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資料類>>英模事跡>>正文
        特稿:老紅軍常萬富(組圖)
        2018-01-31 14:59:51
        作者:李冰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部分老紅軍合影(后排左2為常萬富)

            說起土地革命、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就不能不談談老紅軍常萬富。他曾是劉志丹的擴紅隊長,騎兵警工排排長;他曾救下劉志丹、習仲勲等革命老同志;他在劉志丹受傷后親背劉志丹上黃河渡船;劉志丹犧牲后,他又是115師林彪的騎兵警衛排長,在林彪平型關大戰后受傷時他又親背林彪送至延安。后隨115師東進山東,他仍是師部警衛排長,跟著羅榮桓和陳光征戰到1940年。八路軍擴編太快急需糧草時,他又成了魯中軍區的糧秣委員。他的一生充滿了神奇。

            我的大姐李美秀于1945年冬,經魯中軍區后勤部霍士廉特批,將我母親從沂蒙山的高湖烈士陵園移回老家南峪村與烈士父親合葬后,就大病一場,住進了八路軍的野戰醫院。而由部隊批準被派協大姐遷母回村的常萬富大哥哥,卻真愛上了這個秀氣、老實、憨厚而又倔強的姑娘。

            他已離不開她了,后來還真成了我的大姐夫。這個老常從我母親的領導、親密戰友,從我的叔叔---大哥哥---大姐夫,角色不斷轉換,還真和我們家有著不解之緣。

            記得母親因公犧牲后,尚在吃母乳中的我,哭得死去活來,只有常大哥哥能哄我,比我的姐姐們還靈。

            畢竟母親和他有三年多的戰友情。三年中,我和每個姐姐都只見過一、兩次面,而和常大哥哥卻是經常在一起,所以感到大哥哥比姐姐們更親切,更熟悉。他在我幼小的心靈中是高大的英雄,是無所不能、任何困難都擋不住的奇人。

            我的姐夫常萬富,1916年農歷八月初六出生在陜西省安塞縣磗窯灣鎮賈居村一個貧民家庭、幾輩佃戶,自幼放羊牧馬,身板結實,有著一身好騎術,練就得一手好槍法。

            13歲時,當他看到貧苦農民辛辛苦苦勞動一年還不夠地主的地租,而遭受欺凌時,深惡痛絕。于是,不甘地主、劣紳欺負的常萬富,毅然參加了劉志丹領導的陜北紅軍少年兒童團。

            1933年,17歲的常萬富告別家鄉,正式參加劉志丹領導的紅軍。由于他工作積極,熱情高,善于團結人,參軍不久就擔任劉志丹的擴紅隊長,曾創下了一夜動員二十人參加紅軍的記錄,為劉志丹領導的陜北紅軍部的發展與擴大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同時,他還積極參與籌糧、籌錢等方面的工作,多次受到嘉獎。

            1934年1月,參軍僅一年的常萬富就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1935年4月,劉志丹,指揮部隊打了一場大勝仗,繳獲了敵人數百匹戰馬,遂決定成立陜北紅軍騎兵團,由謝子長任騎兵團長。因精通騎術,常萬富被任命為劉志丹總部騎兵警衛排長。從此與劉志丹結下了不解之緣。

            1935年9月,由徐海東、程子華率領的中國工農紅軍第25軍,經過艱苦卓絕的斗爭,歷經千辛萬苦,從鄂豫皖蘇區到達陜北的永坪鎮,與劉志丹領導的陜北紅軍26、27軍勝利會師。不久,徐海東部與劉志丹部整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15軍團,徐海東任軍團長、程子華任政委,劉志丹任副軍團長。常萬富又成為15軍團軍團指揮部騎兵警衛排長。自17歲任擴紅隊長起,人們就尊稱他為老常,至他93歲辭世時,還是永遠的老常。

            1935年10月毛主席領導的中央紅軍到達陜北吳起鎮,因常萬富原為劉志丹部擴紅隊長,又是土生土長的陜北人,對陜北的風士人情,地理環境特別熟悉,他又是十五軍團團部的騎兵警衛排長,因而十五軍團及陜北地方武裝與中央紅軍間的聯絡工作,自然落到常萬富的肩上,他經常給我們講他所經歷的幾件事。。

            一、老常與劉志丹

            劉志丹是常萬富的革命領路人、他入伍后又從擴紅隊長成長為劉志丹的騎兵警衛排長,因而與劉志丹有著特殊的感情。

            在劉志丹及陜北一些領導人挨整被關押時,有的地方武裝的領導被無辜殺害時,老常曾消沉,悲觀過。然而中央紅軍的到達陜北,又給他燃起了革命的希望。他以無限的熱情,投入到和中央的聯絡工作中,希望有機會能救出恩人劉志丹以及他所敬重的被關押的陜北領導們。

            這天中午,在陜北黃土高原的一條山間小道上,十幾匹戰馬向吳旗鎮方向飛馳而去,馬隊過后,留下一條滾滾黃龍。一匹雪白的膘馬奔馳在最前面,駕馭它的就是人稱“神騎手”的常萬富。

            自毛主席帶領的中央紅軍經過二萬五千里長征到達吳旗鎮后,常萬富己不記得這是第幾次奔波在吳旗鎮和洛河之間,為毛主席帶領的中央紅軍和西北我黨地方武裝進行聯絡溝通工作了。

            這次他又帶著任務來見毛主席,他的心情異常迫切而又激動。到了毛主席的所在地,一行人駐馬勒韁,在毛主席警衛人員引導下、到達毛主席的辦公室。

            當時,周恩來副主席、劉伯承、葉劍英等領導全在。

            常萬富把要交毛主席的文件交完以后,壯著膽子對毛主席說:“有些地方武裝的領導想見毛主席,讓我問一問。行不?”

            毛主席笑著說:“我在長征路上看國民黨的報紙就知道。陜北出了個劉志丹,還建立了根據地。我就是來找劉志丹的,我來陜北這么長時間了,怎么沒見到劉志丹呢?”

            常萬富急忙說:“劉志丹被當反革命扣起來了,現在被押在洛河川。,”主席聽后,十分詫異,劉志丹是陜北革命的領路人,怎么會被扣起來了。馬上讓常萬富一行,帶著周恩來到洛河川去解救劉志丹。周恩來跟著常萬富一行人來到洛河川,看到劉志丹躺在用磚頭壘的棺材似的小空間中,兩手被挷在胸前,吃飯由劉志丹的部下喂食己有半月。見此情景,周恩來大怒,旋即命令馬上給劉志丹解開繩子,放他出來。

            被解開繩子的劉志丹一臉憔悴,胡子拉碴,還是不敢從這個活棺材中爬出來,他哀怨地對周恩來說:“他們說了,我要是從這里出去,他們就活埋我。”

            周恩來更火了,立即命令:”你們快把他扶出來!”

            常萬富忙向劉志丹介紹:”這是中央毛主席派來的周恩來副主席,是毛主席派來的,您快起來吧!這下您有救了。“

            幾個人忙上前把劉志丹從這個活棺材中扶出來。剛站起來的劉志丹噗通一聲就給周恩來跪下了,幾度哽咽著說:“謝謝毛主席,謝謝周副主席,您救了我的命!”說著已是滿臉眼淚縱橫。

            周恩來忙問前一步,雙手扶起劉志丹,深情的說:“劉志丹同志,你受苦了,快跟我們走,是毛主席派我來接你的。快跟我們去見毛主席吧!”

            劉志丹瞪著他那雙渴望而熱切期盼的眼神緊緊、緊緊地盯著周恩來的那張透著無限慈祥而真誠的臉,“是毛主席來救我了?”在得到周付主席的肯定答復后,他這才相信真的是毛主席來救他來了。

            常萬富忙讓他的戰士讓出一匹馬,周副主席帶著劉志丹隨常萬富一行人,又馳騁回到吳旗鎮。

            劉志丹見到毛主席,又一次雙膝給主席跪下,嗚咽著對主席說;“毛主席,我可見到你了,是你救了我,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毛主席忙上前扶起劉志丹說:“劉志丹同志,你說錯了,是你救了我,挽救了黨、挽救了革命、挽救了中國的命運。”

            毛主席說這話是發自肺腑的。在革命最艱苦的年代,中央紅軍在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后,放棄了蘇區,踏上了漫漫長征路。四渡赤水、突破烏江、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爬雪山、過草地,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中國工農紅軍的落腳點在哪里,革命的大本營放在哪里,目的地尚不明確。

            直到1935年1月19日,中央紅軍部隊走到哈達鋪,毛主席從敵人的報紙上看到一則有關陜北紅軍劉志丹的消息,才大喜過望。隨即召開了對中國革命產生重大影響的哈達鋪會議,毛主席在會上演講指出: “我們要抗日,首先要到陜北去,那里有劉志丹的紅軍,過去我們不太清楚。感謝國民黨的報紙,給我們提供了陜北紅軍比較詳細的消息。那里不但有劉志丹,還有徐海東,還有我們自己的根據地。”

            毛主席的這一番講話,激起了全場驚雷般的掌聲。也就從這一刻起,長征的隊伍才開始有了明確目的地,向陜北進發。

            這就是毛主席為什么說劉志丹挽救了黨,挽救了國家。

            這天,毛主席和劉志丹兩人四只手緊緊相握,真是相見恨晚。他們徹夜長談,有說不完的話,毛主席說:“劉志丹同志,我初到陜北,若不打一個大勝仗不能服眾。你看應該打那里,怎么打?”

            兩人看了一下地圖,異口同聲地說,要打,就打直羅鎮。劉志丹執意要參戰,毛主席竭力阻止說:“劉志丹同志,你才從苦難中走出來,身體虛弱,這次你就不要參戰了。”

            “我是本地人,最了解敵情和地形,我一定要參加這次戰斗,以報答毛主席救我的恩情。”

            直羅鎮位于陜西省富縣境內,中央紅軍與紅十五軍團會師后,為甩掉敵人的尾隨追擊,在劉志丹的建議下,毛澤東、彭德懷等領導同志決定在直羅鎮對尾追敵人發起殲滅戰。11月21日~24日,紅軍圍殲東北軍第一零九師,此役共計俘虜敵人5300多人,打死敵師長牛元峰以下1000多人。這次戰役的勝利,徹底粉碎了敵人對陜甘蘇區的第三次“圍剿”,加速了國民黨營壘的分化,對以后的西安事變、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產生了重要影響,并為黨中央奠基西北打開了新局面。

            三軍會師后,劉志丹被解放后,依然擔任15軍團副軍團長。領導著15軍團配合中央紅軍作戰,,老常依然擔任著他的騎兵警衛排長。在東渡黃河東征中,1936年的九月初,在孝義縣兌九峪戰斗中,劉志丹到前沿偵察時,被從背后來的流彈打傷,子彈由后背打入,穿胸而過,常萬富竄到劉志丹面前扶好他,組織警衛排的戰士,和他一起用擔架抬著受了傷的劉志丹、親自把劉志丹送上了黃河的渡船。老常才又回到戰場,劉志丹在他的警衛員和馬伕的陪同下欲乘船過黃河到瓦窯堡療傷。

            解放初期,在老常回鄉探親和老戰友聚會時,才聽隨劉志丹的馬伕說,因流血過多,在過黃河的中途劉志丹就犧牲了。

            每每講起這些,我的這位姐夫、老紅軍常萬富都會滿眼含淚,痛苦不已。杰出的共產主義戰士.卓越的中國共產黨黨員劉志丹同志永垂。

            二,搶救電臺

            1936年10月,由賀龍、任弼時、蕭克率領的二方面軍歷經千辛萬苦到達陜北時,由于多次遭到敵人的尾追堵截,有一部電臺分隊掉隊了,當時電臺可是部隊的命根子,沒有了電臺,部隊就等于沒有了眼睛,沒有了耳朵、沒有了喉舌,整個指揮系統就癱煥了。更重要的是,一旦電臺落入敵手,被破譯了密碼,其損失不可估量。

            必須馬上找回來。,如果兩個小時以內找不回來麻煩就大了。周恩來忙問:“來回180里路,還要沖破敵人的封鎖線,誰能在兩小時內完成任務趕回來?”

            騎兵團長謝子長說“這個任務只有常萬富能完成。”周副主席命人把常萬富叫來。

            周副主席給常萬富下了死命令;“常萬富同志,拿著這封信,去把電臺取回來,記住,這關系到紅軍的生死存亡,若兩小時內取不回電臺、完不成任務就麻煩了。”

            謝子長補充說;“如果兩個鐘頭內你完不成任務,我就槍斃你。”

            “是!誓與電臺共存亡。”常萬富斬釘截鐵地回答著,飛馬加鞭,騎著他的白老虎馳騁而去。

            路上要經過馬步芳部隊的防區,哨兵見一匹戰馬飛馳而來,忙打手勢讓其停下。只見常萬富鎮靜自若,深吸一口氣,摔鞭狠抽在馬屁股上,只見那馬騰空而起,像一支離弦的箭一樣向敵營奔去。沒等敵人反應過來,老常早己沖過了他們的防區。

            找到電臺后,又馬不停蹄地趕了回來,就這樣在兩個鐘頭內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安全的把電臺交到了周副主席的手里。受到一、四方面軍的通令嘉獎。然而,不幸的是,老常的愛馬----虎子卻累死了。

            “虎子“曾是西北軍閥馬洪奎的坐騎。陜北人民人人都知道馬洪奎是一個飚悍而兇殘的土匪頭子出身的國民黨高官。個個對他深惡痛絕,必欲除之而后快。

            終于在一次戰斗中將其擊斃。繳獲了他的戰馬,這是一匹烈馬,無人敢靠近,因為老常在戰斗中作戰勇敢,又是騎馬高手,謝子長在慶功大會上就把他作為獎品獎給了常萬富,虎子也就成了老常的親密戰友。

            每次執行完任務后,老常就將愛馬交給通訊員,交待一定要好好遛遛再飲水、喂料。但這次“虎子”一口氣以極速跑了將近二百里路,消耗體力太大,體力的透支己達它的極限. 老常抱著喘著粗氣的虎子的頭,流下了憐惜的眼淚,他對著馬耳朶悄聲說;“對不起,虎子,累壞你了,你為革命立大功了。”“通訊員,把虎子牽去好好騮騮,飲完水后多給牠喂點黑豆。今天可把牠累壞了,牠為咱革命立大功了!”說完把馬交給通訊員,自己也累得癱坐在地。夲應讓虎子多溜會,讓其體力得到徹底恢復。但通訊員見天色已晚,覺得虎子太累了,想早點讓牠喝點水,吃上牠最愛吃的黒豆,讓他親愛的戰友早點休恴。于是就按正常執行任務后的騮馬時間結束了騮馬,就開始喂食了。不一會,正在喝水的,可憐的虎子口吐白沫,倒地而亡,它生生累死了。老常聽到惡耗,痛哭流涕,一個一米八幾的陜北硬漢竟哭的如此失聲,他的親密戰友,為革命拚盡了最后一口氣,永遠的倒下了,如今它去了,老常哭得像個孩子,心痛的兩天兩夜沒有吃飯。

            乃至幾十年后,只要提起虎子,老常總是止不住眼淚汪汪。

            三,搶救戰友

            1936年9月,紅四方面軍留守部隊由30軍政治委員李先念帶領,二次過草地到達陜北,到達臘子口時,由于剛過了敵人幾道封鎖線,幾天來干部戰士們都顆粗末進,許多戰士干部己耗盡了最后一點力氣,都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再寸步難行,而敵人的追兵很快就要趕到,形勢萬分危機。中央命令騎兵團要搶在馬步芳部隊前,爭取一切時間多搶回一些戰友,老常和騎兵團的戰友們一趟趟往返于我軍駐地與臘子口之間,看到滿山躺著的紅軍戰士,心急如焚,爭分奪秒搶救戰友。

            還有口氣的,年青的就拽上馬急速運回駐地,就這樣騎兵們周爾復始的搶運著尚有一口氣的紅軍戰士們。據老常介紹:把奄奄一息的紅軍戰士運回住地后,就馬上做飯給他們吃,但因這些人己多曰沒吃上飯,不該讓他們馬上吃硬飯,吃飽飯。確因常識不足,而又愛戰友心切,就盡量讓這些饑腸碌碌的戰友吃飽,這就使一些剛救回來的戰士撐死了,大家都惋惜不已。

            還有一次是搶救戰友羅琪:在紅軍剛到陜北時,住在回民家中,羅琪不了解情況,想犒勞一下打了勝仗的部隊,就買了一頭豬.找了幾個戰士在他住的院子里牢殺。誰知這是一家回民家庭,這一做法嚴重地違反了民族政策,回族老百姓不干了,聚眾上訪。告到上級。為了維護紅軍聲譽,鞏固新區,首長決定槍斃羅琪,以挽回影響。

            老常知道此事后,組織所有陜北藉的紅軍,挨家挨戶上門,說服了當地回族老百姓,老常本人親自找了帶頭上訪的羅琪的房東,苦口婆心的說服,終于讓房東同意隨老常找部隊領導去表示對羅琪的諒解,表達對紅軍的敬意。老常組織了陜西籍軍人和當地老百姓烏鴉鴉一大片,長跪在總部門前,為長征過來的老紅軍干部羅琪求得一張免死牌。在求得當事的房東諒解下,首長同意免羅琪一死,要其戴罪立功,老常又為我黨我軍搶救下了一員虎將。

            老常與羅琪的友誼遠源流長,至1953年老常在榮軍醫院差點病死時,羅琪又救活了老常,戰友的友誼永存。

            四,東征中背下受傷的林彪

            老常在西安事變過程中,曾與張學良的東北軍部,隔河駐防。在河邊飲馬時曾互相喊話:“老鄉們,打回老家去,打回東北去!”
        “咱們不要中國人打中國人,我們要和你們一齊打回東北去,救出你們的爹娘!”他們時常對東北軍做著瓦解工作。在西安事變中老常曾多次護送周恩來副主席去西安談判。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軍悍然發動了盧溝橋事變。蔣介石迫于“停止內戰、一致對外“呼聲的壓力,同意第二次國共合作,共同抗日。以毛主席為領導核心的中國共產黨人,以民族大義為重,接受國民政府的改編,將北方的紅軍組建為共產黨國民政府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下設115、120。129、三個師。常萬富被分在115師任師部警衛營的騎兵警衛排長,直接保衛林彪,羅榮桓、聶榮臻等師首長。

            在平型關戰役中,常萬富除了騎馬傳達師首長的命令,寸步不離首長左右,時刻保護著首長的安全。林彪指揮的115師在平型關打了一個漂亮的伏擊戰,這就是聞名世界的平型關大捷,這一仗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揚了中國人的威風。

            戰斗結束后,繳獲了日本的大洋馬和軍官服等大批物資。警衛排都換上了日本大洋馬,林彪也興致勃勃的地換上了日本大洋馬,日本軍大衣。當時,剛打了大勝仗的林彪很是得意,包括警衛人員全部穿上日本各級軍官的軍大衣,服裝,都騎著日本大洋馬,路經隰縣錢家莊時正好是閻錫山總部所在地,林彪說:“我們到閻錫山長官處坐坐再走吧!”于是一行人馬向-閻錫山防區奔去。誰也設想到,自己是一色日本軍官打扮,以友軍的身份無所顧及的向閻踢山總部走去。

            當時閻錫山總部哨兵一看,來了一隊日本鬼子,而且是一色的鬼子軍官,驚慌失色,值班的劉姓班長急忙命令開槍,跑在最前面的林彪不幸中彈受傷。

            子彈從右側打進穿過肺部,林彪滾下馬來,卻以迅捷的動作藏在了一塊大石頭后面躲起來,有豐富作戰經驗的常萬富知道,這是他們一色的日本裝備惹的禍。

            他忙一邊喊話,一邊向林彪的藏身處奔去:“我們是八路軍,不是鬼子!”。邊喊邊一把將林彪從石頭后面拉起來,背起受了傷的林彪邊喊話邊向閻錫山駐地飛奔;“我們是八路軍,這是115師的林彪師長,來會見閻長官的,千萬不要開槍了,林師長己經受傷了。”這時雙方才知道是一場誤會。

            閻錫山知道,這次可闖了大禍了,把剛打完平型關大勝仗,在全國人民心目中的抗日英雄林彪師長打傷了,豈不惹下天怒。

            為了挽回面子,閻老西開始發威::“媽那巴子的,不問清楚就開槍,把姓劉的班長給我拉出去斃了!”

            被五花大綁的劉班長直呼長官饒命。林彪為了國共合作打鬼子,同時給閻老西一個臺階下,忙為劉班長講情:“我們也有錯,我們也沒想到,我們穿的是繳獲的日本鬼子的服裝。你就饒他這一次吧。”

            閻錫山其實并不真心槍斃自己的手下,見林彪求情,也就順水推舟送了個人情。:“看在林長官的面子上饒你不死。”忙把姓劉的班長放了。

            林彪經閻錫山衛生人員處置后,由常萬富帶人把林彪直接護送到延安,因延安醫療條件有限,為了徹底治好林彪的病,中央決定讓林彪赴蘇聯治病。自此,115師由三四三旅旅長陳光代師長,羅榮桓任政委。常萬富依然擔任警衛連的騎兵排長。

            五,巧遇129師戰友,協打陽明堡機場

            陽明堡機場位于山西省代縣境內。原是閻錫山政府建的簡易機場,后被日軍占領,成為忻口戰役中,日軍飛機轟炸我中國軍隊陣地的出發地,也是日寇補充彈藥和油料的落腳點。由于是簡易機場,日軍占領才20多天,新建了防守設施。機場有200多守衛人員,配有輕重機槍六十余挺,另外,附近的陽明堡鎮曰軍駐有500多人,東北方的代縣縣城更是駐有大量日軍,西南方的崞縣也駐有日軍。由此可見,日軍對這個機場的安全與防衛,、是如何的重視。

            機場共有24架飛機,白天增援忻口戰役,轟炸我方陣地和村莊,.對我陣地造成了很大威協並造成大量無辜平民傷亡。日軍的飛機性能和飛行員的技術均達下到亱航能力,因而晚上全部回機場宿營,囯民黨的忻口前沿陣地屢遭轟蚱,于是第二戰區總指揮衛立煌請求離忻口機場最近的八路軍支援,打掉忻口機場。

            八路軍第129師第385旅第769團在團長陳錫聯奉師長徐向前命向山西省原平東北山區挺進,執行側擊南犯日軍后方的任務,配合忻口戰役。

            部隊到達指定地區后,發現代縣、陽明堡、崞縣等地駐有日軍,并以陽明堡機場為前進機場,出動飛機輪番轟炸忻口、太原的中國第二戰區部隊。第769團經偵察后,決定打擊或摧毀陽明堡機場。

            為確保萬無一失,陳錫聯派出了另外三支部隊進行打援,對附近來自代縣、崞縣(崞陽)、陽明堡的增援日軍進行阻截。陽明堡鎮的日軍距離機場僅三公里,配有裝甲車。

            19日夜,115師的常萬富領著騎兵排的戰士執行完任務,返回駐地途中,經過陽明堡時,剛好路遇八路軍129師769團的兩個連向陽明堡機場方向開進。就走上前問道:“同志,您們是哪部分的?黑燈瞎火的,你們在執行什么任務?”

            “我們是129師769團的,奉徐向前師長之命,來炸日本人的機場和飛機,聽說機場的鐵絲網很厲害,打不開,同志,您是哪部分的?”

            “我們是115師的,我們配合你們作戰,等一會你們先向后退,我們用大馬刀把鐵絲網砍開。”

            常萬富的騎兵排與陳錫聯派出的769團第3營2個連秘密接近機場,靠近機場的時候,果然有一道鐵絲網攔住了去路。老常帶領騎兵排的戰士,用大馬刀三下五除二把機場的鐵絲網砍開了一個缺口。兩個連的戰士,1個連襲擊日軍警衛部隊,另1個連奔向敵人的機群,常萬富帶領戰士們殺的興起,飛馬齊沖向飛機,大刀向飛機砍去,但怎么也砍不動。129師的同志們喊道:“同志,這么大的鐵家伙用刀是砍不壞的,飛機要用炸藥炸才行,你們休息,讓我們來吧!”騎兵戰士們才知道,飛機是砍不爛的。戰士們爬上機身,將炸藥包、手榴彈等投進駕駛艙、或綁在機身上,然后迅速撤離,不一會,機群頓時爆炸起火。整個機場火光沖天,爆炸聲彼此起伏。

            敵人見有人襲擊機場,進行瘋狂反撲,常萬富帶著騎兵排的戰士像下山的猛虎一樣,個個揮午著馬刀,吶喊著向敵群沖去,戰斗即將結束,鬼子己無反抗,隨著常萬富::”同志們!讓129師的戰友們打掃戰場吧。咱們撤,回師部還有任務。”的一聲令下,115師的馬隊呼嘯著揚塵而去。

            經戰后統計,這1個小時的激戰,將曰寇停在機場的二十四架飛機全部炸毀,《老爺子的回憶錄像中說:敵二十四架飛機炸毀了二十三架,有一架飛機帶傷逃跑了。其實帶傷的飛機起飛后在空中暴炸了,老爺子並未看見,所以一直以為跑了一架。》殲滅日軍警衛部隊100余人。八路軍僅傷亡30余人。此戰,消弱了日軍的空中突擊力量,支援了國民黨軍的忻口戰役。

            六,血戰陸房

            林彪受傷以后、不久回到延安養傷,115師有一段時間由羅榮桓代師長,后朱總司令和彭總報中央批準,任命三四三旅旅長陳光任代師長,羅榮桓任政訓處主任,后改為政治委員。

            1939年3月1日115師東進山東,開辟山東根據地,初到山東時只有數千人,為輕裝前進,師直機關及部份家屬尚留在山西,平型關戰役,115師給了日寇沉重打擊,打出了八路軍和中國人的軍威,喚醒了中華民族的抗日精神,振奮了中華民族誓把日寇趕出中國的抗日決心。

            同時也讓日本鬼子與115師結下了死仇。兇殘的日本鬼子必欲吃掉115師而后快,調兵遣將,一心要與115師主力決戰。

            1938年12月初,中共中央軍委、八路軍總部為增強山東地區抗日游擊戰爭的骨干力量,令第115師進入山東。同月,第115師師部率第686團由晉西北出發,經豫北東進,于1939年3月初,到達山東省鄄城、鄆城地區,首戰樊壩,殲鄆城偽保安團800 余人。繼而進入運河以東、泰山以西地區,同東進抗日挺進縱隊的津浦支隊及山東縱隊第6支隊會合,擴大與鞏固了泰(山)西根據地。5月初,日軍從泰安、肥城、東平、汶上、寧陽等17個城鎮,調集日偽軍8000余人,坦克、汽車百余輛,火炮百余門,由第12軍司令官尾高龜藏指揮,分9路圍攻泰西抗日根據地,企圖尋找八路軍主力決戰。5月2~8日,日偽軍先后“掃蕩”東平、汶上地區,9日開始向肥城、寧陽間山區推進,10日各路日偽軍繼續實施向解放區腹地推進,緊縮合圍圈。同日,第115師令第686團主力掩護機關、部隊分路突圍。當夜,除山東縱隊第6支隊順利突圍外,115師師部、第686團、津浦支隊和地方黨政機關共3000余人未能突出包圍圈,被迫在陸房周圍縱橫各約10公里的山區,憑險據守,待機突圍。

            5月11日凌晨,日偽軍借助大霧彌漫的掩護,以炮轟開路,開始了猛攻。至15時,日偽200多人從東南山口逼近師部。企圖一舉端掉師部。在這危難時刻,常萬富率領唯一守衛師部的騎兵排,他們揮舞戰刀,在“沖呀!殺呀!”的震耳喊聲中、左沖右突,殺向敵陣。頓時把敵人進攻陣形打亂了,敵人開始潰退,我英勇的騎兵排幾十名戰士,拉成橫排開始吶喊著追擊逃敵,直追到安臨車站.此時遇到了日軍增援的騎兵,狹路相逢勇者勝:“同志們,沖跨他們,不怕死的跟我沖啊!”

            常萬富喊著揮刀沖去!戰友們揮刀緊跟向前,橫的就怕不要命的,敵騎兵退縮了,潰亂回竄。常萬富親自繳獲了兩挺機槍,而他的戰友們卻奇跡股地無一傷亡。

            是夜,騎兵排又護送陳光等師部領導安全突圍,陸房戰役勝利結束,敵人的陰謀沒有得逞。

            115師依然戰斗在抗日的戰場,它讓敵人喪膽,成為了抗日的脊梁,常萬富因作戰勇敢、機智靈活,多次受到陳光代師長、羅榮桓政委等師首長的嘉獎。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忠貞 獻給為中華民族做出過卓越貢獻的偉大女性——謝葆真烈士
        ·下一篇:無
        ·李冰:老紅軍常萬富(組圖)
        ·特稿:老紅軍常萬富(組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特稿:老紅軍常萬富(組圖)
        閩西連城縣賴源鄉為“紅軍老接頭戶”的后人送溫暖(
        紅巖聯線管理中心:紅巖聯線管理中心“三送”助推精
        特稿:紅巖聯線管理中心“三送”助推精準扶貧
        尹芳:抗冰除雪我們在行動(組圖)
        特稿:抗冰除雪我們在行動(組圖)
        隨福建永安網友到石峰村給烈士和困難老人拜早年(組
        管其乾:隨福建永安網友到石峰村給烈士和困難老人拜
        特稿:隨福建永安網友到石峰村給烈士和困難老人拜早
        從延安走出來的我黨卓越的兒童教育奠基者 孫統一校長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