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紅旅頻道>>作者專欄>>江山(新華社高級記者,中紅網—中國紅色旅游網總編輯)>>正文
        古有板橋 今有楊竹——與“華夏雪竹第一人”楊竹的對話錄
        2009-01-22 09:34:09
        來源:中國紅色旅游網(中紅網)
        作者:江山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論壇 【收藏】 E-mail推薦:

         
            人物簡歷:楊竹,字青山,號雪竹軒主。1947年生。吉林長白山人。九歲開始學畫,專攻畫竹,至今未斷。尤其筆下的雪竹,筆勢灑脫、意境深邃、雅逸不群、獨辟蹊徑,以求填補中國畫竹歷史上“雪竹不佳”的空白處。由于選準自己發展的坐標,創作了“探千竿萬乘之勢,悟萬箐動魄之氣”的結晶之作,在竹畫史上做出了巨大貢獻,取得巨大成功。先后在廣東、北京、揚州、香港、臺灣等地及日本、印尼諸國,多次舉辦畫展。2005年以“竹”為題材的“竹韻風情”畫展,在中國美術館隆重舉辦,成為迄今為止中國畫壇第一個專展竹韻的個人畫展。展出的竹畫作品八十余幅,分風、晴、雨、露、霧、雪、霜、冰,著力表現各個季節和天象條件下竹的多姿,引人入勝。國畫大師劉海粟欣然為雪竹題詞“楊竹畫竹、揮灑自如”。錢君陶先生亦有“魅力傲霜、神韻天成、堪稱一絕”的贊譽。著名畫家關山月與陳大羽分別同稱他為“華夏雪竹第一人”!其竹畫作品先后被中南海、人民大會堂、揚州八怪紀念館、八大山人紀念館、吉林省博物館、廈門華僑博物館、廣州博物館、深圳博物館及中國駐日本大使館、美國、歐洲、東南亞等多家機構收藏。其寫意竹已形成自家風格,成為海內外收藏家的新寵。2006年揚州在全國選出八人成立揚州新八怪,列為揚州新八怪之一。現為中國書畫研究院副院長,劉海粟藝術研究院學術顧問,日本中華文化振興會執行理事,潮人海外聯誼會名譽會長。

            “我喜歡竹子的個性,從心眼里想把竹子畫好”

            中紅網:作為畫家來說,繪畫的題材是非常廣泛的,可以說大千世界都可以入畫。可你為什么專畫竹子呢?或者說,你為什么對畫竹子這么感興趣?
            楊竹:這好象跟我的父母有點關系。我是老大,出生后,父母就給我起名叫“楊竹”。我幾個弟弟的名字也都是植物名,叫“楊松”、“楊楓”、“楊森”,唯獨我叫楊竹。我九歲的時候,父母就給我買宣紙,教我畫畫。中醫嘛,也喜歡畫。學醫、學畫,其實是相通的。我自從學習繪畫后,也越來越對畫竹感興趣,就這么專上了,可能是我和竹子有緣吧!
            中紅網:聽說你家是世代中醫,怎么沒有讓你學中醫呢?
            楊竹:是的,我家是世代中醫,家里曾掛了個牌子叫“三世一館”,到我父親是第三代了。他原想叫我學習中醫,可是學中醫也不影響畫畫呀!我當時也確實想過學習中醫,對醫學也有點興趣。我當時還曾計劃,自己將來的工作是學習中醫,想過報考中醫學校,繼承家庭的中醫事業,同時畫畫也不耽誤。但是,后來我又考慮,自己還是以繪畫為主好一點,因為我學畫畫以后,發現自己更愛好這個。當兵期間,有人要提拔我當干部,我都沒有同意,就是怕影響自己畫畫。
            中紅網:你多大歲數當的兵?當了幾年?
            楊竹:當了4年。我當兵晚了一點,21歲了,當到25歲。復員后,就到文聯參加工作。我從9歲開始學畫,以后一直對畫畫感興趣,在部隊也沒耽誤。
            中紅網:那你從9歲學畫,至今幾十年來一直沒中斷過?
            楊竹:幾十年來,從沒間斷。我九歲走上這條畫畫路,除了上學,我學習以外的所有課余時間,都在練習練畫。上小學的時候,課間休息10分鐘,我都把這個時間抓住,都要畫一張小畫。現在,我在上個世紀五十、六十年代畫的畫,包括1958年、1959年上小學的畫作,我現在都保留著。后來我到部隊,在事務處當給養員,時間也比較充裕。當時領導照顧我,經常讓我出個黑板報什么的,業余時間也能畫點畫,挺方便的。
            我為什么以畫竹為主,我再講一下。古時秀才有四藝,叫琴、棋、書、畫。繪畫叫畫四君子:梅、蘭、竹、菊;歲寒三友:松、竹、梅。我父母喜歡梅、竹、蘭、菊四君子,就讓我重點畫梅、竹、蘭、菊。所以,我畫竹首先還是受我父母的熏陶和影響。但是,我畫著畫著,實際上就越來越突出竹了,因為我喜歡上它了。
            中紅網:你喜歡竹子的什么呢?
            楊竹:中國人最早的竹子情結大約是從魏晉時期開始的,這大概與當時人對天師道的信仰有關。最著名的典故莫過于王子猷的“不可一日無此君”了。你看,竹子“未出土時先有節,縱凌云處也無心”。四君子梅、蘭、竹、菊中,竹是節操的象征,也是虛心的象征,四季常青,不畏風雨,哪怕是大雪壓頂,寧折不彎。竹又是歲寒三友,因為它最守得住清寒,耐得住寂寞,不與旁人爭春斗妍,平淡一生,無花無果,不招蜂蝶。有鄭板橋的詩為證:“一節復一節,千枝攢萬葉;我自不開花,免撩蜂與蝶。”長期以來,人們把竹的精神,竹的品格漸漸升華成了一種做人的風范,并將其尊崇為正人君子的品格和情操的象征。人們之所以愛竹、欣賞竹、崇拜竹、贊美竹,不僅是因為竹的獨特外表給人以剛毅和說不盡的美感,而是因為竹的自然天性和高貴品格給人以哲理的啟迪和人格的力量。千百年來,竹子清峻不阿、高風亮節的品格形象,為人師表、令人崇拜。看到竹子,人們自然想到它不畏逆境,不懼艱辛,中通外直,寧折不屈的品格,又能想到它“勇破身,樂捐軀,毫無怨”、“出世予人惠,捐軀亦自豪”的精神。鄭板橋這樣評價竹子:“咬定青山不放松,定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古代文人雅客對竹亦是鐘愛有加。唐代大詩人杜甫曰:“平生憩息地,必種數竿竹。”宋代的蘇東坡:“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使人瘦,無竹使人俗”的名句,將竹子的品格和做人的氣節描述得淋漓盡致。清代鄭板橋更是了得,一生以竹為師為友,畫竹五十余年,題詩不知其數,題跋又不知多少。
            總之,我喜歡竹子那種特有的個性:挺拔翠綠、蓬勃向上、虛心進步、高潔剛毅等精神。所以,我從心眼里想把竹子畫好。另外,我這個名字帶“竹”,我畫的也是竹,兩個自然地連在一起了。這樣,于(若木)老就提出,“人竹合一,師法自然”。我覺得自己還不夠,但力爭要做到這樣。

            “在我的繪畫里一定要有獨創,做到無古無今”

            中紅網:你開始學習畫竹時,先從哪兒入的手?
            楊竹:我開始畫畫,先畫的梅、竹、蘭、菊四君子,這也是自己開始練習筆墨的過程,就是用筆、用墨,練習一般的繪畫技法。后來練到一定程度了,基本成形了,對畫四君子、畫竹的基本筆墨也學會了。25歲退伍以后,先到文聯工作,不久又到了長城書畫院,這時候就是專業繪畫了。這樣,就把我的繪畫由原來的業余性質變成專業性質的了,畫畫的水平也就提高得快了。
            中紅網:古今畫竹,不僅畫家眾多,而且畫法與技法也多種多樣。你畫竹用的是什么技法?
            楊竹:以前,我畫的是墨竹。墨竹按畫竹歷史的發展來說,是風、晴、雨、露四種。但那時候的表現手法,也不像現在這樣多。風、晴、雨、露,就是在竹葉的方向上有所不同。如畫晴竹,就是竹葉下上畫;畫雨竹,就是竹葉向下畫;畫風竹,就是往旁邊畫;畫露竹,就是偶爾有兩三片葉子向下垂,其它的向上。因為晴竹葉子上偶爾有幾滴露珠,沉重的就落下來了。
            到35歲以后,我就在畫竹上系統化了。當時,系統也只是初步的,就是把風、晴、雨、露都畫出不同的樣子來。另外,我畫的竹子,力求與歷史上的畫法不一樣。
            中紅網:為什么你要和歷史上的畫法不一樣呢?
            楊竹:這主要是從我自己的主導思想出發的,就是要有自己的特色,一定要畫出無古無今之畫。既要和古人不一樣,和今人也要不一樣。既要把別人所有的技法都變成自己的東西,同時還要有自己的獨創。我一直力爭,在我的繪畫里一定要有獨創,不和任何人一樣,做到無古無今。所以,從35歲開始,我就開始在畫竹的技法上有所變化,不僅在風、晴、雨、露的系統化上,而且在用筆、用墨方面,也逐漸地改變了。

            “只有永遠不斷地去努力,才能做到更加完美”

            中紅網:雪竹是你的代表,能不能在這方面詳細談談?
            楊竹:好的。雪竹這一部分,是我35歲以后開始重點畫的。看了中國繪畫史里的畫竹史,其中寫道:“歷代畫墨竹者眾多,然畫雪竹者甚少。”在中國繪畫歷史上,有很多畫竹的名家,墨竹張張都好,唯獨雪竹不精也不佳。在歷史上常見的,就是明代的徐渭和清代的戴熙,還有蘇東坡有一次寫雪竹,歷史上就保留這么一點。他們都是用熟宣和絹畫的,就是有一點點渲染,渲染以后留出來的雪。在生宣紙上畫雪竹,從古到今還沒有。
            我一看這個情況,決心一定要突破。你不突破,就沒有發展。這并不是什么野心,非得超過誰誰。就是在畫竹史上,力爭做出點自己的東西,做點貢獻,畫出來就是自己的東西。所以,我看到惟獨雪竹不精也不佳,就干脆在生宣紙上做雪竹,選準在雪竹上發展自己的坐標,開始獨創雪竹,先把雪竹搞出來。從35歲到現在,經過了四次“變法”。
            中紅網:你的畫竹歷史經過了四次“變法”,很有意思。這第一次變法是在什么時候?
            楊竹:第一次變法是35歲,畫到45歲,十年左右的時間。當時的雪竹還很不成形,就是看起來還不那么逼真。比如這個雪是北方的,因為我是北方人,出生在吉林,看到的都是北方的大雪。尤其我當兵在大興安嶺,高寒地區,那里的雪都有膝蓋深。但東三省哪有竹子呀!但是,我把雪的壯觀領會到了。所以,北方是有雪無竹。而南方呢,是有竹無雪。為此,我從35歲開始到40歲的時候,經常到南方來,仔細觀察竹子。我想著要把北方雪的壯觀和南方竹的高貴品格融為一體,在這個基礎上,搞出雪竹來。
            同時,我還努力學習古人有關竹子的詩與畫。中國被西方學者視為“東方竹子文明”的故鄉。中國又是詩的國度,詠物詩、詠竹詩既多且雅,更是獨具特色。詩與竹的精美結合,尤其是中華竹文化的燦爛篇章。中華竹文化確是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做到詩、畫一體,就是要通過觀察竹子,在大自然中吸取營養,然后才開始作畫。中國有這么一句老話,叫“收盡奇峰打草稿”。
            中紅網:第二次變法,當時是個什么情況?
            楊竹:第二次變法是從45歲開始,到50歲左右。畫竹,就要收集各種竹子。我到南方各個地方搞竹子來種。中國的竹子有320種,世界上是1000多種。我在廣東汕頭有個竹園,里面種了72種竹子。我姓楊名竹,就是愛竹,養竹、種竹,也畫竹,以竹為友、以竹為伴。關于雪竹,到40多歲的時候,由于南方的竹子看得多了,做到“胸中有竹”了,和北方的雪結合起來,這初創的雪竹就有點樣子了。從原來初步成形的雪竹還不太好看,到45歲第二次變法以后,雪竹就真正的像雪壓在竹子上了,而且大雪壓著仍然挺直著身子。有那么一句話:“看竟雪中竹逸品,寫就高風亮節圖。”竹子本身沒有什么精神,需要人為地用很多想象力去發掘,就是按想象來畫。一看雪中的竹圖,就來得挺拔、精神,這個雪竹的意境就畫出來了。
            中紅網:第三次變法,是什么內容呢?
            楊竹:90年代后,開始在筆墨上提高。1997年,我搞了第三次變法。這第三次變法以后,我就把雪竹畫得更加形象了,在個性化和意境格調上也有了大的提高,把竹子的風、晴、雨、露、霧、雪,都畫出各自的樣子。風就是刮起大風,晴就是亭亭玉立,雨就是竹葉濕漉漉的,露就是竹葉上有點點露水,霧就是霧氣朦朦,雪就是現在的雪竹。比如霧,近處有幾根比較清楚,遠處的就都是朦朦朧朧的,真正的把霧表現出來了。而且,把景深也搞出來了。每張雪竹畫里,都有那么談談的一部分,有遠有近。也就是說,不是單單的擺那么幾根竹子在眼前了,而是一個竹林了,這樣就更加完美了。當然,還達不到頂峰。只有永遠不斷地去努力,才能做到更加完美。
            中紅網:你現在的竹畫是八種嘛,叫“風、晴、雨、露、霧、雪、冰、霜”,這是在什么時候形成的呢?
            楊竹:這是從2005年中國美術館開始搞我的個人畫展,開始形成的。起先,霜和冰也有初步的探索,但畫的還不很完美。那次就重點進行了突破,就形成了風、晴、雨、露、霧、雪、霜、冰八種風格。所以,在中國美術館展出的時候,就以《竹韻風情》為題,把竹子在各個不同的季節和天象變化下展現出來。這也好像人的一生,酸甜苦辣、風晴雨露、霧雪霜冰都有了。這就是到了第四個階段了,形成了八個系列。
            中紅網:你對自己畫竹的四個階段,能不能大致總結一下?
            楊竹:第一階段、第二階段,著重在畫竹的個性和技法方面進行努力,突出研究了雪竹。到第三個階段以后,就風、晴、雨、露、霧、雪六個方面出來了。第四階段,就是風、晴、雨、露、霧、雪、霜、冰八個方面形成。基本上大自然界的竹子也就這些了,再畫其它的竹,就是畫朱砂竹、畫綠竹了。
            而且,我這個畫法完全打破了古人。我反復研究了古人的畫法,但是更注重詩照畫,注重在大自然中吸取營養。通過自己的觀察,在風里、雨里、雪里、霧里進行仔細的觀察,努力把竹子的高貴品格和個性給它畫出來。所以,我的竹子畫出來以后,有它獨特的意境和格調。

            “有人問誰是你的老師?我說竹子就是我的老師”

            中紅網:你畫的雪竹很有特色,能否從藝術的角度再給我們具體地講一講?
            楊竹:好的。雪竹就是冬天的時候,大地落雪以后,雪花飄然飛舞,竹葉上堆起了層層雪片。可雪不管怎么壓,竹桿怎么彎,它就是不斷,雪一化照樣與天齊,這就是竹子的性格。這是從直觀的角度來說。然而更重要的是,我通過畫雪竹,能表現出一個人、一種精神。比方說,我有一幅雪竹,上面題了這樣兩行絕句:“看竟雪中竹逸品,寫就高風亮節圖。”還有,我給萬里老人提的那句話:“寫此青竹兩三竿,挺然屹立不畏寒。虛心有節凌云志,鏖戰風霜老愈堅。”這不就把竹子和人的性格寫出來了,這個竹子就像萬老似的。
            前年,我給胡耀邦夫人李釗畫了一幅畫,放在胡耀邦像的旁邊了。這次畫的也是一張雪竹,一桿被雪壓彎了的竹子,上題方志敏的一首雪詩:“雪壓竹枝低,低頭欲沾泥。一輪紅日升,依舊與天齊。” 胡耀邦就是這個個性,彎而不折。這樣,就把竹子和人結合起來了,和社會結合起來了。
            這次奧運會舉辦的很成功,如同中華民族,就像竹子一樣節節高,聲望越來越大,像一棵棵竹子一樣,挺拔翠綠,節節向上。用在人身上也是這樣,形容他的成長過程。我有兩句寫風竹的:“波濤藝海幾飄蓬,雅竹關門學畫功。”寫露竹的也有兩句:“枝枝葉葉自成排,嫩嫩枝枝向上裁”。有寫雪竹的:“拙筆耕耘五十年,竹海覓徑癡中眠。”還有寫冰竹的:“亭亭月下陰,挺挺冰中節。”竹子凌云傲雪,好像很寒冷,就如同困難一樣,但都能克服。所以,我喜歡竹子的這種性格,一定要把它畫好了。雪竹歷代沒有,我為什么還要突破它,要獨創出來?就是因為竹子這種氣節,再加上雪景,那不就更好了。
            中紅網:你的畫法與歷史上的傳統畫法,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
            楊竹:可以說很多地方都不一樣。比如我畫竹的竹形,就和歷史上的不一樣。歷代畫竹,竹桿中間長、上下短,只畫彎節不彎桿,叫“竹竿中長上下短,只須彎節不彎竿;竿竿點節休排比,濃淡陰陽細審觀。”竹桿畫完以后,開始點節。節是正八字,反八字。我現在就把它全改變了,全部變成了自己的東西。這竹節、小竹芽,就完全是我自己的東西。在竹桿的畫法和竹葉的畫法上,已完全形成了自己的風格,我就是要力爭畫出自己的風格來。
            再如鄭板橋畫竹。他畫的竹子屬于墨竹,風、晴、雨、露,只是竹葉的方向有點變化。歷代畫竹子也都是這樣。但是,我畫的風、晴、雨、露、霧、雪、霜、冰這八種竹子,不像他們畫的這個竹子了。因為我已經不學古人了,完全是自己的創新。我畫的露竹,不僅竹葉的方向不一樣,而且葉子上就是有露珠。晴竹,就是睛天的竹,亭亭玉立,文文靜靜。雨竹,就是葉子上濕漉漉的樣子。露竹,竹桿、竹葉上都有露水。霧竹,就是朦朦朧朧,霧里看花,矇朧朧的,遠近虛實都不一樣。雪竹,就是滿天大雪,竹子上也落了很多的雪,竹桿還很挺拔。霜竹,竹桿、竹葉上都是白霜了。冰,就是春天的時候雪化了,又凍起來了,有透明感。我就是要把自然界中各種竹子的變化,都完全表達出來,表現出來。
            這八種竹中,霜、雪、冰是最難畫的。這三個雖然都是寒冷的表現,但技法上的確大不相同。拿雪竹來說,有的是靜靜的雪竹;有的是風雪竹,風很大,竹桿都彎了;有的是月下的風雪竹,風很大,雪也很大,隱隱約約的有這個意境。根據不同天氣的變化,竹在四季里都變化。而且,不但在四季里變化,在風晴雨雪嚴寒酷熱也有變化,都是挺拔翠綠的。
            我畫竹跟古人不一樣,我的用筆方法也是自己的。中鋒、立鋒、側鋒,散花筆,這是用筆方法,看你用哪種筆法。用墨則有潑墨、破墨等方法。有人畫竹是用側鋒畫,我畫竹基本上是中鋒用筆,像竹葉,都是像寫字一樣寫出來的。所以,我畫竹可以說不是畫出來的,而是寫出來的。
            中紅網:你為什么要這樣畫呢?或者說,你是怎么一步一步的把竹畫深入下去,把它的神韻畫出來的?
            楊竹:我這是從生活中觀察得出來的。像早霞薄霧,我在南方的那個竹園里,看著朦朦朧朧的味道,就研究怎么樣把自然界中的竹子落在紙上,這個技法怎么能表現出來。等到了深秋,偶爾落了雪花,偶爾下了霜。特別是深秋早上起來的時候,竹葉也掛霜了,竹桿也掛霜了,我就反復研究如何在宣紙上表現這種情景。冰雪就有透明感了,那竹葉、竹桿上落的雪化,化了又凍起來了,凍起來以后就有透明感了。再如風竹,有一張畫的就和別的風竹不一樣,這是在廣東汕頭刮臺風的時候,我發現竹子彎回來又旋回去,像旋風似的,把竹葉都盤起來了。于是,我就按照我在現實中觀察到的情景,畫了這張風竹。
            我對竹的研究,可以說很細了。我曾研究過一些竹筍,在晴天和雨天的生長速度,像下了幾天雨以后,竹筍就長的特別快。而且竹子很有特性,我在汕頭的房子,地下水泥板特別硬,而竹筍就能破地而出。竹子也特別團結,你看那個山上,竹林都是一片一片的,最后把別的樹木都趕走了,剩下的全是竹子了。竹子的分步也特別廣,我國中部特別是南方到處都是,但是太冷就不行了。
            我到日本去,大阪市長聽說我畫竹也研究竹子,就拜我為師。我教了幾天以后,他就帶我到富士山上去。我就在富士山上,挖了一些一寸高的小竹子。因為竹子不好帶,我就把他送給我的點心拿了出來,把富士山小竹子苗裝在盒子里封好了,帶了回來。
            中紅網:現在富士山小竹子養活了嗎?
            楊竹:養活了,不過有點變種了,稍高一點了,但是也就一尺來高,就像我們竹畫中的小草一樣。我以后還打算一年走幾個國家,凡是到了有竹子的國家,我都要把竹子帶回來種。日本有30多個品種,咱們國家有320個品種。雖說日本竹子品種少,但是有的竹子我國還沒有。像中國的巨龍竹,就是竹中龍,只有在云南大理生長。它的竹筍長出來以后,就像兩三層樓房那么高,有水桶那么粗,在世界上也十分罕見。上次中國美術館展的時候,我就專門畫了一幅巨龍竹筍,8尺的整紙,畫了一個直徑有一米多粗的大竹筍,上題“中國巨龍竹,竹中王者,云南大理所見”。
            中紅網:你已經畫了多少種竹子了?
            楊竹:我養的70多種竹子,上面都掛了小牌子,包括產地、習性、用途等。現在,我都能畫。但是,我常畫的,是那些生長在山野之中的竹子,如石竹、毛竹等。像毛竹,基本的畫法就是要注意竹桿、竹節上變化比較多。還有佛肚竹、龜節竹、人面竹、四方竹等,也是竹桿、竹節在形狀上要有所變化。像紫竹、斑竹、青竹、金絲竹、銀絲竹等,竹桿上也要有所變化,就是黃桿綠金。有的,竹葉子上也有變化,有的葉子帶白色的絲,有的帶黃色的絲。再如羅漢竹、斑竹、紫竹,用筆用墨也都要有不同的技法。像斑竹,竹桿上有斑點。像紫竹,就是紫色的竹桿。
            中紅網:你研究竹子確實很細了,不僅是畫家,而且是竹子專家了。
            楊竹:所以說,我的這些技法,都是來源于實際觀察,通過自己的研究得出來的。在鄭板橋以及板橋前后,歷代中國畫竹的人很多,他們都是風、晴、雨、露。我現在把它擴展了,增加了霧、雪、霜、冰,形成了現在的8種形式。而且畫法、技法也不一樣。創出了自己的東西,就是我畫的和歷史上的完全不一樣,和今人畫的也不一樣。我有我的個性,不學任何人的,完全是自己的。有好幾回,別人問我:“誰是你老師?”我說:“竹子就是我的老師。”我有一方印是叫“虛心師竹”。
            如今我雖然已經60多歲了,但在藝術上說還是兒童時代。所有畫竹人都比我畫的好,只不過我有自己的風格,自己的個性,也并不一定就好,百年之后要讓眾人去評價。只要自己不斷努力就行了。畫的好與壞,在美術館展出時,我就說讓大家去評。但都是自己的東西,不是學任何人的。雪竹沒有,是我自己的東西。我總是保持這種很平常的心態,總是很低調的處理,時刻要謙虛謹慎嘛!
            說心里話,藝術達不到頂峰。就是到百年之后,也不會達到頂峰。但是我不斷地努力,不斷地努力去接近它。我會在自己的基礎上更加完美,在原有的基礎上不斷加以提高,盡量能在畫竹史里做點貢獻。我的畢生經歷,就是想為后人留點東西。

            “我這一生沒什么物質追求,只希望把竹畫藝術提升到更完美的境界”

            中紅網:聽說你的夫人也是一位畫家,且專畫蘭花?
            楊竹:我夫人叫農偉珍,廣西人。跟我結婚后,主要以四君子中的蘭花為主,種蘭、養蘭、賞蘭、詠蘭、畫蘭,以蘭為友、以蘭為伴、嗜蘭為命。蘭是柔中有剛,也給人以美的享受。像朱德元帥就很喜歡種蘭、畫蘭。我和我夫人合出了一本書叫《蘭竹草堂》的書,有我的竹畫,也有我夫人的蘭畫。
            現在,我在汕頭有一個竹園,在北京也有一個竹園。北京的位于通州區運通花園別墅A公館,名叫“蘭竹草堂創作室”。我的落腳點,選定了北京,因為北京是中國的中心嘛!我在北京竹園種了十幾個品種、一千多棵竹子,今后還要擴大。
            中紅網:你們夫婦倆一個畫竹,一個畫蘭,起名叫“蘭竹草堂”,非常貼切,真可謂珠聯璧合。
            楊竹:四君子的梅、蘭、竹、菊中有竹與蘭,因為它們有共同的個性與特點,都有君子之風。歷代詠竹的、詠蘭的詩很多,還有竹和蘭同在一首詩中的,如鄭板橋有首題畫詩:“一竹一蘭一石,有節有香有骨,滿堂皆君子之風,萬古對青蒼翠色。有蘭有竹有石,有節有香有骨,任他逆風嚴霜,自有春風消息。”
            中紅網:你通過畫竹,能有什么收獲?或者說,得到了什么樂趣?
            楊竹:我畫竹的意義可大了!首先使我自己的情操純潔和高雅了。我的竹畫,就要要把竹子在風、晴、雨、露、霧、雪、霜、冰的不同天氣變化中,最后還那么頑強,還那么挺拔的精神畫出來。這實際上借喻了我這一生,也是這樣。每個人在走這條人生之路時,不也是充滿困難與坎坷的嗎?不也是有酸甜苦辣,跟竹子的經歷和性格一樣的嗎?可竹子經歷了那么多自然界中變化,依舊性格不改、青色不變。
            最近,我正在構思,準備創作出一幅大型竹畫,叫“萬桿報春秋”。立意是這樣的,把我畫的八種竹子,都畫到一張畫上去,是個幾十米的長卷。就是從春畫到春,一年四季全畫到一張紙上。從春天的早霞薄霧開始,太陽逐漸升高以后,霧變成露水了;太陽再高些,就變成晴竹了;晴竹逐漸刮起了小風,從微風到大風;風完了以后就是雨了,逐漸小雨、大雨到狂風暴雨;雨后逐漸就是深秋了,深秋以后逐漸有點霜了;霜完了就是雪,雪完了又要轉春的時候,雪化掉,偶爾一冷,又凍起來變成冰了,冰也沒有了,雪也沒有了,真正的春天又開始了,小鳥也飛來了,樹葉也綠了,大地回春了。這時候,我的竹子又畫到春了,最后這一部分就是春筍了,春天開始了,就以竹筍為主了。這樣,就把一年四季,風、晴、雨、露、霧、雪、霜、冰八種天氣變化都畫出來,題目是《萬桿報春秋》。
            中紅網:如今,楊先生的竹畫深受社會各界歡迎,許多國外機構和友好人士紛紛加以收藏,有的作為互贈的禮品或畫展的佳作。可以這樣說,竹畫不僅抒發了人的高風亮節,弘揚了中華文化,而且成了各國人民思想與文化交流的一座橋梁。
            楊竹:其實,每次舉辦展出,對我來說都是一個重新學習的過程。就是在藝術上如何達到更加完美,給人以美的享受,給后人留點有價值的東西。但至今來說,我還沒有做得很好,還得繼續努力。我這一生沒什么物質追求,只希望把竹畫藝術提升到更完美的境界。

        |<< << < 1 2 3 4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九死一生也要為人民服務”——訪96歲高齡、長征女紅軍團長王泉媛(組圖)
        ·下一篇:劉亞樓上將夫人翟云英參觀閩西革命歷史博物館(組圖)
        ·只保護不開發使春秋淹城遺址成為武進之肺(組圖)
        ·“鄉村迪士尼”佳農探趣休閑生態園在江蘇武進開園(組圖)
        ·中華孝道文化研究院共建工作推進會在中華孝道園舉行(組圖)
        ·江山:中華孝道文化研究院共建工作推進會在中華孝道園舉行(組圖)
        ·林俊杰見面會在常州嬉戲谷舉行(組圖)
        ·2014花都水城•浪漫武進旅游節暨嬉戲谷二期嬉戲海開園儀式在太湖灣舉行(組圖)
        ·邯鄲館陶有座抗日烈士范筑先將軍紀念館(組圖)
        ·江山:邯鄲館陶有座抗日烈士范筑先將軍紀念館(組圖)
        ·女紅軍鄧六金一生走過的六個“金”步(組圖)
        ·周秉德等領袖后代參觀南湖革命紀念館(組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紅色旅游網特稿”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中國紅色旅游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紅色旅游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我支部召開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專題組織生活會
        “香港青少年紅色之旅福建行”旅行團來我館參觀交流
        特稿:仰望中條(圖)
        王放:仰望中條(圖)
        特稿:仰望中條(圖)
        《周恩來風采》攝影展在劉少奇紀念館隆重開展(圖)
        文藝表演進軍營 唱響軍民魚水情(圖)
        我帶砳砳逛南京(組圖)
        請給有礙觀瞻的景觀“理理發”(組圖)
        陳詩穎:信陽師院外國語學院社會實踐小分隊走進革命
        習仲勛會見原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
        解放軍厚葬名將張靈甫(組圖)
        特稿:華國鋒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毛澤東稱習仲勛:“你比諸葛亮還厲害”
        特稿:李訥、張玉鳳等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來到毛
        毛主席“粗話”欣賞
        習仲勛與兒子近平、遠平
        毛主席語錄
        習仲勛生平年表
        特稿:毛遠新出現在邵華遺體告別儀式上(圖)
        毛主席身邊工作人員來到紀念堂懷念老人家(組圖)
        特稿:首都各界隆重紀念毛主席誕辰116周年活動在京
        9月9,李訥、毛新宇等來到毛主席紀念堂(組圖)
        特稿:李訥、張玉鳳等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來
        特稿:參加華國鋒遺體告別儀式集錦(組圖)
        特稿:華國鋒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
        特稿:華國鋒年年到紀念堂瞻仰毛主席遺容(組圖)
        紀念毛主席誕辰114周年 原毛主席身邊工作人員來到
        特稿:毛遠新出現在邵華遺體告別儀式上(圖)
        特稿:邵華遺體告別儀式(組圖)
         
        中 國 紅 色 旅 游 網 版 權 所 有,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復 制 或 建 立 鏡 像
        建議使用分辯率1024*768瀏覽本站,16位以上顏色,IE5.5以上版本瀏覽器
        冀ICP備05003408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