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紅旅頻道>>作者專欄>>袁永濤(甘肅省紅西路軍史研究員)>>正文
        第三章:播撒火種(十八)
        2018-07-25 14:06:01
        作者:袁永濤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燃燒的石頭

            按照協議的要求,牛海濤的弟兄們接受改編以后,新成立的炮營駐扎在縣城東門外。對于這些習慣于打家劫舍的土匪們來說,下山后換上保安團的服裝威風了幾日,隨著新鮮感的逐漸消失,對這個單調的軍營生活慢慢產生了一股厭倦的情緒。立正、稍息、左右轉、齊步跑等基本的軍事訓練科目讓許多人覺得厭煩受罪。土匪們根本沒把這樣的軍事訓練當回事兒,他們往日耍慣了刀、槍,現在讓他們操練大炮,擺弄這個陌生的鐵家伙,許多人無所適從了。十天的訓練結束后,許團長親自視察訓練情況來了。禿子讓團丁們列隊之后,跑步上前向許團長敬禮,請許團長訓示。許團長威風凜凜地站在團丁隊列面前,首先詢問隊伍的訓練情況,禿子字正腔圓地匯報了訓練情況。許團長聽后滿意地笑了,許團長抬頭看了一眼前面光禿禿的山頭,問他能否把炮彈打到上面去?禿子喊來幾個打炮技能熟練的團丁,迅速調整好炮架裝上炮彈,舉著一面小三角紅旗,等團丁們各就各位后,小旗一揮喊一聲開炮,“轟!”一聲巨響,一顆炮彈飛到對面山頭上轟燃爆裂,炸起的塵土飛了幾丈高。團丁們見擊中目標歡呼聲此起彼伏。許團長摸著腮幫點頭微笑,牛營長走上來:

            “團長有啥指示?”
            許團長:
            “這里說話不方便。咱們還是到營部里去說吧。”
            牛海濤領著許團長向營部走去。他們兩人進了營部,待許團長坐下來,牛海濤不失時機給許團長又倒茶又敬煙,之后急切地問團長今日來他營有什么新指示?許團長:
            “紅軍已經向涼州方面竄來,戰事就在眼前,縣政府剛剛召開了防御會議,要求保安團加緊訓練的同時,還有一項十分棘手的任務,縣長明確要求保安團協助駐軍抓壯丁,因一營駐防城內行動不便,團部決定讓你們營協助完成抓丁任務。”
            牛營長聽完吃了一驚:
            “抓壯丁!這個倒霉差事怎么攤派到我們營的頭上?”
            許團長不管牛營長樂意不樂意,嚴厲地警告:
            “牛營長,這是命令,不得違抗。”
            牛營長作難地說:
            “可是我們以前從來沒有抓過壯丁?這事難辦。”
            許團長用權威人士的口氣指示:
            “抓壯丁就像去捉賊一樣,捉住年輕力壯的就用大繩捆了,交給保安團就可以了。”
            牛營長:
            “這樣捉來的壯丁能心甘情愿為咱們賣命?”
            許團長拍著牛海濤的肩膀:
            “牛營長,這就不是咱們管的事情了,咱們的職責是只管捉人,別的事一概不管。至于咋樣訓練這些捉來的壯丁,咋樣讓捉來的壯丁賣命打仗那是駐軍的事情。你的明白?”
            牛營長:
            “這是土匪干的事情嘛!咱們現在是名正言順的保安團,這樣作不妥。”
            許團長正色:
            “牛營長,你應該明白你現在是我的部下,位置要擺正,問那么多干啥?”

            牛營長被迫接受了這項新任務。新編的保安團二營在夜幕的掩護下,兵分四路潛入縣城周圍的村莊實施抓丁任務。團丁們帶著繩子和棍棒,預防抓丁時意外事故的發生。他們包圍一個村莊后,挨門逐戶實施抓捕行動,有的莊戶人家開門后,還沒有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兒,團丁們一擁而進,以搜捕紅軍地下黨組織為借口,發現青壯年男子一律不問姓名,先用繩子捆了,用皮鞭抽打一頓再拖出屋子,許多人莫名其妙被扣上“通匪”的帽子后弄進縣城。新編的保安團二營,一夜之間收獲巨大,到了第二天黎明時分,抓來三百名青壯年男子弄進城里,二營把抓來的團丁全部弄進他們營部。許團長似一個熟練的牲口販子一樣,在捉來的人群之間走來走去,一會兒捏這個的臉蛋,一會兒拍那個人的肩膀,一會兒搗那人的胸脯,喜笑顏開嘴里不停地咕叨著,媽的!都是喝著祁連山的雪水,吃牛羊肉長成的好身體,好!許團長很滿意二營的工作效率。隨后,許團長仔細檢查了一陣兒這些“獵物”后,為了預防膽大妄為的人逃跑,許團長故意從“獵物”中間挑選一名身強體壯滿腮胡子的男子,用“莫須有”之方法實施殺雞給猴看的伎倆。許團長走在隊列前面大喝一聲,把狗日的“通匪”分子帶上來用刑。三名團丁把那個滿腮胡子扭到隊列前面。許團長厲聲問:

            “你可知道通匪之罪?”
            滿腮胡子一頭霧水,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
            “團長,我上有父母,下有妻子兒女,我要是說謊,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許團長一聲令下,打。兩個保安團丁不由分說扒了滿腮胡子的破棉襖,皮鞭舞起來,不大的工夫,滿腮胡子皮開肉綻。許團長:
            “繼續頑抗?”
            滿腮胡子:
            “天大的冤枉。”
            許團長大聲地命令:
            “用火刑。”

            這時一名團丁從廚房走出來,拿著一塊燒紅的烙鐵在滿腮胡子的面前晃了一下,燒紅的烙鐵爆著火星,烙鐵在滿腮胡子厚實的胸脯上發出聲響,焦肉味兒登時彌漫了營部的上空,滿腮胡子發出宰豬時的尖叫聲,疼得滿地打滾。打手們發出滿意的狂笑聲浪。這時那些當陪樁的幾個壯丁嚇得魂飛魄散紛紛跪地求饒。不言而喻許團長這一手殺雞儆猴的伎倆起到了巨大的震懾作用,他對自己的杰作十分滿意。他望著跪在地上求饒的這些可憐蟲們,盡量壓抑著內心的激動,告訴他們這就是通匪的下場。之后,兩名團丁把滿腮胡子從地上拖起來。許團長:

            “招還是不招?”
            滿腮胡子仍然不愿意承認自己有通匪之罪,大喊冤枉。許團長命令把他吊到樹上去,四名團丁齊動手把滿腮胡子吊到樹上去了。副團長鹿龜元見時機已經成熟,從團部里走出來,請許團長訓話。許團長趾高氣揚地說:
            “都他娘的給老子起來,剛才那個瞎種就是榜樣,大家看清楚了嗎?”
            新捉來的壯丁們:
            “看到了!看到了!……”
            許團長:
            “你們是否通匪,有待于做進一步調查,我在這里無需啰嗦了。我團對通匪之人,只要能改邪歸正就不揪辮子。因前方戰事需要,給你們一個立功贖罪的機會,從現在起你們都是新兵了,明天就送你們去駐軍營部去報到,接受軍事訓練,聽明白了嗎?”
            新捉來的壯丁:
            “明白!明白!……”
            許團長:
            “我現在宣布一條紀律,膽敢有逃跑的,一旦抓住格殺勿論。”
            新捉來的壯丁:
            “知道了!知道了!……”

            許團長訓完話,命令團丁給這些壯丁松綁,他們乖順得似綿羊一樣,被弄到大樹底下登記桌前,報了自個兒的姓名和家庭地址,按下手印,送進保安團囚房里去了。牛海濤從頭至尾詳細觀看了許團長給新抓來的壯丁上的這堂“示范課”后,他就是弄不明白許團長是怎么知道滿腮胡子通匪的,于是,他謙虛地向許團長請教。許團長笑著拍著牛海濤的肩膀道出原委:告訴他啥叫“兵不厭詐”,這叫做“兵不厭詐”。對付這些刁民,不來黑的硬的,狗日的是不會心甘情愿地當壯丁的。不是吹牛,他給這些狗日的上了這一課,現在就是給他們八個膽子,他們也不敢胡來,就是讓他跑,恐怕也沒有那個膽子。牛海濤終于開竅了。

            受許團長“因材施教”的啟發,牛海濤活學活用,抓壯丁的手段越來越高明,于是乎牛營長名聲大振。全縣三十堡十二寨都在流傳牛營長的軼聞趣事。這時候鄉紳富戶紛至沓來,一時間炮營門庭若市。牛營長覺得抓丁這事樂趣無窮,他改變了在夜間捉人的習慣,全天候捉人。起初,抓丁時他要親自出馬,現在他只需待在營部里,團丁們就會順利完成抓捕任務。他的營部里有一本全縣的三十堡十二寨的戶口簿,他只需要指出誰該抓,團丁們立即就到農戶家里抓人。有些光景殷實的人家不愿充丁,好說,有以丁代銀,以銀代丁的“優惠政策”,二營財源滾滾了,當初的苦差事,沒想到有這么大的油水,現在成一塊肥肉了。副營長禿子望著白花花的銀子,黃燦燦的金子,心花怒放了。他真的沒想到這差事肥得流油,他對牛營長準備把這些財寶上交的做法不可思議,他建議牛營長少交多扣,這件事只要牛營長守口如瓶,許團長知道個毛呀,他當初哄弟兄們下山時說得好聽,到現在弟兄們的薪水沒有著落,就用這些款項給弟兄們發薪水。經禿子這么一點撥,牛營長恍然大悟。禿子在抓丁時發現了一門抓丁的大學問,越是有錢的人家越怕抓丁,好!他們就隔三差五地去大戶人家折騰,他們營財源大開,生意興隆時日進斗金。

            在炮營日進斗金的時候,高全喜來了。高全喜走進炮營時,牛海濤埋頭正在戶口簿上尋找抓丁對象。高全喜突然站在牛海濤面前,牛海濤忙起身搓著手喜出望外地說:
            “大哥,你怎么來了?”
            高全喜:
            “祝賀兄弟當了營長,我的兄弟現在牛皮了。”

            牛海濤吩咐勤務兵倒好茶水,命令團丁把守營部大門,無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隨便出入。牛海濤關了房門同高全喜秘密交談,牛海濤告訴高全喜他當炮營營長也是身不由己,牛海濤嘆一聲,高全喜的舅舅當了縣保安團長以后,帶領縣保安團圍剿他們的山寨,讓他的弟兄們打敗了。他的弟兄們捉了許團長,又放了他,事情本該結束了,可是沒過多久,許團長親自到山上來勸他和弟兄們下山加入保安團,為這事他苦惱了好些日子。高全喜和羅拴虎都不在身邊,恰在這時候他聽了他舅舅毛忠國的建議,當土匪死路一條,為了弟兄們的生存,只好下山加入保安團。

            高全喜:
            “你的實力保存下來了?”
            牛海濤臉色黑了羞于開口。高全喜一針見血地指出:
            “你難道看不出來這是人家的圈套。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已經打到涼州黃羊堡一帶,民國政府在永昌縣的統治地位馬上就要倒臺,國內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永昌縣政府為了阻擊紅軍西進,收編你的隊伍,那是叫你們去充當炮灰,弟兄,你明白嗎?”
            牛海濤沒言語。高全喜:
            “你仔細想一想你的炮營都干了些什么?披著保安團的皮子,干的是土匪的勾當,是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營,你都干了些什么呀!我真的替你臉紅呀。”
            牛海濤承認高全喜說得對,他思考了幾分鐘:
            “我承認大哥罵得對,可是不這樣做,沒有辦法。”
            高全喜抑制住胸中之火,繼續勸導:
            “兄弟,想一想咱們當初發動災民起事時的場景,你真的能忍心在老百姓的傷口上撒辣椒面?你真的忍心敲骨吸髓。”

            高全喜這一連串的問題,問得牛海濤啞口無言。牛海濤找不出反駁的理由,他站起來端起茶水杯遞給高全喜潤潤嗓門接著罵。高全喜喝了一口茶,一個讓牛海濤改邪歸正的計策閃現在他的腦海里。他從牛海濤作難的表情上判斷出來,牛海濤的思想有著明顯的變化,他告訴牛海濤,他和羅拴虎都成了游擊隊員,走上了一條前途光明的道路。牛海濤吃了一驚,剛想問什么,高全喜揮手止住他。現在國軍節節敗退,紅西路軍勢如破竹,用不了多少日子,國民黨永昌縣就要改朝換代了。目前國內的局勢,雖然馬司令舉十萬大軍圍追堵截紅軍,但國軍節節敗退。這支紅軍的全稱是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由紅五軍、紅九軍、紅三十軍三部分組成。紅三十軍占領一條山后,在五佛寺擊潰了守敵祁明山旅和馬步芳的兩個騎兵旅。紅五軍在打拉牌殲敵五百余名,繳獲了敵人的山炮和機槍。敵騎五師少將參謀長兼馬步青部前線總指揮馬廷祥被擊斃。紅九軍占領古浪后,又擊敵兩千多人。這是紅軍和國軍交戰的最新情況。紅軍已經占領了古浪。紅西路軍的先遣部隊已經完成了對涼州城包圍部署,永昌作為涼州城的西大門,無法抵抗紅軍西進的步伐。

            這時禿子未敲門進來,高全喜拔出槍。牛海濤對禿子不敲門,冒失闖進來的做法很反感。禿子看一眼高全喜手里的槍,愣了片刻。牛海濤向高全喜介紹禿子現在是他的副營長,是自己人不必擔心。禿子尷尬地笑了,順手關好門說明來意。原來是段縣長率領保安團視察炮營的工作來了。牛海濤聽后大吃一驚,牛海濤還猜測不出來縣長來的真實目的,大腦里還沒有想好對付的辦法,他讓禿子趕快到訓練場去先穩住縣長,盡量拖延時間,他隨后就到。支走禿子,牛海濤讓高全喜趕快到伙房里去,換上廚師的服裝,趕快脫身。高全喜不再猶豫走進伙房,迅速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做飯的大師傅。牛海濤安頓好高全喜,穿上炮營營長的服裝,走出營部向訓練場走去。牛海濤邊走邊琢磨段縣長來炮營的真實目的,自從炮營組建后,這是段縣長首次來炮營視察工作。他到底來干什么來?牛海濤腦海里亂哄哄一片。牛海濤看見段縣長的身影,離老遠就伸出手主動熱情打招呼:

            “縣長好!歡迎!歡迎!”
            段縣長轉過身,帶著喜出望外的神情,大踏步走過來握住牛海濤的手,表現出一種老大哥對小兄弟一樣親熱的樣子,拍著牛海濤的肩膀,問:
            “你就是炮營營長牛海濤?”
            牛海濤用恭敬態度回答:
            “是。不知道縣長來視察有失遠迎,見諒!”
            段縣長笑瞇著右眼睛:
            “年輕人真的不簡單,統領這么大的一個炮營。”
            牛海濤只笑不語。段縣長松開牛海濤的手,問炮營將士訓練情況,牛海濤回答一切正常。因段縣長突然視察炮營,團丁們見到縣長時亂了方寸,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牛海濤首先鼓掌歡迎縣長光臨,團丁們愣過神后鼓掌迎接。牛海濤迅速讓團丁列隊:
            “請縣長訓示!”
            段縣長望了一眼訓練場對面的那座小山丘:
            “能否擊中哪個目標?”
            牛海濤拿起一面三角小紅旗,三門高炮迅速調好角度。牛海濤手里紅旗一揮喊:
            “開炮!”
            三顆炮彈發出刺耳的聲響,飛向對面山丘轟然爆裂。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第三章:播撒火種(十七)
        ·下一篇:無
        ·袁永濤:第三章:播撒火種(十八)
        ·第三章:播撒火種(十七)
        ·袁永濤:第三章:播撒火種(十七)
        ·第三章:播撒火種(十六)
        ·袁永濤:第三章:播撒火種(十六)
        ·第三章:播撒火種(十五)
        ·袁永濤:第三章:播撒火種(十五)
        ·慶“七一”,黨史獻禮——熱烈祝賀《中國共產黨甘肅省永昌縣歷史(1936——1978)》第
        ·袁永濤:慶“七一”,黨史獻禮——熱烈祝賀《中國共產黨甘肅省永昌縣歷史(1936——19
        ·重溫歷史 牢記使命——中國網永昌縣電力公司黨委組織黨員舉辦建黨97年紀念活動(組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第三章:播撒火種(十八)
        袁永濤:第三章:播撒火種(十八)
        特稿:第三章:播撒火種(十八)
        胡蘭畦:楊森將軍在前線
        特稿:楊森將軍在前線
        姜政新:周總理保護姜勝
        特稿:周總理保護姜勝
        向臺兒莊大戰的中華英烈和戰地記者致敬!——臺兒莊
        福建老區連城縣文地村“小紅軍”開展“項與年革命精
        鄒善水:福建老區連城縣文地村“小紅軍”開展“項與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