望在確定救亡大計等方面與對方有切實的合作。

            1937年3月10日,毛澤東致信斯諾,傳遞新的政策主張;3月29日,致信范長江,附寄新的政策主張與自己寫的《祭黃帝陵文》。除了團結中外記者,毛澤東還致信美國共產黨總書記白勞德。這既是世界黨際交往,亦可視為融入世界反法西斯統一戰線來促進國內的舉措。此外,毛澤東還復信何香凝,其中“但光明之域,尚須作甚大努力方能達到”一句,竟成時代的預言。

            具有四大信札美學特點

            書信文化在中國源遠流長,雖至近代而運命不息,在民國社會包括政界尤具生命力。這也是毛澤東“親書政治”能夠發生作用的文化語境。總體而言,毛澤東為促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所寫的親書具有四大信札美學特點。

            一是淺文言體,繼承發揚書信文化傳統。對比毛澤東那時期的政治親書與公開信不難發現,二者最大的區別在于文體的差異,前者為近代白話文,后者是淺文言。采用淺文言,自然就把致信對象跟大眾區分開了。傳統書信講究程式和禮儀,稱呼、起語、結語、祝安等,表情達意尤重謙恭與委婉。毛澤東那時期致信國民黨要員、民主人士以及昔日黨內同志、青年摯友等,均能表達得當,既表謙遜又不失大體。例如,毛澤東曾一日寫七信,結語多不重復; 致信宋子文的結束文辭更是精湛——“寇深禍亟,情切嚶鳴,風雨同舟,愿聞明教。匆此布臆,不盡欲言!順頌公綏”,深得尺牘書翰之真髓。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紅軍家書見證烽火歲月
        ·下一篇:無
        ·胡應南、胡涵、王柯入:毛主席是中國新文化運動的偉大旗手——紀念毛澤東誕辰124周年系
        ·特稿:毛主席是中國新文化運動的偉大旗手——紀念毛澤東誕辰124周年系列文稿之二
        ·蔡長運:毛澤東教你如何當領導
        ·特稿:毛澤東教你如何當領導
        ·申尊敬:看毛澤東變壞事為好事
        ·特稿:看毛澤東變壞事為好事
        ·魏岳江、孫立華:毛澤東同志反腐:監督、運動、群眾
        ·特稿:毛澤東同志反腐:監督、運動、群眾
        ·特稿:毛澤東在休息
        ·申尊敬:毛澤東在休息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毛澤東為何“一日寫七信”
        革命烈士紀廷梓與張叔平、彭真等建立中共太原支部
        劉志丹:群眾領袖,民族英雄
        雪泥鴻爪憶“一曼”
        徐紀新:尋跡古圣寺:一次不尋常的旅游(組圖)
        四個“胡子”
        1932年陜西耀縣的“交農”斗爭
        七一八團田家莊奏凱
        抗戰時期的八路軍香港辦事處
        趙夢園:信陽師范學院旅游學院暑期“三下鄉”社會實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