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游記>>正文
        特稿:南下尋覓父親王宏坤的足跡(組圖)
        2017-06-22 15:30:23
        作者:王偉偉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2016年10月6日,國慶節小長假的第六天,我和夫人及朋友趙領軍一行三人,乘坐小車離開北京開始了南行之旅。

            這次南行主要是尋覓父親過去打仗的足跡,經朋友推薦,尋覓的第一站,是河南省濮陽市清豐縣單拐村冀魯豫軍區父親的舊居;第二站是造訪河南新縣,那里也是父親紅軍時期戰斗過的地方,應新縣大別山學院邀請探討講課之事;然后再到襄陽市和桐柏縣把解放戰爭時期父親打仗的這兩個地方探尋一下。再就是回老家湖北麻城給父母掃墓。

            我們選這個時間出京,一是假期還沒結束,可免部分過橋費,二是提前兩天出京,免得最后一天出京車太多堵車。我們沿著京開高速公路向南行,因離十一假期結束還有兩天,一路上出京車輛不是太多,一路暢行。可對面進京方向車就多得很,不時有路段堵車,尤其在距北京80公里處,進京的車輛行駛緩慢,擁堵長達不下十余公里。

            好久沒出遠門,又是自駕甚是興奮。一路南行,車到河北南部進入抗戰時期的冀南地區,南宮、威縣、館陶、大名,全是父親當年打鬼子的地方。可惜這次沒時間,否則有機會把這些地方都應走一下。

            6日晚抵達第一站濮陽市,市黨史辦十分熱情,黨史辦張副主任早就在高速路出口等候我們,帶我們進入市里。

            濮陽之行

            第二天早上,我們冒著蒙蒙細雨在市、縣黨史辦的領導陪同下前往十幾里路外的清豐縣單拐村,參觀冀魯豫邊區抗戰史實展館和軍區舊址、舊居。

            這天是十一假期最后一天,冒雨來此進行紅色旅游的群眾仍很多,扶老攜幼十分熱鬧。

            該展覽館是2015年開建,現在已正式對外開放。步入展覽館正廳,迎面是一排一人高的群塑,正中是劉伯承、鄧小平等129師的領導,兩側分立著冀魯豫軍區的領導。有意思的是父親的塑像在緊右側第一個,高個,身穿大衣沒有緊挨著劉鄧等四位領導像,還隔一小段。講解員介紹說 :“這就是時任冀魯豫軍區第一副司令,您的父親王宏坤。”并問我像不像。

        2016年10月7日作者與夫人在冀魯豫邊區展覽館父親雕像前合影

            父親于1944年5月,被任命為冀魯豫軍區第一副司令員,那個階段父親一直帶病工作,雕塑者抓住了他個子原本就瘦高,當時身體又十分虛弱這兩個特點,用身披大衣來遮擋著虛弱高大的身子。

            解說員引領我們參觀了館里的各項展覽,展覽從當地開展革命時的最早領導人開始介紹,用大量照片、文字、視頻、圖表、實物介紹了八路軍進入冀魯豫地區建立冀魯豫根據地,成立冀魯豫軍區的情況,及各個階段的黨政軍領導人,最后,是一組占了整面墻的在該地區戰斗過的百位開國將軍們的照片,一片將星閃耀。

        2016年10月7日在單拐冀魯豫邊區抗戰史實館眾將軍像前作者與夫人合影

            冀魯豫軍區成立于1940年4月30日,這天黃克誠率八路軍第二縱隊主力到達冀魯豫邊區,第二縱隊同時兼冀魯豫軍區。黃克誠任司令員,崔田民任政委,下轄三個軍分區。6月,黃克誠率一部南下華中,楊得志兼軍區司令員。

            1944年5月11日,根據黨中央指示,冀魯豫和冀南兩區合并成立新的冀魯豫軍區,宋任窮任司令員,黃敬兼政委,父親為第一副司令,楊勇為第二副司令,蘇振華為副政委,曹里懷任參謀長,朱光任政治部主任。下轄11個軍分區。

            1944年9月,中共平原分局和軍區機關遷至單拐辦公。1945年3月上旬,北方局代理書記鄧小平率20余名機關人員來到濮陽,先住在分局附近的李家樓,半個月后進駐單拐村。

            參觀完室內展覽,便前往約1百米開外的邊區革命舊址。該舊址是抗日戰爭后期1944年9月至解放戰爭初期1946年10月,中共中央北方局、冀魯豫分局、冀魯豫軍區司令部暨軍區第一兵工廠所在地,是鄧小平、黃敬、宋任窮、王宏坤、楊勇等領導生活戰斗過的地方,地處冀魯豫三省交界處。占地18萬平方米,建筑面積2.4萬平方米。這里保留有舊址舊居近40處,全是清末明初的北方典型風格的建筑,我們參觀的舊居保存的相當完好,連房間里面的家具等用品都是原裝的,有專人看管打掃。為了保護好這些舊居,防止明火,把房間內的電燈都去掉了。

        圖為陳家大院祠堂

        2016年10月7日在清豐縣單拐村冀魯豫軍區革命舊址院落前合影。左起縣黨史辦郭主任、縣志愿者周杰、濮陽市黨史辦馬書記、作者和夫人、市黨史辦汪主任、朋友趙領軍、市黨史辦張副主任。

        2016年10月7日作者與夫人在清豐縣單拐村冀魯豫邊區舊址碑前合影

            單拐村舊址分為三大部分,一進院落就是冀魯豫軍區第一兵工廠所在地舊址,這是第一部分。

            這里原是單拐村的陳氏祠堂,占地1.6萬平方米,建筑面積360平方米。

            在舊址陳列了兵工廠當時用過的車床,鑄造爐等生產設備,及生產的輕重機槍、手榴彈、地雷、炮彈等火器。這個不大的兵工廠在當時艱苦的條件下,居然還制造出7門“九二式”步兵炮,難能可貴。他們生產的我軍工史上的第一門“蓋亮號”大炮現存放在北京軍事博物館,這里還有一門,算得上是鎮館之寶。

            兵工廠舊址內通過照片和實物及模型充分展現了我邊區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取得的軍工生產的光輝業績。

            往右進入胡同就是中共北方局、冀魯豫局和冀魯豫豫軍區司令部舊址,這是第二部分。順著胡同往里前行就是鄧小平、黃敬、宋任窮、王宏坤、楊勇等黨政軍領導人的舊居。這是第三部分。

            整個舊址的院落都是冀魯豫邊區創始人陳平的陳氏家族居住地,是由他向區黨委和軍區領導提供的。

            陳平的父親陳篤之是開明士紳,他的女兒陳友菊與兒子陳平都是1938年的中共黨員。陳平50年代曾留蘇,解放后曾任鐵道部長辛店機車車輛廠廠長、長春機車車輛廠廠長、南京戚墅堰機車車輛廠廠長,文革時期被迫害至死。

        圖為陳平相片 

            我們參訪單拐舊址主要是親訪父親的舊居,這源自去年我看了弟弟的一個戰友訪問后發的父親舊居照片,便有了親自去看的想法。今年上半年,發小和同學潘魯濱及其弟潘貴民去后,又特別邀請我前往,更堅定了我一定要去的決心。

            在講解員的引領下,我們很快來到父親的舊居門口,只見門欄上掛著“王宏坤同志舊居”的牌子。終于來到父親抗戰時的舊居,渴望已久的心愿就要成真,表面上我還較平靜,其實一種莫名的沖動正在內心悄悄的涌動,只是我還未意識到。

        作者在父親舊居前

        父親舊居院內

            終于見到了父親的舊居,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快留個影,下次再來還不知何年何月。父親的舊居也是陳家大院的一部分,屬于明清式北方建筑院落。門額是一塊匾,其上是一個磚瓦式的門樓。進門后是一個約四十多平方米的清潔院子,有一株當年栽種的石榴樹,枝葉茂盛。進院后左側是一廂房,估計當年是警衛員住的吧,迎面是一座二層小磚樓,這就是父親的舊居了。進了舊居就是一間二十余平方米的大屋 。屋的北墻上掛著父親1955年授銜時身著海軍上將軍服的標準像,像的左邊掛的是父親當年親自指揮的戰役圖,右邊掛的是父親的簡歷介紹。在標準像下面放著一張四方桌,桌上擺放著他當年用過的老式座鐘和茶具等用品,桌子兩邊是兩把民國時的舊木椅,顯得古香古色。靠西墻的南窗邊是父親曾睡過的木床和被褥(復制品),西北角靠墻處有一個兩尺來寬的窄木梯通過天花板的小四方口通向二樓。屋內東墻邊疊放著幾個裝衣物的舊木箱,屋內陳設十分簡樸。據介紹屋內這些用具與擺設基本上是父親當年用過的原裝用品,保護的十分完好。看完出來讓我們十分感慨、感動,不住的夸贊、感謝市、縣和舊址紀念館領導對這些革命文物十分重視,管理保護得如此完好。

        作者與夫人坐在父親用過的椅子上

        作者在父親舊居前接受縣電視臺采訪

            走出父親舊居,在其門口,我接受了清豐縣電視臺的采訪,談參觀舊居后的感想。這時,我前面說到的那種剛進舊居時內心潛意識的涌動,隨著身歷其境產生的感慨、感動,一下被采訪引爆了。剛說了兩句,不知咋的,淚水就像決堤一樣直往外流淌,淚奔了!正應了那句“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真沒想到馬上就70歲的人了,居然在大庭廣眾下當著一些年輕人的面像小孩一樣哭的這樣傷心。這種情感,在那種情景下實在是想控制都控制不住的,已顧不上什么面子了,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吧。

        向濮陽市黨史辦汪主任贈送畫冊

            可能是睹物思人,看了舊居的實物,仿佛又見到了父親久別的身影,他就在我的身邊,被一種無限的思念所纏繞之故吧。以至于事后,每次給別人提起  此事我還有一種想哭的沖動。說不下去,采訪被迫打斷,隔了幾分鐘,心情平靜了一下才繼續講了幾句感受和感謝的話。

            參觀完舊址回到展覽館大廳,我向濮陽市黨史辦汪主任,清豐縣黨委宣傳部岳部長贈送了父親的畫冊和父親生平的光盤。

        向清豐縣黨委宣傳部岳部長贈送畫冊

            之后,舊址管理處又盛情邀請我給他們題字留念。本來我的毛筆字很爛,從來沒在公眾場合下寫過,沒有一點思想準備,實在有些誠惶誠恐,一是不知寫什么?二是不知如何動筆,急的不知所措。但大家卻一再勸慰鼓勵我,啟發我如何寫,盛情難卻,我只好硬著頭皮拿起鋼筆在筆記本上先打了個草稿,心里有了數,這才斗膽拿起毛筆,在宣紙上按我平時寫鋼筆字的字體劃拉起來:“清風父親戰斗的地方永志不忘”因當時沒有思想準備,只好臨時湊了這句,事后感到這句還有些不盡人意,要是寫成“清風父親戰斗的地方,單拐父親的第二故鄉”就把我的情感和對當地父老鄉親的感激之意表達全了。這也成了我這次濮陽之行無法彌補的憾事。

        作者在題字

            濮陽之行我最大的收獲,如愿以償的參觀了父親的舊居,深感到革命老區、老根據地人民仍然像戰爭年代那樣對革命前輩的愛戴,當地領導對革命文物的保護和管理十分重視,對老一代有著濃濃深厚的感情,這些都讓我們深深的感動和感謝!也讓我們深受教育。

            另一個收獲,單拐村父親的舊居居然是我二姐黎利的出生之處。在參觀父親舊居時,舊址紀念館的趙書記和志愿者周杰告訴我這是我的一個姐姐的出生地,真是喜出望外!我驚奇地問“是嗎?”
            “你有個姐姐叫王相持嗎?是不是她生在這里?”他們問我。
            “是有一個呀!但她是1939年出生的,那時我父親他們還不在這里呀?”
            “那你還有姐姐嗎?”
            “有哇,有個二姐,她是1945年生的。”
            “這就對了!”   

        左起紀念館趙書記、作者和夫人在父親舊居前

            接著他們又告訴我,在我母親懷孕要生二姐時,還發生了一件感人的小故事。本來,知道了此處是二姐的出生地就夠讓我新奇了,沒想到她的出生還有故事,而父母健在時卻沒講過, 全家人對此一無所知,他們當地卻流傳下來,津津樂道,不由得更引起我的好奇心,忙問:“什么故事?”

            趙書記答曰:“這是一個由當地風俗‘凈莊基’引發的故事。”

            “什么‘凈莊基’?幾個字怎么寫?是什么意思?”聽得我一頭霧水。

            趙書記給我講了這幾個字怎么寫,其意思是:“當地有個風俗,女人生孩子必須要在丈夫家里,要是在別人或親戚家里過月子,就得放鞭炮、跑紙馬,這個風俗當地就叫‘凈莊基’,若不‘凈莊基’,主人家就不得安寧了。”

            “噢,原來如此,這下明白了,長了個知識。那這又是一個怎樣的故事?”我問道。

            趙書記娓娓道來:“1945年6月2日,時任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的你父親,又添了一個女兒,你母親把你二姐就生在現在這座舊居里。當時的房東叫陳淑貞。看到剛出生的二女兒,你父母高興得不行。這下可把你父親忙壞了,他又要忙于抗日工作,抽空還得照料你母親。

            一天上午,你父親為你母親買了紅糖回來,進了家門卻見房東陳淑貞神情憂郁的低著頭走路,顯得忐忑不安。這是咋回事?自你父親來到單拐住進她家后,拉家常,講打小日本鬼子的故事,親親熱熱,就像一家人,今天是怎么了?她有什么不順心的事了?你父親琢么著,把紅糖放進屋里后,來到了陳淑貞的住室。

            陳淑貞以為你父親覺察到什么,很客氣的又讓坐,又倒水的說:‘王司令員,您領導人民打鬼子,干的是大事、是正事,俺的事是小事,俺啥也不計較,就讓您的夫人安心坐月子吧!’

            你父親一聽,覺得這話里有話,但又搞不清是啥事?很是著急,憋不住就問起來:‘大嫂,有話就直說嘛,說出來興許我能幫你解解悶兒。’

            陳淑貞支支吾吾的說:“王司令員,俺心里沒啥,真的沒啥......’

            你父親見問不出個所以然,就出去詢問鄰居,鄰居大嫂便給他講了當地有個‘凈莊基’的風俗。你父親聽后恍然大悟,不敢怠慢,忙讓警衛員去買鞭炮、紙馬,要為房東凈一凈莊基。

            可警衛員卻不高興的嘟囔起來:‘首長,這是封建迷信,咱也這樣搞合適嗎?’

            你父親嚴肅地說:‘小鬼,這是當地的風俗,我們雖是無神論者,但搞革命也要了解和尊重當地的風俗民情,與群眾搞好關系,尊重他們,懂嗎?’

            警衛員聽了點頭說:‘懂了!首長。’高高興興地去買鞭炮、紙馬了。

            下午,你父親專門請人凈了莊基后,又包了餃子,晚上請房東來一起吃飯。陳淑貞感動的流下了眼淚,把積攢的十幾個雞蛋拿出來送給你母親,對你父親說:‘王司令員,您忙抗日的工作去吧,您的夫人和孩子由我來照料。’

            就這樣,她照料你母親和你二姐一直過了滿月”

            聽完趙書記講的這個“凈莊基”的故事,使我大為感慨,在那個艱苦年代,軍愛民、民擁軍的魚水情是那樣的生動,只有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才能做到,真是“軍民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

            臨走,趙書記一再叮嚀:“讓二姐來單拐看看她的出生地!”老區的人民就是熱情,我回到北京后,趙書記在微信里還再三關心地問我:“告二姐了嗎?”

            放心吧趙書記,回京后我就轉告了二姐。

            古城開封

            7日下午5時,離開濮陽市沿著高速路向開封進發。因夫人沒去過開封,想去看一下,她朋友的哥哥老嚴在那里閑住,正好去找他引路。

            開封是著名的古城,是北宋的都城,后被金國攻克,改名汴梁。我們大概晚7時左右到達開封,經過市里一段繁華的路段,只見街道寬闊,車輛如織,兩邊彩燈火樹銀花,讓人仿佛進到了清明上河圖中,有一種“瑞彩氤氳疑錦繡”,“萬朵蓮花夜放燈”,“汴京富麗天下無”的感覺,惶如隔世。

            很快,通過GPS導航,找到在路口等我們的老嚴,他把我們引到他現借住的某單位干休所里一棟局級干部住的平房里住了下來。

            老嚴夫婦二人十分熱情的招待我們,不厭其煩陪我們吃飯,給我們做飯,讓我們十分過意不去。因我們在北京與老嚴一別有五六年了,相見如故,大家十分高興,顧不上一路疲勞,天南海北的聊到深夜近1點鐘才睡去。第二天上午嚴夫人就陪我夫人去逛開封的名勝去了,我和領軍與老嚴留在家里休息閑聊。 兩位夫人去了開封有名的鐵塔公園,我夫人對那里建于北宋1049年,已有近千年歷史的鐵塔頗感興趣,反復的觀看、拍照。

            鐵塔是1961年首批公布的國家重點保護文物,享有“天下第一塔”的美名。塔高55.88米,八角十三層,實際不是鐵做的,只因其遍體通徹褐色琉璃轉,混似鐵柱,故元代起民間稱其為“鐵塔”。因該地原為開寶寺,所以又稱“開寶寺塔”。

        圖為開封鐵塔

            該塔設計精巧,采用中國傳統木式結構形式,塔磚裝飾飛天麒麟,伎樂等數十種圖案古香古色,磚與磚之間如同斧鑿,有榫有槽,嚴縫密合,自建成至今九百多年,歷經戰火、水患、地震等天災人禍,依然屹立。                           

            開封熱鬧豐富的夜市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讓我最留戀的還是那里的灌湯包和水煎包,都說河南的面最好,由它做成的包子很香。包子個不大,餡和里面的湯都非常鮮嫩,老有吃不夠的感覺,現在想起來還要流口水。

            在開封住了兩晚上,第三天即9日上午,離開開封繼續南下前往4百多公里外的河南新縣。

        |<< << < 1 2 3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戰友情 生死情——謁粟裕將軍故居有感
        ·下一篇:無
        ·尹西林:感動魯迅的“泥腿子”將軍一海軍上將王宏坤——寫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八十周年
        ·特稿:感動魯迅的“泥腿子”將軍一海軍上將王宏坤——寫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八十周年(
        ·八路軍主要人物:王宏坤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特稿:南下尋覓父親王宏坤的足跡(組圖)
        戴相花、楊玲風:中國中車股份有限公司來茅山開展紅
        特稿:中國中車股份有限公司來茅山開展紅色主題教育
        尹拯山:四川老紅軍、老干部后代來到黑茶山四八烈士
        特稿:四川老紅軍、老干部后代來到黑茶山四八烈士紀
        尹拯山:呂梁人行嵐縣支行20余人來黑茶山四八烈士紀
        特稿:呂梁人行嵐縣支行20余人來黑茶山四八烈士紀念
        義烏“聯利——丹溪金街杯”《軍歌嘹亮》歌唱大賽走
        灌縣紅色火種的播撒者——追記灌縣地下黨組織的創始
        李崎:灌縣紅色火種的播撒者——追記灌縣地下黨組織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張潔清同志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特稿:首都各界數千人送別萬里同志(組圖)
        特稿:張震將軍送別會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四野后代慶祝抗戰勝利七十周年暨紀念進軍東北七
        特稿:海棠依舊香如故,一代偉人周恩來——電視劇
        特稿:走進長春空軍航空大學——“啊,搖籃”團紀
        特稿:紅四方面軍第四軍子弟聯誼會在海軍四招舉辦
        特稿:紅色工程·感恩行動暨紀念朱德總司令誕辰13
        特稿: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我的紅軍母親蒲文
        特稿:革命后代舉行2016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紀念蕭華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在北京人民大
        特稿:紀念龍飛虎將軍誕辰百周年座談會召開(組圖
        特稿:紀念開國元勛高崗同志誕辰110周年座談會在京
        特稿:社會各界送別百歲老人汪東興(組圖)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