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 頁 >>最新播報
        中直育英小學在西柏坡誕生——為育英學校建校七十周年紀念(組圖)
        2018-09-07 17:40:18
        作者:二屆校友 魏蘭蘭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收藏】
        E-mail推薦:
        分享到:0
         

            1946年秋天,黨中央撤離延安,蔣介石撕毀重慶談判協議,準備打內戰。他集中了強大的兵力,派胡宗南進攻延安。毛主席決策:黨中央、中央軍委的部隊、機關全部撤出延安,以戰略退卻轉為戰略進攻。我們在延安出生的孩子,跟隨部隊一起行軍,轉展南北,歷經敵機掃射轟炸,在敵軍的圍堵下橫渡黃河,突破國民黨晉北地區封鎖線,于1947年7月到達西柏坡。

            1948年初,楊尚昆主任將母親找去交待說:“劉超同志,從延安來的孩子應該上學了,你來當校長,辦個小學,不能讓他們總跟著大人在機關里轉。”因他知道劉超在到延安前,在四川老家不僅是抗日救國的青年,而且還是優秀的學校教師。于是母親就在嘉峪村找了兩間房子,配上桌椅、黑板,還找了幾個大人當老師,我記得同學王紅的媽媽就是學校的教導主任。初春就開學了。開學那天,還把駐在西柏坡地區中央機關的孩子,從四面八方集中起來照了兩張照片,共有24人,站在前排左邊第3個是葉向真,第4個是我,第6個是任弼時兒子任遠,他左邊的女孩是張華崗,右邊第3人是毛遠新等。很幸運,這張照片被保存了下來。上課時,發了一年級一冊課本,老師教大家背頌、默寫課文:天亮了,雞叫了,太陽出來了,農民下地了…。這里的課堂雖說要比延安的大樹下識字班那種席地而坐、大地當紙、樹枝當筆的條件好多了,但是這里沒有宿舍,六七歲的小孩每天要從各個村莊步行到這里還是有困難的,況且家長工作緊張,不穩定隨時會調動到各地去,故沒有多久,學校就解散了。這樣我就沒有學校可上了。過了不久,母親聽說西柏坡騰出一間能裝下十五六個學生的房子,給住在就近的孩子們上課,老師是毛主席秘書葉子龍的夫人蔣英阿姨,母親就讓我也去那個教室上課。同學們有李訥、葉燕、二娃子、毛遠新、任遠、劉濤、楊小二、傅小鐘等。我每天背著書包翻山,獨自走這熟悉土路上學,來回兩次,也沒有人接送,特別是放學后回家天都快黑了,這樣堅持了十多天,母親感到不安全,不放心,干脆不讓我去了。這兩個學校都是育英學校的前身,在這里上學的孩子們后來先后都轉入了育英小學。

            我的兩次上學都這樣流產了。母親發愁怎么辦呢?等到春暖花開時,又傳來消息,要在西柏坡身邊的平山縣山溝里的下東峪村,滹沱河畔組建寄宿制供給部小學,中直機關責成當時的供給部把這些孩子管起來,實行衣食住行全面管起來的供給制,由李一純、孫統一、劉建勛來領導這項工作,他們就是我們的校長,到這里來我們就是“公家的孩子”。我完全符合入學條件,父母就決定送我過去,雖然舍不得我離開家,但想到工作忙,就下了狠心。他們一點也不慣我,給我找了一匹認識去下東峪路、馴練有素的紅馬,帶上一個簡單的小布包袱,爸把我抱上馬說:牠比我們還認得路,兩腿夾緊馬肚子!坐穩,我們還要開會,就不送了。父親把馬屁股一拍,馬就馱著我走了。這路還是不近,一會過小河,一會下小山,走了大約一半路程,看到一個騎馬的男孩,從另一個岔路口向我走來,見是同行人,一問,他也是去下東峪上學的,名叫秦鐵,后來我才知道他的父親是秦邦憲(博古)。我們一同到學校時,天色己晚,老師把我們領到食堂吃晚飯,飯后帶我們到新生男女混合的臨時宿舍睡一覺,苐二天辦完入學手續,編了班,才到班里的女生宿舍住下。

            苐一次過兒童節。我剛進校門己是1948年5月下旬。我剛熟悉一些新環境,就見到學校各老師阿姨們忙碌起來,說是要過“六一”兒童節,首先要布置教室與食堂,要在墻上掛標語條幅,還要在天花板周圍掛上紅黃綠色彩條,條上還掛了動物造型的各式各樣的五彩燈籠,真好看呵!老師們還拿著毛筆在很多雞蛋殼上畫各式圖畫,我問老師為什么要畫這樣多?老師答:這是要送給每個同學的兒童節禮物。我聽了很髙興,因為我也能得到一個可愛的有畫的雞蛋殼。老師還要領同學唱歌跳舞、排演“兄妹開荒”,表演節目。到過節那天,學校放假,不上課,我們參加“兒童節慶祝大會”,校長講話,豐富的節目表演,好熱鬧!正高興時,老師叫我說:你看是誰來了?我一看,意外地發現是媽媽,我邊喊邊走近媽媽身邊,撲到她身上。媽媽告訴我,她從家峪村到下東峪,步行近一整天,我還是覺得路很遠,媽媽很累,她問我:這里好嗎?我答:己經慢慢習慣了,站在旁邊的老師說:以后想媽媽,可以給她寫信,我幫你送去。后來母親就與大人們講話去了,她認識這里的校長、老師和阿姨,與他們交流我是早產兒,年前剛生過病等情況。苐二天因為我要上課,沒有與她告別,她就回嘉峪村了。后來學期中我還真給媽媽寫了一封信,說我想她,學習很忙等內容,是老師將信送給媽媽的。記得學校放短期暑假時,我回到嘉峪村,父親對我的信很不滿意,批評我信上不提他一個字。

            插班上課,補習算術。以前我上過多次一年級,學過好幾個一冊,認識的字不少,語文課不成問題。那時學生近90人,只有一、二兩個年級,二年級人少,大概只有一個半班,給他們上課的是大家最熱愛的朱凡、丁力老師。一年級小孩多,估計有三個班。我那時愿意跟大同學,比如孩子頭王同庚、馬文斌,唱歌打拍子指揮李吉提等同學一起玩,寧愿在二年級當妹妹,也不愿在小班當大姐。而那時老師聽了媽媽那些話,恰巧把我插班進一年級,為這事我埋怨母親許多年。我記得當時的教具很簡陋,在石板上寫字,敵機來轟炸,老師領著我們躲進山洞里。以前學的課本與現在的內容不一樣,特別是算術過去學得少,我不但要把同學們學過的課程內容全部補上,還要學好新課程,我著實下了一翻功夫。在崔老師的幫助下跟上了班,學會了加減乘除和四則運算。我在這里系統的學完了上、下兩學期,基本讀完了一年級的課程。下學期是九月開始的,但學校這學期的開學典禮和學校正式成立日期,卻選在1948年冬天11月21日舉行,因為這個日子是蘇聯十月革命紀念日附近,寓意著我們要走蘇聯革命的路,建立新中國,恰巧這時我滿8周歲了。學校在硝煙里誕生,留下了一張最珍貴的集體合影照片。

            嚴格的軍事集體生活。在學校有嚴密的作息生活、上課日程。每個人都要按時起床、出操、吃飯、上下課,體育活動等,比如,吃飯,飯前先洗手,之后排好隊,一個同學指揮大家唱完軍歌才能進食堂,那里有許多方桌,每桌可坐下八個人,要老師發了口令:坐下!同學們才可坐,之后,還不能動,待老師把飯菜分好后,喊口令:一、二、三,大家才可動筷子吃飯。誰要是違犯紀律,就要被老師叫出隊列,站在大家面前,聽老師批評,這是很丟臉的事,故同學們一般都不違反規矩。最開心的事要算周末,老師要我們每個人拿著自己的洗臉盆,排著隊到校外不遠處的滹沱河支流岸邊玩耍。那支流的河水清澈透明,且河水很淺,一眼就可望見河底下,大大小小圓圓的彩色石子,岸邊是細細的沙子,我們脫了鞋,光著小腳丫,一會在河里踩水,一會到岸邊挖沙,還能去抓那些游過來的魚和蝦,有的用手抓,太滑,游走了,用臉盆去截擋,就可以揪住,我們把摸到的魚蝦集中放到老師的盆里,排著隊快樂的送往廚房。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無盡的思念——我的朱凡老師(組圖)
        ·下一篇:無
        ·中直育英小學在西柏坡誕生——為育英學校建校七十周年紀念(組圖)
        ·育英學子——陳華(組圖)
        ·在科技和經濟領域均有作為的育英學子——陸德(圖)
        ·無盡的思念——我的朱凡老師(組圖)
        ·信仰的力量——校友課程·重慶紅色游學之旅(組圖)
        ·核儀器譜儀專家殷國利的傳承——中直育英學校第十五屆學子殷國利(組圖)
        ·英年早逝的勞動模范——育英學子潘辛
        ·育英學子——國畫家胡杭茜(組圖)
        ·育英學子——郝小偉(圖)
        ·育英學子——陳唐曉(圖)
        中直育英同學會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直育英同學會”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中直育英同學會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直育英同學會”。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