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資料類>>領袖故事>>正文
        特稿:毛澤東與《史記》
        2018-02-27 14:07:28
        作者:韓紀民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史記》是漢代杰出的史學家司馬遷撰寫的我國第一部紀傳體的通史,也是一部優秀的傳記文學作品,它記載了上自黃帝,下至漢武帝征和三年3000多年的歷史。它是人們公認的與司馬光的《資治通鑒》、班固的《漢書》鼎足而立的三部大書,位列《二十四史》第一史,被魯迅先生譽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毛澤東一生喜讀《史記》,他不僅研讀《史記》的視角獨特,見解獨具,而且善于從歷史人物的人生軌跡中以史鑒今,探討社會發展的規律,用于指導波瀾壯闊的革命和建設實踐,確實是空谷足音,不同凡響。

            尊重史實,客觀辯證論紂王

            商紂王,我國商代最后的一個王,稱帝辛,名受。《史記•殷本紀》載:帝紂 “知(智)足以拒諫,言足以飾非”,以為天下人都不如己;“好酒淫樂,嬖于婦人”;橫征暴斂,大興土木;甚至以酒為池,懸肉為林,使男女裸逐其間,“為長夜之飲”。他設置種種酷刑,殺害賢臣,囚禁西伯姬昌,最后搞得眾叛親離。周武王乘機率諸侯伐紂,大戰于牧野。紂兵陣前倒戈,紂敗走,登鹿臺,衣其寶玉衣,自焚而死。因《史記》的赫赫權威性,其對商紂王的評價早已成為“鐵案”,千百年來,代代相傳,商紂王成了荒淫亂政、拒諫賊賢的暴君“典范”。

            直到上世紀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毛澤東基本沿襲了傳統史學對商紂王的評價。1949年8月18日,毛澤東發表《別了,司徒雷登》一文,批評韓愈寫的《伯夷頌》,認為它“頌的是一個對自己國家的人民不負責任、開小差逃跑、又反對武王領導的當時的人民解放戰爭、頗有些‘民主個人主義’思想的伯夷,那是頌錯了”。毛澤東認為,武王伐紂是推翻暴政的正義之舉,無可厚非。1952年11月1日,他參觀河南安陽殷墟,興致勃勃地談起盤庚遷殷后商紂王主政的歷史:“紂王濫用職權,為自己享樂,在修建重樓重閣和金碧輝煌的鹿臺中,不知道耗費了勞動人民多少金錢和血汗。那些酒池肉林、折脛之說,證明了他的放蕩、荒淫和殘暴。”但是,隨著郭沫若《青銅時代》一書在1954年和1957兩次再版,毛澤東對商紂王的評價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郭沫若的史學論集《青銅時代》,于1945年在重慶出版。該書強調:“像殷紂王這個人對于我們民族發展上的功勞倒是不可淹沒的。殷代末年有一個很宏大的歷史事件,便是經營東南。這幾乎完全為周以來的史家所抹殺了。這件事,在我看來,比較起周人的剪滅殷室,于我們民族的貢獻更要偉大。這件事,由近年的殷墟卜辭的探討,才漸漸地見了天日。”他還以《尚書•泰誓》中的記載為據,證明紂王征服東夷所獲俘虜甚多,而殷商的士兵損耗必不少,只能用俘虜來補充,從而導致了周武王乘虛而入時,紂王的俘虜兵陣前“倒戈”的悲劇。他進而判斷,紂王名聲不好,周人的宣傳起了很大作用,《尚書》中《牧誓》《泰誓》把紂王說得一無是處,對后世影響深遠,周以后的人“深受了周人的宣傳的毒”。

            顯然,《青銅時代》1945年出版時,毛澤東正忙于統籌指揮軍事斗爭,無暇顧及歷史學術問題。當此書兩次再版后,毛澤東便不僅讀過了,而且印象極深。毛澤東看待歷史人物,一貫運用兩點論、二分法,尊重史實,修正謬說,以歷史唯物主義觀點,知人論世。郭沫若首倡為商紂王翻案,毛澤東大力支持。1958年11月,他在一次談話中說:“其實紂王是個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經營東南,把東夷和中原的統一鞏固起來,在歷史上是有功的。紂王伐徐州之夷,打了勝仗,但損失很大,俘虜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虛進攻,大批俘虜倒戈,結果使商朝亡了國。”此后,毛澤東經反復思索,認為商紂王亡國的原因,除了“俘虜政策做得不太好”外,還因為國內有比干、箕子、微子等反對派。這些反對派“里通外國”,徹底暴露了商朝的內情,周武王知己知彼,掌握了戰爭的主動權,因而取勝。

            毛澤東一再為商紂王說好話,絕不是一時心血來潮,更不是單為“標新立異”。《荀子•非相篇》記載:紂王“長巨姣美,天下之杰也;筋力超勁,百人之敵也”。既然紂王能文能武,卻把他描繪成一無是處的混世惡魔,顯然有失公允。

            其實,毛澤東力主為“臭名昭著”的商紂王翻案,主要依據有兩條:第一,評判歷史人物堅持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看他在推進歷史進程中的實際作為和貢獻。對于帝王,就要看他在開疆拓土、促進統一方面究竟是進步、還是退步?毛澤東認為,商紂王征服東夷,鞏固了東夷與中原的統一,促進了長江流域、淮河流域經濟和文化的開發,這是了不起的功勞,值得充分肯定。第二,堅持辯證發展的觀點,一切以新發現的史料為評價人和事物的標準。絕不能漠視新史料、新發現,要隨著考古新發現,與時俱進,及時修正過時的觀點。即便對于自己心血結晶的著作,他也采取了同樣態度。1965年1月9日,毛澤東會見老朋友斯諾,斯諾說他相信毛澤東著作的影響,將遠遠超過我們這一代和下一代。毛澤東的回答既幽默又出人意外:“我不能駁你,也不可能贊成。這要看后人,幾十年后怎么看”,“現在我的這些東西,還有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的東西,在一千年以后看來可能是可笑的了。”

            探本溯源,陳勝失敗因“二誤”

            陳勝,字涉,陽城(今河南登封東南)人。出身雇農,年輕時即有推翻秦王朝的“鴻鵠之志”,雖為雇工,卻發出“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感嘆。秦二世元年(前209年),陳勝被征與吳廣等900人謫戍漁陽(今北京市密云西南)。他們屯駐大澤鄉時,因遇雨失期,按秦法當斬,遂與吳廣發動了我國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農民起義。起義軍迅速發展到數萬人,并在陳縣(今河南淮陽)建立張楚政權。他被推為王,旋即派兵攻取趙魏之地,又派周文率主力軍進攻關中。后周文戰敗,秦將章邯以優勢兵力反撲,圍攻陳縣。他率軍英勇奮戰,失利后,被叛徒莊賈殺害。作為開天辟地的革命家,毛澤東不但盛贊 “陳王奮起揮黃鉞”、首義滅秦之功,更重視吸取他失敗的教訓,避免重蹈其覆轍。他用紅黑兩種顏色,在《史記•陳涉世家》中,作過不少圈劃。司馬遷認為,陳勝的失敗原因有二:一是功成忘本。陳勝當年為人耕田,曾對伙伴許諾:“茍富貴,毋相忘”!他稱王后,開始還能踐行前言,熱情招待一位來找他的窮伙伴。但后來經不住別人挑撥,說這個舊相識出入宮廷,盡談論他貧窮潦倒的往事,有損威信,陳勝便把那人殺了。這一來,大家都躲得遠遠的,沒有人再敢接近他。“諸陳王故人皆自引去,由是無親陳王者”。毛澤東在此句文字的天頭,批寫“一誤”兩個大字,又用粗重的紅鉛筆在文中劃了著重線。二是用人失當。《史記•陳涉世家》記載,陳勝任命朱房、胡武為人事和監察官員,主管文武官員的考績升遷和黜退刑殺。兩人專擅朝政,胡作非為,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而陳勝對其不僅不查辦,反而加官進爵,倍加信任。這樣,陳勝派出去的將官就不敢再親附他,有了地盤和實力就各自獨立,這是陳勝失敗的又一原因。司馬遷為此痛惜地寫道:“諸將以其故不親附,此其所以敗也。”毛澤東贊同司馬遷的點睛之筆,在這段文字的天頭,又批寫“二誤”兩個大字,并用同樣粗重的紅鉛筆劃了著重線。

            陳勝以一介農夫,揭竿而起,所向無敵。但是,一旦他功成忘本,重用壞人,原本銳不可當的軍事優勢,便忽而煙消云散,其如日中天的“張楚”政權,僅僅維持了六個月,便轟然倒塌。一誤,為忘本,即忘了初心;二誤,為用人不當,即失了公心。驗之于此后的歷次農民起義失敗的慘痛教訓,此俱為重蹈覆轍的悲劇之因。偉人洞察之深,振聾發聵,真是警鐘于今仍在耳啊!

            血的教訓給予毛澤東的印象太深了。他牢牢記住陳勝的悲劇,終其一生,不忘艱苦樸素的革命傳統,在工作作風、家庭生活及子女教育等問題上,始終和工農群眾保持一致,成為國內外罕有的居元首之位仍一直保持農民本色的偉人。

            1950年2月27日,毛澤東第一次訪蘇回國。專列到達滿洲里,毛澤東為中共松江省委題詞:“不要沾染官僚主義作風”。 3月1日,專列駛進沈陽,毛澤東下榻遼寧賓館。而后,時任東北局書記的高崗請毛澤東、周恩來、胡志明吃飯。宴會太豐盛了,東北特產,應有盡有。毛澤東一進餐廳,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他禮節性地請胡志明多吃多喝,自己只象征性地喝了幾口葡萄酒,吃了點飯,便放下筷子,吸起煙來。飯后,毛澤東來到會議室,當著大小領導的面嚴厲批評晚上的飯菜太多、太浪費。他說:“同志們,我們是人民的公仆,是為人民服務的。如果我們一層層仿效下去,這么吃起來,在人民群眾中將會有什么影響?你們應當重溫七屆二中全會精神。”次日,在東北局、遼寧省、沈陽市領導干部大會上,毛澤東又講到昨天那餐飯,嚴肅地說:“我在哈爾濱提過不要大吃大喝,到沈陽一看比哈爾濱還厲害。我和恩來不是為了吃喝,搞那么豐盛干什么?中央三令五申,要謙虛謹慎,戒驕戒躁,要艱苦奮斗,你們應作表率嘛!”毛澤東越說越激動:“你們要做劉宗敏,我可不想當李自成啊!”毛澤東不僅這么說,更身體力行,帶頭艱苦奮斗。建國后,雖然他身為黨和國家的主席,但九年不做一件新衣服,線襪子補了又補。他粗茶淡飯,最好的營養菜不過是一碗紅燒肉。他對共患難的老同學、老同事、老朋友、警衛人員、服務人員等,凡是生活有困難的,都深切關懷,常常從自己的工資和稿費中,慷慨解囊資助,或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請當地政府盡量幫助解決。另一方面,毛澤東對建國后黨內滋生的腐敗現象極為警惕和痛恨,處理極為嚴厲。他說:“誰要是搞腐敗那一套,我毛澤東就割誰的腦袋。我毛澤東若是搞腐敗,人民就割我毛澤東的腦袋。”對此,老一輩革命家謝覺哉由衷贊嘆:毛澤東是第一個與中國的“官國”傳統徹底決裂的領導人。

            蒙哥馬利,英國陸軍元帥,二戰時盟軍最杰出的將領之一。1960年,他訪問中國。5月27日在上海文化俱樂部毛澤東會見了他,并共進晚餐。交談中,蒙說:“我衡量一個政治領袖的標準是看他是否會為了地位而犧牲他的原則。如果一個領袖為了取得很高的地位而犧牲他的原則,他就不是一個好人。”毛澤東說:“我的意見是這樣的,一個領袖應該是絕大多數人的代言人。”蒙說:“但是他也不能犧牲他的原則啊!”毛說:“這就是原則,他應該代表人民的愿望。”可見,汲取歷史上“功成忘本”的教訓,不管居于多么高的地位,永遠站在絕大多數人民的立場上想問題、辦事情,這就是毛澤東生前橫掃國內外一切對手、身后又廣受人民擁戴的力量源泉!

            鑒戒分明,慧眼獨具說劉項

            《高祖本紀》《項羽本紀》,是《史記》中的精彩篇章。毛澤東傾心研讀,并結合現實,發表了許多切中要害的點評,值得深深品味。

            劉邦,西漢王朝的開國皇帝。字季,秦朝泗水郡(今江蘇沛縣)人。劉邦以一平民,在秦末農民大起義的烽火中力壓群雄,提三尺劍開創幾百年的漢朝江山。這在夏、商、周以來的歷史上,可稱破天荒的第一人。項羽,同劉邦一樣,是秦末重要的反秦領袖,下相(今江蘇宿遷西南)人。名籍,字羽,出身貴族,世代將門,力能扛鼎,勇冠三軍。楚漢相爭,項羽垓下戰敗烏江自刎后,被劉邦以魯公禮葬于谷城。

            項羽與劉邦相比,開始在軍事上占有巨大優勢,但劉勝項敗,其原因何在?毛澤東在閱讀《史記•高祖本紀》時,提筆評點道:“項王非政治家,漢王則為一名高明的政治家”。而劉邦又究竟高明在哪里?毛澤東高度概括道:“漢高祖劉邦比西楚霸王項羽強,他得天下一因決策對頭,二因用人得當。”

            決策對頭:1964年1月7日,毛澤東在談話中,列舉了劉邦虛心納諫作出的幾個重大戰略決策;一是聽張良勸說,封舉足輕重的韓信為齊王,此事詳載《留侯世家》;一是楚漢劃界鴻溝后,聽張良、陳平之勸,乘勝追擊引兵東向的項羽,此事詳載《項羽本紀》;一是劉邦稱帝后,欲建都洛陽,聽齊人劉敬建議,入都關中長安,此事詳載《劉敬列傳》。這幾大決策,均為決定楚漢戰爭勝敗及西漢王朝本固邦寧的大事,而劉邦都做對了。

            用人得當:劉邦初登帝位,對群臣說:列侯諸將說說心里話:我得天下的原因是什么?項羽失天下的原因是什么?高平、王陵答道:陛下對部下雖時有輕慢,但卻能“與天下同利”;項羽“嫉賢妒能,有功者害之,賢者疑之”,又不能與人共享戰果,所以他失掉了天下。劉邦搖搖頭,不以為然:“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餉,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項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為我擒也。”其實,軍事天才韓信與另一個與張良齊名的重要智囊陳平,原為項羽部下,皆因項羽對他們言不聽、計不用,不得已投奔了劉邦。正是這一文一武,一個戰場戰無不勝,一個幕后屢出奇計,最后要了他的命。相較于項羽,劉邦用人,“英雄不問出處”,凡是有用之才,他不論其出身、門第高低貴賤,不在乎別人的詬病,一律唯才是舉,使其各盡其才。難怪毛澤東評價:“漢朝的劉邦是封建皇帝里邊最厲害的一個。”

            “楚雖三戶,亡秦必楚”。 在滅秦戰爭中有“戰神”級表現的項羽最終敗于劉邦之手,毛澤東分析其原因,主要是項羽既不識人,不會用人,又聽不進不同意見,由此產生了一系列戰略失誤。這也是他判定“項王非政治家”的主要依據。1963年1月7日,毛澤東在談話中說到:“項羽有三個錯誤,如鴻門宴不聽范增的話,放跑了劉邦;(楚漢訂立)鴻溝協定,他認真了;建都徐州,那時叫彭城。”每逢大事不納諫,剛愎自用,最終鑄成了項羽的千古悲劇。

            毛澤東歷來提倡學歷史古為今用。針對一些地方的第一書記工作作風不民主、大事獨斷專行問題,毛澤東在1962年1月30日召開的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以古喻今,指出:“有這樣的情況:一切事情,第一書記一個人說了就算數。這是很錯誤的。哪有一個人說了就算數的道理呢?我這是指的大事,不是指有了決議之后的日常工作……從前有個項羽,叫作西楚霸王,他就不愛聽別人的不同意見。他那里有個范增,給他出過些主意,可是項羽不聽范增的話……我們現在有些第一書記,連封建時代的劉邦都不如,倒有點像項羽。這些同志如果不改,最后要垮臺的。不是有一出戲叫《霸王別姬》嗎?這些同志如果總是不改,難免有一天要‘別姬’就是了。”毛澤東強烈期望黨的各級主要領導干部,以古為鑒,吸取項羽不納諫導致失敗的教訓,當好黨的民主集中制的“班長”,殷殷之情,溢于言表。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憶戰爭年代王兆相與毛澤東主席的幾次會見(組圖)
        ·下一篇:無
        ·憶戰爭年代王兆相與毛澤東主席的幾次會見(組圖)
        ·特稿:毛澤東與特工之王李克農
        ·特稿:黨員干部的楷模——解放后朱德在灌縣的廉潔故事(組圖)
        ·特稿:周恩來的包容與原則
        ·珠窩村人與毛主席的情緣
        ·特稿:紀念毛主席給一中隊全體同志講話六十周年(組圖)
        ·特稿:毛澤東首次領導插牌分田(圖)
        ·特稿:毛澤東首次給部隊上政治思想課(圖)
        ·特稿:毛澤東與閩西人民的血肉情(組圖)
        ·特稿:1968年毛澤東與毛遠新的兩次談話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特稿:毛澤東與《史記》
        特稿:毛澤東與《史記》
        韓紀民:毛澤東與《史記》
        特稿:毛澤東與《史記》
        竹枝強:蘆山紅色文化旅游火爆實現開門紅(組圖)
        特稿:蘆山紅色文化旅游火爆實現開門紅(組圖)
        特稿:媽媽從大巴山走來(組圖)
        張謹:日久彌新的思念——寫在周恩來誕辰120周年紀念
        特稿:日久彌新的思念——寫在周恩來誕辰120周年紀念
        赤色豐桂 印象彭州——都江堰市紅色文化愛好者彭州紅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