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 頁 >>最新播報
        無盡的思念——我的朱凡老師(組圖)
        2018-09-05 09:09:29
        作者:賀宗真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收藏】
        E-mail推薦:
        分享到:0
         

        年輕時的朱凡老師

        朱凡老師像冊里保存的她和我52年前的合影

            2010年元旦,我的小學班主任——朱凡老師因突發腦溢血,在北京逝世,享年85歲。噩耗傳來,難以置信。悲痛的心許久都無法平靜。朱老師和他的名字一樣平凡、樸實無華,是千千萬萬教師隊伍中的一員,然而,她用畢生的心血,把平凡的工作做得令她所有的學生都終身難忘,這就不能不令人欽佩了。在第34個教師節到來之際,讓我從記憶的田園中采一束鮮花,獻到她的墓前,共同緬懷這位可親、可愛、可敬的人民教師。

            滿腔熱情投身革命,投身教育事業

            朱凡老師生于1925年,22歲年參加革命,1948年8月大學畢業后,被中直機關黨委分配到中央供給部機關小學教書,并參加育英小學的籌備工作。那是一座中央直屬的全日制寄宿學校,實行供給制。

            朱凡老師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漂亮。清秀的臉上嵌著一雙深邃、明亮、會說話的眼睛,高高的額頭,挺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邊總是掛著微笑,高挑的身材苗條勻稱,似乎每個細胞都充滿了活力,具有一種無法抗拒的親和力和感染力,是那種讓人一見就忘不了的老師,沒有哪個同學不喜歡她。  

            朱老師聰明、能干,多才多藝。

            1948年11月7日,中直育英小學正式開學時,主席臺上掛的毛主席像是朱凡老師畫的。她當時擔任一年級二班班主任,語文、算數、音樂、美術、體育,她都教。據一屆的師兄師姐們回憶:為了躲避敵人的騷擾,朱老師帶著學生躲在山上的小樹林里上課;用自編的課本,找巖壁當黑板,搬石頭做凳子,用硬紙板當課桌,點上香計算時間。下課后,同學們在樹林里捉迷藏、捉昆蟲、摘野花、做標本……。4月4日是當時的兒童節,朱老師用硬紙板剪了獅子、老虎、斑馬、駱駝、袋鼠等很多小動物,把它們插在沙子上,做成一個動物大沙盤。孩子們圍著沙盤興高采烈的看著玩著,節后很久都舍不得拆掉。第一學期結束后,學生鑒定表上要貼照片,當時沒有相機,朱老師就想了一個辦法:讓學生晚上側身坐在燭光前,她照著投在墻上的側影畫下每個孩子的影像,然后剪下來貼在學生的鑒定表上。

            在那艱苦的歲月里,朱老師把知識和快樂帶給了孩子們。

            1949年4月,育英小學隨著中直機關遷到北京,在萬壽路的新校址扎下了根。新校址原是國民黨的兵營,雜草叢生、壕溝、碉堡、暗堡多處。朱老師帶領學生們和全校師生一起動手,配合工人填平了壕溝暗堡、清除了垃圾雜草,平整了活動場地,創建了育英的新校園。

            每天早上,迎著朝陽,朱老師帶著學生在新操場上跑步。女同學很羨慕男生在足球場上踢球,問老師:“我們能不能踢足球?”朱老師說“能啊”!于是,她帶著女生馳騁在足球場上,一邊傳球,一邊指導,常常是好幾人都擋不住她的球。有一次,竟把鞋跟踢掉了,樂的大家前仰后合!現在每當同學們看到女子足球賽,就會回憶起這段美好的往事,大家說:“其實中國女子足球的創始人是朱凡老師”!

            培養德、智、體、能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勞動者

            我是育英小學第六屆學生,三年級轉到朱老師班上的。親切和藹的老師、團結友愛的同學,讓中途插班的我,沒有絲毫生疏感,很快融入到新的集體中。

            朱老師的教學非常生動。記得語文棵教“高玉寶”、“金魚和漁夫的故事”時,朱老師讓幾個同學分角色朗誦課文,后來又編成小話劇先在班里演,后來到學校演,讓同學們在娛樂中輕輕松松地理解了課文,印象特別深刻。

            朱老師糾正錯別字的方法也讓人難忘。比如,班上不少同學寫“臭”字時,總愛粗心漏寫那個“點”,朱老師在課堂上問:"“謙虛使人進步、下面一句怎么說?”同學們齊聲答道:“驕傲使人落后”。朱老師說“很好,驕傲使人落后。大家注意了———”,她在黑板上寫了一個“自”字,然后在下面寫個“大”,最后在大字上面重重地加了一個點,邊寫邊念道:“自大一點就——”同學們齊聲回答:“臭”!”對極了!自大一點就臭。所以我們一點也不能驕傲自大。”同學們跟著老師念了三遍:”自大一點就臭!”從此,再沒有人寫錯這個字,同時也牢牢地記住了謙虛做人的道理。

            朱老師從來不板起面孔訓人,更不會跟學生發脾氣。她從不講“師道尊嚴”,卻在學生心目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她愛每一個學生,如同愛自己的孩子,是孩子們眼中 的慈母、良師、益友。記得晚自習的時候,朱老師習慣的動作就是背著雙手,在教室里巡查,她不說話,但是夸張的動作和眼神告訴大家:老師在看著呢,看看那位同學自覺性高!真是好鼓不用重錘敲,絕大部分同學都能自覺遵守課堂紀律。偶爾遇到管不住自己,私下做小動作的同學,她會悄悄地走到你身后,先輕咳一聲,等同學回頭看見她時,她會壓低聲音,用故意變粗的嗓門,一字一句地問:“干什么呢?”那同學不好意思地吐著舌頭,把東西收起來,拿出書和作業。朱老師會微笑著說“這就對了!”

            我們是寄宿學校,老師的家也在學校。有一次朱老師的小女兒和一個男生爭吵起來,那孩子罵她媽媽是“豬”。她女兒哭著告狀到校長那里,校長批評了男孩子,讓他寫檢查,向朱老師道歉。朱老師知道了,說:算了算了,孩子吵著玩,寫什么檢查?校長說罵老師不對,要檢查。結果檢查交上來,抬頭稱呼就是“豬老師”,校長一看,生氣了:讓你寫檢查,怎么還在罵老師?男孩委屈地小聲嘀咕道:“我只學過這一個‘豬’。”朱老師聽了哈哈大笑,對校長說:“我說不要寫,你非要他寫,這下好了,害我又遭罵一回!”朱老師的大度和豁達使她的生活充滿了快樂,也使我們的童年充滿了陽光!

            做朱老師的學生,留下的全是美好的回憶:除了輕松愉快的課堂教學,還有豐富多彩的課外活動:課余的時候,朱老師像個孩子頭兒,帶領同學們上山采野花、做標本;外出野營,釣魚、野炊;去農場參觀、了解拖拉機耕作的知識;教“巧手組”的同學學鉤針、織毛線;和同學們一起種向日葵,一起跳繩、踢毽子、打雪仗……。有一次打雪仗,她被同學們突然襲擊,打得狼狽“投降”……。這一個個生動的故事,都被收入了育英小學校慶60周年的紀念冊中,圖文并茂,讓我的小孫子羨慕不已,他感慨地說:“奶奶的老師像媽媽,好幸福!”

            半個世紀的師生情

            小學畢業后,因為舍不得離開育英,舍不得離開朱老師,繼續報考了育英小學新建的初中班。雖然朱老師不再教我們了,但還是可以到小學部的校園看到她的身影,聽到她的聲音。直到初二下學期要準備考高中了,才不得不跟隨父母轉學到了上海。

            文革中,我曾回育英找過朱老師,當時的校園空無一人。2006年得知,朱老師調到內蒙教書去了,心里無比惆悵:不知今生是否還能看到她?

            2006年秋天,老同學張小立,找到了朱老師的通訊錄,真讓我喜出望外!善解人意的小立,當即在她家里就幫我撥通了內蒙的長途電話。我迫不及待地拿起話筒:“朱老師,你好嗎?我是賀宗真。”話音剛落,電話那邊立刻傳來朱老師興奮地聲音:“哦,是宗真嗎?這么多年你到哪里去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驚疑地問:“半個世紀過去了,您教過多少學生,怎么還會記得我?”“怎么記不得?離休了,沒事就在家里看你們的照片,每次看見你,我心里就在嘀咕:這個宗真呀,也不知現在在哪里?”聽了老師這番話,我的眼淚止不住往下掉:一個普普通通的、中途插班的小學生,竟讓老師牽掛了50年,這是一種怎樣深厚的師生之情呀?!

            2008年11月7日,育英學校建校60周年校慶時,我見到了日夜想念的朱凡老師。她老了、瘦了,頭發花白了,卻依然背不駝、腰不彎,聲音洪亮,笑聲爽朗。還和當年記憶中的一個樣!我們相見后,緊緊地擁抱在一起,眼淚又一次奪眶而出!滿腹的話,居然一句也說不出來了!當時返校的人很多,朱老師前后左右,忙著和各方來賓說話,打招呼,應接不暇,來不及細細地和我說話。

            事后,朱老師對女兒說:“宗真見到我眼淚直流,她有話要說,帶她來看看我吧”!慈母般的細心、知心、貼心!去見朱老師,是我那次去京的主要目的,當然是我求之不得的心愿!

            朱老師離休后回到北京,在陽臺山福利院安度晚年。老人衣食無憂,經濟寬裕,還需要什么呢?給她帶點什么禮物呢?苦思冥想,忽然開竅:老人就怕孤獨,最需要的是陪伴!于是,我精心為她選購了兩個洋娃娃。我想,依她的性格,一定喜歡——她離不開孩子。

            半個世紀后,師生的再次重逢

            那天,知道我們要去,朱老師早早的就在窗口張望了。看見我們到了,下樓迎接,把我們領進她的房間。那是一個帶衛生間的、朝南的套房。寬敞明亮。西面墻上掛著朱老師年輕時的標準像,下面是她教過的一個班級合影。北面墻掛著她自己畫的兩幅仙鶴掛屏。

            進了屋,她拿出準備好的水果、和好多小零食招待我們。我也拿出了兩個娃娃送給她。先抱起一碰就笑的“傻小子“,立刻被逗樂了,朱老師抱著娃娃,和他笑成一團,開心地像孩子似地。再抱起會說話的迪莎公主,充滿童趣地與她對話,安靜的房間里頓時熱鬧起來!“太好了,太好了!一下子添了兩口人,這下我不會寂寞了!”朱老師非常喜歡這兩個禮物,抱著娃娃,左一張,右一張,接連拍了好幾張照片,樂的合不攏嘴。

        朱老師和笑娃(傻小子)

            玩了一陣過后,朱老師拿出她的寶貝——一本厚厚的相冊給我看。那上面有她在育英教過的每一個學生的照片。她如數家珍似地向我訴說著她的學生,當年的故事和現在的情況。翻到我們班時,我看見了自己入學及畢業時的報名照、畢業時和老師、同學的合影,共四張。朱老師指著照片說:“是你吧?我 怎么會不記得?這麼多年都在等你的消息。”我相信了,我明白了:不光是我,每一個學生都留在了朱老師的心里,成為老師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正是這本厚厚的像冊中,這群默默無言的孩子,在福利院中陪伴著老師驅散寂寞,跨越孤獨,安詳地度過晚年。我后悔自己的麻木,讓老師牽掛了幾十年!于是我把分別后的學習、工作、生活情況 向老師做了全面匯報。師生促膝交談,五十年的風風雨雨、酸甜苦辣,伴著五十年的牽掛與思念涓涓流出,知心的話,說也說不完。

        朱老師展示她的寶貝相冊(她毎屆學生的照片)

            不知不覺到了吃飯的時間。我們到食堂就餐。

            吃過飯,老師要帶我們到院子里走走,參觀一下她的福利院。我們邊走邊看,聽老師介紹。時不時停下拍兩張照片。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信仰的力量——校友課程·重慶紅色游學之旅(組圖)
        ·下一篇:中直育英小學在西柏坡誕生——為育英學校建校七十周年紀念(組圖)
        ·刻苦自學的育英學子——池笑雨(圖)
        ·發現並創立癌癥新理論(巨噬細胞癌變論)的育英學子——張科生(組圖)
        ·審計學和會計學專家——育英學子易仁萍(組圖)
        ·育英小學三屆畢業生姜均露(組圖)
        ·熱心的育英學子——田野(組圖)
        ·育英同學會代表慰問老教師(組圖)
        ·育英教我如何做人,如何天天向上(組圖)
        ·育英教我如何做人,如何天天向上(組圖)
        ·中直育英小學在西柏坡誕生——為育英學校建校七十周年紀念(組圖)
        ·中直育英小學在西柏坡誕生——為育英學校建校七十周年紀念(組圖)
        中直育英同學會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直育英同學會”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中直育英同學會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直育英同學會”。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