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聯播>>正文
        特稿:八路軍南下支隊過平遙——此文獻給血灑南同蒲鐵路所有的勇士們!
        2018-10-04 10:45:09
        作者:安子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1944年,抗日戰爭進入了戰略反攻階段。黨中央、毛主席經過多次討論,反復研究。決定建立湘鄂贛粵抗日民主根據地。派部隊深入敵后,如果日軍向沿海地區退卻,這支部隊可以轉入反攻,收復失地。萬一蔣介石發動內戰,這支部隊便可以把中原和廣東地區聯接起來,牽制南方,掩護各解放區自衛作戰。

            延安,中央大禮堂南下干部動員大會,毛主席作重要講話,確定南征的區域和組織機構。王震任司令員,王首道任政治委員,郭鵬任副司令員,王恩茂任副政委,朱早光任參謀長,劉型任政治部主任。南下部隊由三五九旅主力部隊三千八百人組成、護送九百余名去新四軍五師工作的干部和由中央組織部選調去南方工作的一批干部,總計五千余人。南下部隊對外稱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獨立第一游擊支隊,統稱南下第一支隊。

            11月1日,南下第一支隊在延安東關機場舉行誓師大會,毛主席、朱總司令和周恩來、劉少奇、任弼時等中央領導同志出席大會。

            一聲令下,三軍出動。保證有力,紀律嚴明。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令行禁止,雷厲風行。這就是中國軍人。

            寒風掠過黃土高原的土層,延河水早已結冰。漸漸地窗戶紙開始發亮,床頭的燈盞光線已經黯淡,已經是黎明時分。那天夜里,坐在棗園最上一排窯洞里的毛澤東一根接著一根不斷地吸著煙深思著:

            五千人啊!孤身深入敵后,將會是什么樣一種處境?想起了不久前他和王震的談話:“中央的部署是由你們三五九旅組成南下支隊,護送從廣東、廣西等地來延安學習的干部南下。共分成兩個梯隊,你帶領第一梯隊先走,等與東江縱隊會合后,第二梯隊再繼續南下。”說到這里,毛澤東突然把話停住,異常嚴肅地分析了南下的兩種前途:“孤軍南下,談何容易。一種是樂觀的,隨著整個反法西斯戰爭形勢的變化,三五九旅可以在華南放手發動群眾,鞏固和發展革命根據地;第二種是不樂觀的,或者說是殘酷的……甚至可能全軍覆沒,都不得生還,包括你本人在內!”毛主席說到這里語氣有些低沉。王震激動地站起來向毛主席敬禮表示:“有毛主席和黨中央的領導,不管發生什么情況,請毛主席和黨中央放心,我們都會堅決地完成任務!”

            想到這里,毛主席走過去索性將窗戶推開,一股寒氣逼進,一陣涼意頭腦稍驅松馳。他掐滅了最后一根煙頭,咬了咬牙,心里再一次涌上不能動搖,堅決揮師南下的決心。

            1944年11月9日南下支隊從延安出發,啟程東進,到達黃河西岸的螅蜊峪一帶,用兩天時間渡過黃河,然后通過山西離石、臨縣公路,進入晉綏抗日根據地呂梁山區。部隊繼續東進,12月中旬渡過汾河,進入平遙縣境內。平遙縣地處太原盆地,南北約40公里,東西約30公里,呈南北狹長形狀。北與文水縣毗鄰,東南與武鄉縣接壤。汾河和南同蒲鐵路穿境而過。縣內平原面積420平方公里,丘陵、山區多在縣城南約840平方公里,依次增高,屬太行山脈。

            平遙縣游擊大隊根據上級指示,在縣長趙力之同志率領下按照事先約定,前往平遙縣閆良莊迎接。南下支隊的同志誤為被敵人包圍,立馬向對方開槍。雖然縣游擊大隊發出信號,但為時已晚,造成誤傷縣游擊大隊二十多名隊員的損失。

            當晚南下支隊行至平遙縣黃倉坡底村,王震司令員住賈勸善老人院子里,他派人請平遙縣趙力之縣長過去,向趙縣長表示了深深的歉意,并授意其屬下送平遙縣游擊大隊步槍十支,戰馬一匹,以示安慰。

            日子在不經意間悄悄遠行,總以為世界上什么東西都會容許我們從頭再來,彌補人生缺憾,豈不知人的生命一去不再復返。數年的軍旅生活,遠去的戰爭歲月,堆積成一個個精彩的故事,激活感動著每一個活著的生命與心靈。

            事情過去快七十年了,黃倉坡底村一直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戰爭年代這所院子曾經住過一位大干部,人們很是引以為豪。至于究竟是誰?沒有一個人能說清楚。我在原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長趙力之同志的回憶抗戰五十周年文章中發現此事。

            座落在黃倉坡底村口半山坡的院子雖小布局很嚴謹,窯洞不大安排卻端正,前有大路能進入深山,后有高山可抵擋敵人,進可攻,退可守。不難想像當年統領千軍萬馬,對安營下寨擇地之重要、用兵布陣計謀之深遠,將軍的指揮才能是多么的高超啊!
        建國后,將軍先后官居農墾部長、國務院副總理、共和國副主席等要職。不知道老人家閑暇時,偶爾是否想起座落在山西平遙縣南山深處的這所小院?是否還記得老房東為他一把柴一把火燒滾的開水和喝過的小米粥?星兒閃閃綴夜空,月兒彎彎掛山頂,一盞盞紅燈一顆顆心,處處都是軍民魚水情。

            七十年過去了,老將軍和老房東早已作古,但老房東留下了一句話:“這幾孔窯洞是偉人住過的,誰也不許動啊”的臨終遺囑,告誡著他的后人一代又一代就這樣的執著、這樣的虔誠地一直守候著。

            這么多年小院保存依舊完好,正面四孔窯洞本該一齊翻修,可他只翻修了其中兩孔;那東窯洞早該拆了,可他硬肯任其破舊也不肯拆掉;老式窗戶早該更新,但至今依然是木窗框、紙糊著;那幾支舊桌椅板凳也早該扔了,但還是按原樣擺放著;土坑上那張葦蓆早已破爛,照樣還在鋪擺著;老將軍喝粥用過的那個碗還在,點過的煤油燈座還在,睡過的熱炕頭還在……

            院主人賈月海,一個誠實善良厚道的老農民。他說據他父親講:“那位大干部到他家,住中間正窯,恰逢身體不太舒服,他父親和警衛人員除一起燒火做飯,還為將軍拔了火罐、熬了姜湯。隔天將軍身體稍好,陪同將軍到河灘里打了幾只山雞回來。”
        一次次漫步曠野,任淚水盡情放流,寂寞的思緒染痛眉骨,驀然回首來時路,太多煙云太多愁。真想對他說一句:“祖國會記得你們,人民會感謝你們!” 我很感動,感動不是單純的落淚,不是膚淺地感時傷懷。感動源之于那微不足道,但卻意義非同一般的瞬間。感動是潛伏人體另類的知慧,在面臨另一種人生場景時,猶自解開釋放。感動是一種人文精神,是人與人之間心靈上的共鳴。以心交心。拿出幾許,以誠換情,相識于真。緊緊地拉著他的手,握住幾份真情,相知于心。相處于純凈,有品生活,有品人生,一路風景一路高歌猛進。

            在幾位村民的指引下,我找到了能見證那段革命歷史的陰丙申老人,陰丙申老人年逾九十,精神矍爍,十分健談。他告訴我,1944年底,王震將軍率領南下支隊路經他們村就住在這個院子里,院子周圍有許多當兵的站崗放哨,院子里每天出出入入許多人。部隊在村里便餐小住幾日,進行了抗日擴軍宣傳活動,村里有幾個年輕人跟著南下支隊經武鄉朝河南方向去了。

            國民黨洞悉八路軍的戰略意圖,南下支隊迅速挺進華南,成為國民黨心腹之患。故此,蔣介石電令屬下三面包抄夾擊,企圖將南下支隊消滅在湘粵邊境。八路軍南下支隊第一梯隊在南下征程中遭到國民黨、日軍、偽軍一再阻擋,1945年1月,南下支隊在湖北省大悟地區與新四軍五師勝利會師,將從延安帶來的九百余名干部移交給新四軍五師后。反復在湘北和鄂南一帶周旋,由于敵我力量懸殊被敵人包圍,開始了艱難的中原突圍……

            黨中央、毛主席十分關心被困的南下支隊,期間經毛主席親自簽發有關詢問營救南下支隊電報達九份之多。并當機立斷派南下第二梯隊前往南方與王震所部會師。剎時,延安令箭一支接一支。1945年8月11日,毛澤東和周恩來又分別致電命令廣東區黨委:“迅速向王震部靠攏,這是最重要的一著。”從這封電報可以看出,中央對營救王震部心切。

            事實上,在南下第一梯隊出發后的1945年春季,中央已經成立了八路軍南下支隊第二梯隊。第二梯隊組編期間,得到延安各界人民的擁護和支持,青年學生踴躍報名參軍,第二梯隊士兵都是精選征集而來,人人身體健壯,個個氣宇軒昂,接受了緊張的軍事訓練。尤為突出的是第二梯隊連以上軍官,大都出自于三五九旅有很強作戰指揮能力的干部。多數排長、班長及一部分老兵,經歷過無數次戰火的考驗,有著豐富的實戰經驗。

            隨即,中央又準備組織以古大存任司令員,任弼時任政治委員,有五萬人之眾的八路軍南下第三梯隊,“相機開赴華南”。
        第二梯隊主要由三部分人組成:

            一是留在延安的第三五九旅余部官兵組成的“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獨立第二支隊”,劉轉連任司令員、晏福生任政治委員。

            二是由延安警備一旅組成的“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獨立第三支隊”,文年生任司令員、張啟龍任政治委員。

            此外還有三個干部隊:伍晉南領導的去廣東工作的東干隊;程世才領導的去新四軍五師工作的五干隊;劉俊秀、陳嵩岳領導去南下第一隊支隊工作的九干隊共六千七百多人。

            第二梯隊的主要任務是南下湘粵贛,與王震、王首道率領的第一支隊會師,同時還擔負護送中央派往南下第一支隊、新四軍五師和廣東工作的干部隊任務。干部隊有許多黨的高級干部和重要骨干,其中有后來擔任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陶鑄和青海省長袁任原等許多老同志。部分干部帶有家屬子女。保護這樣一支部隊,通過日本鬼子和國民軍占領的地區安全到達目的地,任務無疑是相當艱巨的。為了加強領導,便于統一指揮,第二梯隊決定成立南下臨時指揮部:文年生任指揮,劉轉連任副指揮,張啟龍任政委,晏福生任副政委,賀慶積任參謀長,李信任政治部主任。

            “花籃里花兒香,三五九旅是模范……”這首感動了幾代人的歌曲,永遠是三五九旅一張響亮的名片。人們也許只知道三五九旅南泥灣大生產運動,沒有想過三五九的歷史和戰績,更不知道三五九旅這支英雄部隊發生在晉中平遙血染南同蒲鐵路的悲壯故事。

            第二梯隊出發前,毛主席、朱總司令以及任弼時、林伯渠、賀龍、葉劍英等領導同志,在中央大禮堂接見了營以上干部。毛主席、朱總司令作了重要講話,要求團結一致,同心同德,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抗日戰爭的最后勝利。毛主席指示,要以最大的毅力克服各種困難,盡快與南下第一梯隊會師。

            6月9日,延安各界人民又在東關機場舉行了隆重的歡送大會。部隊從延安出發經吳堡(一說佳縣螅鎮)渡過黃河,順利地到達山西呂梁山區邊緣的文水縣,部隊將要從這里下山,走百里平川,渡過汾河,穿越南同蒲鐵路,進入太行山區。

            國家危難,挺身而出。壯志凌云,決不妥協。然而誰也沒有想到,就在第二梯隊離開延安僅僅幾天,一場災難降臨,南下第二支隊數百名英雄兒女血灑南同蒲鐵路的事情發生了。由于諸多原因,這段歷史沒有留下更多的記載。時間已經遠去,故人不再歸來。時代變遷,河山依在。

            今天,神州大地萬象更新、國泰民安。我們在歡天喜地之際,千萬不能忘記,這一切來自無數先輩艱苦卓絕的奮斗。多少烈士為了革命理想,在青春年華時便失去了生命,英勇地躺在這里。南下支隊是最偉大、最可敬的一支英雄隊伍,這支隊伍的歷史,是一部浴血奮戰的斗爭史。這支隊伍的歷史,是一部艱苦奮斗的創業史。他們締造了共和國,他們是中華民族的靈魂。他們無私地將自己的一切獻給了這個民族、這個國家和這片土地。自己卻永遠長眠于沒有史冊記載沒有烈士紀念碑沒有墓志銘的遼闊原野上。

            丈夫許國,不必相送。馬革尸還,血灑疆場。讓我們一起重新走進那個金戈鐵馬,刀光閃爍,血肉模糊,炮火紛飛雨雪腥風的南同蒲鐵路線上。

            南下第二支隊于7月7日晚抵達山西汾河時天降大雨,太行、呂梁兩大山脈的洪水都向汾河灌來。8日9日兩天數千將士被阻汾河對岸只能望洋興嘆,好不容易等到大雨停了,9日夜里戰士們穿著草鞋,冒著小雨在泥濘的道路中艱苦地行進著。為了爭取時間避免敵人發現糾纏,第二梯隊臨時指揮部決定兵分兩路快速通過晉中平川地段:

            第三支隊走西,在蔣家堡一帶渡過汾河,由平遙縣城東五里西游駕位置跨越南同蒲鐵路向平遙東南方向山區行進。三支隊行進比較順利,拂曉前已經過了南同蒲鐵路,10日早抵達太行邊緣地區朱坑、辛村一帶集結,等待二支隊的到來會師共同前進。

            第二支隊和三個干部隊走東,由王家莊村北過汾河時耽誤了一段時間,在當地向導帶領下強行軍經李家橋,直奔洪善西二點五公里處的白家莊,準備跨越南同蒲鐵路時被鬼子發現,鐵路上有鬼子的鐵甲車封鎖阻攔,洪善車站西路口日本鬼子修筑的鋼筋水泥碉堡機關槍不停頓地向我軍前進的方向掃射。二支隊司令員劉轉連頭腦非常清楚,要想通過鐵路,必須先解決鬼子這個碉堡,決心一下他親自率領七一七團收拾鬼子碉堡去了。

            一群經過兩天兩夜長途跋涉的年輕戰士,從離開呂梁山區那一刻起,幾乎都是在大雨滂沱中度過,沿途老鄉民房又少,到處都是濕漉漉的,柴火濕的點不著,連飯都沒辦法做。兩天了,他們究竟能吃進多少東西?甚至于連口熱水都沒有辦法喝。夜間渡過汾河后又接到強行軍的命令,一定要在天亮前沖過南同蒲鐵路。軍人的使命就是這樣,他把一切交給了戰爭,他的一切就必須服從戰爭的安排。劉旅長炸碉堡走了,留在白家莊村七一九團長廖綱紹和政委彭清云強忍著瞌睡的神經和饑腸轆轆的肚腹焦急地注視著前方鐵路線上的變化,一旦鬼子碉堡機關槍降弱,他們便會馬上組織部隊發起沖鋒,快速通過南同蒲鐵路。

            我翻閱了中國老黃歷,1945年的7 月8 、9、10日,是農歷的五月二十九、六月初一、六月初二,連續三天都是諸事不宜兇多吉少不吉利的日子。

            天快亮時,雨點小了。突然年輕的團長、政委眼前一亮,雙腿頓時僵了一般的立在了那里。這兩位身經百戰的紅軍老戰士,什么困難沒見過,什么危險沒遇過?此刻眼前的慘景淚水和雨水攪和在一起迷糊了他們的眼睛:被擋在白家莊村里的部隊一片凄風苦雨,戰士們仨一群、倆一伙頭上頂著破草帽,許多人躲在屋檐下避雨,更多的一個個都坐在泥水里泡著、房角下站著的人背靠著背打著盹兒,也有的裹著塊雨步橫躺豎臥在大街上。街道上到處丟下許多磨爛的草鞋。白家莊村附近的老鄉沒有見過草鞋,也沒有搞清楚這是哪里來的一支隊伍,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們隨口叫響了一句:穿麻鞋鞋隊伍的過路軍。

            人生有多少緣,是埋在記憶深處的痛,彼此相惜,又匆匆擦肩,總有些回憶,帶著傷感,卻在午夜夢回處,堅定著愛的信念。風起落花的流年,你曾為誰寫下過永遠,當守望成為生命中最美的點綴,便會有人為愛淋濕了雙眼。總有些情,注定只能在心中默默守候,歲月曾帶走多少年華的芬芳,相信,那些被記憶風干了的地方,會有愛與時光一起生長。

            此刻,參謀長賀慶積騎馬飛馳而來,看著東方越來越亮的天色,賀慶積焦慮心情溢于言表。他對廖、彭二人說:“現在后面的敵人追來了,不能再等,馬上組織突擊隊,上刺刀,準備手榴彈打開口子掩護部隊沖過去。”廖團長、彭政委深知情況險惡,陰沉的臉上透出一股決死的氣概,晨曦的光暈籠罩在這兩位南方漢子的身上,他倆毫不猶豫地發出了一聲:“是”的回答。立刻組織隊伍執行命令,于是這支老百姓所謂麻鞋鞋隊伍的過路軍,頂著極度疲勞,頂著敵人漫天傾瀉的鋼鐵,靠著小米加步槍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在白家莊村南沿村鋪村東,一場以血肉之軀抗擊日本鬼子鋼鐵炮火的英雄壯舉開始了。

            他們決定由曾經擔任過一二零師警衛營的二營和團偵察連開路,三營斷后。二營戰斗力很強,沖殺在最前面,大部隊在后面跟進,在四處隆隆的炮聲中,硝煙和泥濘混濁成一片,戰士們以頑強的毅力疾速攻擊前進,盡管他們連續趕路,幾天沒有吃飯,體力嚴重衰弱。衣服早已破爛,鞋子開裂用繩子捆綁,戰友一個接一個撲倒在地,但部隊前進的腳步絲毫不能停頓,這場雨后的大進軍其艱苦程度絕對不亞于世界軍事史上任何一次艱苦戰役,其英勇悲壯足以讓世人為之肅然。

            經過一陣拼殺,七一九團除擔任斷后的三營外其余大部分沖過了封鎖線。就在七一九團勇士們沖殺南同蒲鐵路的同時,程世才率領的干部隊發現向西不遠處鐵路下面有個橋洞,他迅速組織干部隊從橋下穿了過去。道路泥濘,不時地有人失腳滑倒,爬起來繼續強行前進。牲口在打滑,喘著老粗的氣。干部隊帶有家屬子女,疲憊的騾子似乎也懂得了戰爭,馱著他們迅速地通過危險地帶。 

            沖過南同蒲鐵路戰斗,戰士們都是最親密的戰友,認識的、不認識的,團結友愛,互相幫助。盡管大家筋疲力盡,還是你背著我,我拖拉著你。

            這時盤踞在平遙縣城的鬼子出動,大老遠向我軍打炮,眼看一顆炮彈就要落下的緊要關頭,我偵察連副排長賈玉來同志,一下子就撲倒行走在他前面一個老兵的身上,炮彈掀起幾塊碗大的泥土覆蓋在他們身上,一塊長了眼睛的彈片,平著向賈玉來的腰部砸來,好家伙,如果是豎著來的賈玉來就沒命了。賈玉來雖然腰部負傷,但他救了一條命,過了一分多鐘,聽見有人隊長、隊長在喊,賈玉來才知道他保護了的是一個xx隊長。

            失去的是歲月,迎來的還是歲月。歲月的年輪永不停歇地轉動,留在我心中的永遠是你年輕的模樣,我雖然沒有卓越的功勛,也沒有成為彪炳千古的英雄,十萬里鐵馬冰河,十萬首大漠浩歌,每一個回憶都刻骨銘心,數十年以后,對酒當歌。

            鬼子的鐵甲車雖然只能在軌道上跑,但它可以轉動方向,前后左右都能打,機關槍有效射程很遠,敵人火力很猛,天已大亮,還有許多戰士被攔截在路西沒有沖過封鎖線。鐵路兩旁,我軍傷亡人員很多,情況十分危急,左前方不遠處有座土山。于是賀慶積參謀長和彭清云政委帶著沖過封鎖線的部隊奔冀郭、西善信、南依澗方向。廖綱紹團長帶一個偵察班再一次返回路西接應沒有沖過封鎖線的部隊。

            數十年后,老將軍《賀慶積回憶錄》里這樣寫著:這次戰斗我軍犧牲一百多人。正在指揮部隊的廖團長,不幸被被一顆子彈打中,倒在了鐵軌上。

            政委彭清云回憶團長在返回鐵路西營救尚未沖過封鎖線的同志和敵人拼刺刀過程中犧牲的。

            事實上,此刻天已大亮,鬼子的小鋼炮打的很猛,轟隆、轟隆,成排成串的炮彈接二連三地飛來,炮火削掉樹冠的柳樹干枝已經染上一層金黃色的霞光。由于日本鬼子的地面部隊不斷增兵,滯留在鐵路西的二支隊部和七一七團及七一九團三營已經無法再從白家莊方向通過,他們只能沿著鐵路線向東、西游駕、新莊約十里地的區間且戰且退移動,沿途墻皮被炸得粉碎,土地被炮火翻了一遍。緊急關頭,支隊領導一面指揮部隊搶占有利地形,一面組織火力阻止敵人行動,他們依托村莊房屋,經過反復激戰,敵人損失慘重,掉頭縮了回去。東游駕至新莊村東,敵我雙方尸體橫躺豎臥。沿途我軍傷亡損失很大,也有部分戰士尋機穿過了鐵路封鎖線。

            由于這次戰斗部隊是一路撤退一路戰斗,所以后來活著的人記憶中就出現了洪善西約二點五公里處白家莊、東游駕、西游駕、新莊等地戰斗不一的說法。作者愚見,統一稱南同蒲鐵路戰斗就好。

            據我調查:重新返回路西接應大部隊的七一九團廖綱紹團長,很可能犧牲在這個移動的過程中,廖綱紹團長兩次負傷不下火線,在第三次負傷后終因失血過多匐然倒地。新莊村民念其勇,從廖團長身上摘下望遠鏡交公,花重金買了壽木,于夜間進行了掩埋。

            也許我告別將不再回來,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也許我倒下將不再起來,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也許我的眼睛再不能睜開,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懷,也許我長眠再不能醒來,你是否相信我化作了山脈。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土壤里有我們付出的愛,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土壤里有我們付出的愛。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共和國的旗幟上有我們血染的風采。

            為將者,從接過帥印領兵出征的那一刻,便知道自己告別一種男耕女織的安穩生活,率領眾多熱血男兒,踏上了一條無所畏懼的征程。從站上沙場的那一刻,便知道只有兩種結果:要么戰死沙場,要么凱旋而歸。這種力量使他們變成不再懼怕死亡的勇士,這種信念讓他們變成了一堵只可摧毀但不能坍塌的城墻。

            這就是我們的干部,這就是我們的戰士。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在犧牲和戰友分別之際,他們來不及悲痛和流淚,一切進行的那么緊張而又匆忙,甚至來不及掠過一絲念頭:也許、也許下一次戰斗將要輪到其他活著的戰友來掩埋自己。在激烈殘酷的戰斗中,屬于個人的只有前赴后繼,英勇奮斗,而那些捐軀的勇士們便永遠永遠沉睡在黃土高原的這塊太原盆地上了。

            出師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

            中午時分部隊撤退至新莊村,新莊村南依同蒲鐵路,西臨惠濟河,是一個典型的三角地帶,部隊再無法退卻,大有背水一戰的感覺。這些疲乏已極的戰士們,渾身衣裳早已破爛,泥水淋漓幾天,好不容易挪動到新莊,馬上又要投入更加殘酷的戰斗。戰士們誰都明白——最嚴酷的考驗到了。于是一場悲壯而慘烈的沖過南同蒲鐵路戰斗在新莊村開始了,七一七團組織向同蒲鐵路發起了沖鋒。戰場上事情常常是這樣,在戰斗最危險的關頭,上級指揮員斬釘截鐵的決心,不容置疑的命令,甚至是一通嚴厲的責罵,往往可以在下級指揮員心中產生一種積極的效應。可以使對方明白,猶豫和疇躇是無濟于事的。下定決心,破釜沉舟,血戰到底,沖過鐵路——是唯一的選擇。雙方子彈似刮風一般掃來掃去,四處橫飛。沖上鐵路線的戰士們不斷地向鬼子的鐵甲車甩手榴彈,濃密的硝煙吞沒了前進的道路,炸得鐵甲車里的鬼子無法探出頭來反手。有的勇士舉起炸藥包要對鐵甲車進行爆破,可惜數次投擲沒有成功,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響,鬼子鐵甲車里傳出的慘叫在血色正午的空氣中久久游蕩。樹木在燃燒,鐵路在震蕩。一位位敢死隊員浴血奮戰,受傷的,從血泊中爬起,繼續砍殺。動不了的,拉響手雷,和敵人同歸于盡。南同蒲鐵路西,鬼子小鋼炮不停頓地在打,巨大的爆炸聲一聲又一聲沖擊著人的鼓膜,被爆炸氣浪掀到空中的磚瓦泥土和草木高梁玉米秸桿在空中嘩、嘩作響,一直飄落到新莊村街道院里屋頂和墻上。鬼子鐵甲車掃來的彈雨落地,新莊村的村民能聽見被打中的戰士發出一陣陣撕裂人心的喊叫。面對殘暴的侵略者,英勇頑強的中國人民,從來不曾低下高昂的頭,最惡劣的條件,最艱苦的斗爭,他們用自己的血肉,筑成中華民族不倒的長城。戰至中午一點,又有一大部分戰士沖過了鬼子的封鎖線,雖然取得一定的勝利,但是付出的代價很大。仍有部分戰士留在路西,劉轉連司令命令部隊向蔣家堡方向撤退,七一七團勇士的鮮血再一次染紅了南同蒲鐵路,為什么戰旗美如畫?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它。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開鮮花。也許從那一刻開始,那些參戰的老兵便深深地品嘗到了度日如年的味道。

            上世紀七十年代,白家莊至新莊村鐵路沿線上,走來了兩位當年參戰的忻原藉老兵,一位姓侯、一位姓賈。他們提著兩瓶酒,一路走一路喝,一路灑一路說。一個臭水坑前跳來跳去的幾只蛤蟆,喚起了哥倆記憶的不是那次慘酷的戰斗,而是當年部隊通過一個叫道備村遇到的那個清水池塘:黎明的晨光中,池塘上浮動著一層乳白色的霧氣,衣衫襤褸餓昏了的戰士朝前艱難跋涉,突然被池塘邊游著一群一群的小蚵蚪吸引住了,他們奮勇而上,俯下身子嘴巴對著蚵蚪就喝。時值秋季,青沙正濃,行軍路上,飛來飛去的蝗蟲、螞蚱信手捉來,撕去翅膀,掐去頭腳就塞進嘴里……哥倆躺臥在鐵路邊道上聊著喝著,喝著聊著,終于喝多了,他們瘋了,面對隆隆而過的火車,一會抱頭痛哭,一會歇斯底里的狂叫著:今日痛飲慶功酒,壯志未酬誓不休。來日方長顯身手,甘灑熱血寫春秋……親愛的戰友,我們看你們來了!

            戰爭的血與火,是軍人的證明。而與軍人形影相隨始終是生與死的考驗。在那些煙熏火燎的土地上,在與這如此眾多犧牲者永別之際,人們的腳步怎能不沉重?或許,生還者從此將不再踏上這塊土地。若干年后,這一塊灑滿鮮血染紅雙方棄尸累累的南同蒲鐵路線旁,必將盛開鮮艷的花朵,長滿茂密的青藤。

            這場戰斗從10日凌晨打響,一直將近天黑。從早晨槍炮聲把太陽打的不敢出東山,戰至黃昏,槍炮聲又把躲進云層的太陽送回西山。從早到晚整整一天,陰沉的天空目睹了這一場血戰。樹木東倒西歪,煙熏火燎,敵我雙方的尸體橫躺豎臥,一位親眼目睹老者對我說,僅新莊村東一塊叫郝家嶼的地里躺著就在一百多人……

            走過一些路,才知道辛苦;登過一些山,才知道艱難;趟過一些河,才知道跋涉;跨過一些坎,才知道超越。人生之路,有崎嶇有平坦,總有許多溝坎需要跨越,總有許多困難需要戰勝。面對死亡,無所畏懼。面對敵人,把他消滅。中華自古多壯士,留取丹心照史書。血染戰袍是男兒最美的衣裳,馬革裹尸是英雄壯烈的歸宿。

            二支隊七一九團凌晨由白家莊方向沖過鐵路的部分武裝當天早晨由賀慶積、彭清云等領導帶隊向山區進發,蹲在村里街道上吃早飯的南依澗村民,紛紛主動將自己碗里的稀飯、干糧讓給戰士們,部隊安全進入平遙縣朱坑鄉山區。

            是夜天降大雨,由劉轉連、宴福生率領向西北方向撤退至蔣家堡二支隊所有人員迅速重返南同蒲鐵路,順利地穿過敵人的封鎖線。終于在11日凌晨一點抵達平遙南山與先頭到達的部隊匯合。

            上世紀六十年代,革命老人陶承寫的一本《我的一家》小書,由著名電影演員于蘭、孫道臨改編主演《革命家庭》的故事曾經感動了億萬中國人,南下二支隊從延安出發時,陶承老人的小兒子歐陽稚鶴毅然決然報名參軍,可惜也犧牲在這次南下支隊通過南同蒲鐵路戰斗中。

            每個人生命只有一次,人最寶貴的就是生命。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不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生活庸俗而羞愧;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他能夠說:我的整個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獻給了祖國,獻給了人民。那就是最精彩的人生!

            當你離開生長的地方夢中回望,可曾夢見河邊那棵亭亭的白楊?每一顆赤誠的心靈都深深理解你,每一個熱切的期望都充滿你的力量。最艱苦的地方總有著戰士的剛強,勇士的肩頭肩負著多少人心頭的崇仰。誰不知生命的可貴?誰沒有幸福渴望?你默默無聞的足跡寫下不朽篇章。你奔向遠方,帶著親人的希望。你奔向遠方,帶著火熱的衷腸。你和我們同在,把美好未來開創。你是國魂軍魂,是中華鐵骨脊梁!

            這次戰斗,干部隊中赴新四軍五師的干部隊副隊長、八路軍一二九師第五軍分區原司令員桂干生和八路軍總部特務團原政委鄒開盛同志獻身于此。

            有一種歷史,用鮮血寫就,幾多慷慨,幾多悲壯。有一種勝利,用生命鑄成,幾多豪邁,幾多輝煥。

            2018年7月13日,應原南下二支隊參戰老兵后代賈憲生同志邀請,我們共同前往平遙縣洪善、白家莊、東游駕等地瞻仰了前輩浴血奮斗的革命戰場,并走訪了當地幾位老鄉,感觸頗深:

            1945年7月,時間過去很久很久。是9日還是10日,有誰能說清楚準確?是昨天還是明天,已經無關緊要。

            七十三年前今天,老天竟然如此湊巧,同樣是大雨過后的一個早晨,所有士兵的激情,豪無保留地從胸膛燃燒。一支抗日武裝由延安出發,越呂梁、渡汾河、跨南同蒲鐵路奔向太行山。連日行軍,野炊艱難。大雨滂沱,道路泥濘。人困馬乏,疲憊不堪。坎坷,是一雙耐穿的鞋。艱險,是一條過不完的河。臨近末日的日本鬼子猶如秋后的螞蚱,更像一只垂死掙扎的豺狼,愈加瘋狂。

            于是,平遙南同蒲鐵路段,上演了一幕悲壯的英雄贊歌。一天,和平時間,只不過如同瞬間。炮火連天的戰場,一分一秒給人幾經生死,幾度滄桑之感。戰斗在白家莊、東、西游駕、新莊打響,小沿村,火花飛濺,京陵城,槍彈碰撞。沖啊!殺啊!一聲聲響徹云霄的吶喊,讓侵略者膽顫心寒。縱然是面對死亡,怎能消磨我軍堅定的勇氣和不可動搖的信仰。戰火硝煙中,戰士的鮮血,浸透了一襲戰旗,以燎原之勢染紅了神州大地。七十三年,我們怎能忘記,共和國的復興之夢,依然流淌著共產黨人的獻血。走進新時代的華章里,我們讀到了:他們身上的國家精神和力量。假如,大國崛起的夢想是一滴水,那么這一縷中國魂,定能匯成那無邊無際的海洋。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紅色兒女歡聚一堂 喜迎69周年國慶(組圖)
        ·下一篇:無
        ·特稿:紅色兒女歡聚一堂 喜迎69周年國慶(組圖)
        ·特稿:張瑞林少將和毛堅平、周秉宜、李建生等革命后代向錢振標烈士銅像獻花籃(組圖)
        ·特稿:張瑞林少將和毛堅平、周秉宜、李建生等革命后代向錢振標烈士銅像獻花籃(組圖)
        ·特稿:第二屆中國青少年紅色才藝作品征集評選活動頒獎典禮在江蘇武進太湖灣舉行(組圖
        ·特稿:第二屆中國青少年紅色才藝作品征集評選活動頒獎典禮在江蘇武進太湖灣舉行(組圖
        ·特稿:慶國慶·念黨恩 毛主席銅像揭幕暨新時代文明實踐站成立儀式在山東鄒城后八里溝村
        ·特稿:方城縣社會各界杜鳳瑞紀念館公祭革命先烈(組圖)
        ·特稿:馮家三烈士與農工黨(組圖)
        ·特稿:湖州師范學院大學生走訪烈士家屬,弘揚烈士精神(組圖)
        ·特稿:北京市石景山區在八寶山革命公墓隆重舉行全國第五個烈士紀念日公祭活動(組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安子:八路軍南下支隊過平遙——此文獻給血灑南同蒲
        特稿:八路軍南下支隊過平遙——此文獻給血灑南同蒲
        陳昊蘇:過中秋
        羅解難:紅色兒女歡聚一堂 喜迎69周年國慶(組圖)
        特稿:紅色兒女歡聚一堂 喜迎69周年國慶(組圖)
        周恩來紀念館隆重舉行紀念周恩來誕辰120周年國慶升旗
        周恩來紀念地管理局黨委舉行中心組(擴大)學習會議
        周恩來紀念地管理局黨支部開展“學習十九大·崗位建
        張瑞林少將和毛堅平、周秉宜、李建生等革命后代向錢
        特稿:張瑞林少將和毛堅平、周秉宜、李建生等革命后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