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特稿精選>>正文
        薩蘇:老兵不死,孤軍長青——悼念抗聯老戰士李敏(組圖)
        2018-07-23 09:00:06
        作者:薩蘇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編者按】清晨,像往常一樣打開手機查看微信,突然看到朋友發來信息:東北抗日聯軍第六軍老戰士、原黑龍江省政協副主席李敏,因心臟病突發,經搶救無效,于2018年7月21日3時39分逝世,終年95歲。驚聞噩耗,傷心不已。

            記得去年5月我們一批同志前往俄羅斯海參崴參加蘇聯衛國戰爭勝利紀念日大閱兵后,我和開國上將陳士榘之子陳華、兵要地志專家沈克尼、原東北抗聯第六軍連指導員謝有財之女謝玉夫婦、東北抗聯第六軍十二支隊中隊長郭萬才之女郭力夫婦、東北抗聯第六軍李興漢之女李景梅大姐等一起到哈爾濱看望并采訪李敏阿姨。遺憾的是老人去醫院看病,碰巧不在家。在郭力大姐和景梅大姐的帶領下,我們一行參觀了老人的家。可以說,老人的家就是一個東北抗聯歷史紀念館。院子里墻腳下到處是刻著抗聯歌曲和書信的石碑,小二樓門前掛著“東北抗日聯軍文化歷史研究會”的牌匾,幾乎所有的房間都陳列著抗聯的資料,有歌曲、有記事、有書信、有照片、有物件,還有她親手制作的抗聯衣服和布娃娃。

            李敏12歲參加抗聯隊伍,是抗聯隊伍里最小的女兵之一。當年她曾和趙尚志、馮仲云等一起高唱著抗聯歌曲英勇抗擊日本侵略者,她和戰友們在抗日戰場出生入死直到抗戰勝利。

            幾十年來,她利用一切時間挖掘整理抗聯資料,利用一切機會向人們宣講抗聯歷史,她還用歌聲傳播抗聯精神。她從沒忘記自己曾是一名抗聯戰士,更肩負著宣傳抗聯的歷史使命,她要讓更多的人,特別是年輕人知道那段浴血奮戰的過去,讓所有的人珍惜現在的和平時光。

            今刊發好友薩蘇老師一文,以紀念李敏和她的丈夫陳雷,以及曾與他們并肩戰斗的戰友。【編者按結束】

            有的人是沒有年齡的。在我心中,李敏就是。

        東北抗日聯軍第六軍老戰士李敏(2012年攝于俄羅斯)

            那一年,八十九歲的李敏帶著我們在俄羅斯的荒原上共同尋找七十年前抗聯的營地。那一年,她和我們賽跑,并跑贏了我們,以至于攝影師竟然沒能從正面拍下一張這名老戰士奔跑的照片。李敏讓我們知道,抗聯是怎樣一支不死之師。

        不服的話,我們可以再跑一次啊

            可惜的是,這個再跑一次的約定,我們再也無法完成了。2018年7月21日,李敏走了,帶走了一個時代的傳奇。

            是的,那是一代人的傳奇。

            只有“傳奇”,才能描述那個時代中的他們和她們。

        李敏和她所深愛的陳雷,在抗聯時代。

            李敏告訴我,她肩上一橫一豎的肩章,叫做“斯塔什那”,俄語“上士”的意思。

            那時候,在七十萬關東軍的壓迫之下,抗聯余部殺出重圍,撤到了黑龍江北岸,在俄羅斯遠東的維亞茨克村休整。李敏是東北抗日聯軍教導旅,也是蘇聯紅軍第八十八獨立步兵旅的廣播員,風華正茂,而陳雷,是她的教官。

            李敏是好學員,她的戰友說她發電報的手法仿佛小燕子在飛。

        李敏說我那時候啊,只有滑雪訓練成績是良,測試的時候和莊鳳(原抗聯七軍女戰士)撞了一下,倆人都摔倒啦

            一天,陳雷對李敏說,西征的時候我和你哥哥李云峰(抗聯六軍1師6團政治處主任,1942年犧牲)在一起搭檔,有空說說你哥哥當時的事情?

            李敏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哥哥了,喜出望外地說好啊好啊。

            陳雷說白天來談不太好吧,被人看到會說閑話的,晚上好不好?

            李敏說好啊好啊。

            約好了時間晚上見面,陳雷說,在營房里我們談話,萬一被人看到,還是會說閑話的,找個沒人的地方好不好?

            李敏說好啊好啊。

            于是,陳雷就找了個地方 – 一座俄羅斯大草房的房頂上,兩個人對著皎潔的月光,開始談。

            談什么呢?

            李敏老人那一次說走了嘴 -- 陳雷說你哥哥讓我娶他的小妹。

            再艱苦的記憶,在這位抗聯老戰士的回憶中,都仿佛有無悔的青春在跳動。

        也就是那一次說走了嘴,此后老人家便不肯再說,或許,這段記憶對她來說過于珍貴了吧

            當然珍貴。兩人坐在草房上看月亮,被王明貴(抗聯三支隊支隊長)看到,愛開玩笑的王明貴將軍把梯子抽掉,然后吹起了緊急集合哨,兩個人下不來了……

            不幸的是這件事被總部領導知道了,認為是違紀戀愛的典型,陳雷被降為戰士,李敏送到了飼養班養兔子。

            王明貴很歉疚,歉疚的方式便是入境作戰時一定要陳雷來代理部隊中的宣傳科長 – 作為軍人,他的思維很簡單,降到戰士怕什么,打幾個勝仗就升回來了嘛。

            至于打勝仗……王明貴號稱抗聯的“常勝將軍”,還怕沒有勝仗可打?

            于是,在一個深夜,他們便在關東軍的萬馬軍中殺入偽滿洲國,直奔大興安嶺而去了。那時,單純的李敏正開始明白“人言可畏”,她不敢去送陳雷。

        日本關東軍的作戰地圖上,用一條黑色的斷續線標出了王明貴陳雷們縱橫馳騁的路線

            那一次,他們連打了十七仗,打贏了十六仗,但在敵軍的重圍中無法建立根據地,最終在1942年2月兵敗庫楚河。

            在庫楚河的最后血戰中,陳雷右腕中彈,橈動脈被打斷,鮮血噴出一米多高,急救包根本無法止血。但強烈的求生欲望,使這名老游擊隊員用非常規的辦法挽救了自己的生命 – 陳雷用左手折下一根干枯的柳條,捋去外皮,便插在了自己的手臂動脈中。

            他就帶著這支柳條和失去知覺的右臂浴血殺出重圍,曾威震伊乎勒閭山兩麓的抗聯三支隊,最終撤過江生還的,只有十三人 -- 陳雷,便是這黑水十三騎之一。

            晚年,陳雷在自己的回憶錄《征途歲月》中寫道,他一定要活著回去,因為“LM在那邊等著我。”

            LM是誰?我們都知道。從此,LM便一直伴隨著CL,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息。

        在海參崴最高的金角灣頂,導演小佟曾問久久注視大海的李敏 -- 奶奶,你最喜歡的是大海嗎?李敏回答:不,我最喜歡的是月光。

            李敏說得知陳雷負傷回來,她再顧不得紀律的約束,沖到醫院,抱住已經瘦得沒有人形的陳雷大哭。陳雷說,那一刻他心里很快樂,因為知道你心里有我。

            我是笑著寫下這段文字的,因為我知道李敏老人喜歡笑,而我笑的時候,眼角都是淚。

        僅僅三個月前,在拍攝中央電視臺《等著我》節目的時候,我們還曾經再次約定,有機會賽跑呢

        曾經一起看我寫下的動物故事,你說,咦,馬來西亞也有熊?我還以為只有東北有呢。

        你說,來哈爾濱看我呀。

            這一切的約定,我們都還沒有實現呢。

            聽您身邊的人講,您的離去十分突然,直到最后一天,還精神矍鑠地在對人講您深愛的抗聯。

            生命的長度無法改變,而您可以說把生命的深度,拓展到了上天也要為之驚訝的地步。

        2010年李敏(左五)和部分老戰友合影

            愿生命之樹常青,您和戰友們在那一邊相聚的時候,身邊一定有一面火紅的戰旗。

            我猜,那一天,您還在唱抗聯的歌吧。

            1989年,您找到宣傳部長陸定一,問陸部長為什么不多宣傳抗聯呢?陸部長堅決支持,同時說你們抗聯自己也要宣傳自己啊。

            這句話,我想您是記了一輩子,所以,直到九十余歲,您仍然總是一身抗聯的戎裝,無論走在城市還是山林中,總讓人們聽到抗聯的歌聲——我想那是因為您沒有別的辦法,讓這支英雄的部隊,苦戰十四年的中國孤軍留在人們的記憶中。

            那是怎樣的部隊,那是怎樣的感情,我記得,趙尚志將軍的頭骨被發現之際,是李敏把這個孤寂的頭顱抱在懷里,從長春一直抱到了哈爾濱。

            那是一個說出“我是東北抗聯總司令,死我也要死在東北”的錚錚鐵漢。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蔣大海:黃繼光:血性與擔當(組圖)
        ·下一篇:中紅網:延續冀魯豫革命情懷,拜訪冀魯豫史實知情人——誠心追尋冀魯豫邊區史實知情人紀實(組圖)
        ·特稿:老兵不死,孤軍長青——悼念抗聯老戰士李敏(組圖)
        ·特稿:老兵不死,孤軍長青——悼念抗聯老戰士李敏(組圖)
        ·九十四歲的李敏唱著抗聯軍歌傳承抗聯精神——最欣慰的是“十四年抗戰”寫進教科書
        ·李敏琳、任素:雙腳丈量井岡路,深入調研踐真知(組圖)
        ·李敏琳:重走紅軍路,千峰歷盡軍魂載(組圖)
        ·胡孝甜、李敏:赤水情深,英魂不朽(組圖)
        ·李敏、劉霞、程勝利:麻城舉辦抗戰歷史文物圖片展覽(組圖)
        ·李敏生:我們的信仰必須立足于中華優秀文化傳統
        ·李敏生參觀曉園紀念館(組圖)
        ·江山:李敏生參觀曉園紀念館(組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鐵流:滕縣血戰殉國的王銘章師長
        特稿:滕縣血戰殉國的王銘章師長
        汪家廣:臘子口戰役 聶榮臻為紅四方面軍的戰斗力點贊
        特稿:臘子口戰役 聶榮臻為紅四方面軍的戰斗力點贊(
        蔣介石晚年對毛澤東的高度評價感動很多國人
        廣東南雄這位“先鋒兵”靠種鐵皮植石斛帶領貧困戶脫
        周宗勝:福建省政協“推動福建省傳統手工藝與現代文
        特稿:福建省政協“推動福建省傳統手工藝與現代文創
        吳奉天:5家精品文化農家樂樣板店3年見成效——3家餐
        特稿:5家精品文化農家樂樣板店3年見成效——3家餐飲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