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資料類>>紅色訪談>>正文
        特稿:浩氣永存中華魂 英雄永在后輩心——訪左權將軍之女左太北(組圖)
        2017-06-12 10:47:32
        作者:江山、陳俞靜、布鐵威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1952年“六一”兒童節,毛主席在中南海親切接見了八一學校學生左太北(左三)等七名少先隊員代表,接受了優秀作業獻禮,并勉勵同學們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做革命的下一代。(中紅網紅色圖庫)

        毛主席在中南海接見包括左太北在內的北京八一學校少先隊員們。右二為左太北。(中紅網紅色圖庫)

        毛主席和左太北親切合影。(中紅網紅色圖庫)

        毛主席為左權將軍題詞:“為左權同志報仇”。(中紅網紅色圖庫)

        王政柱作戰科長(右1)和左權副參謀長(右3)1941年5月攝于山西武軍寺八路軍總部。(中紅網紅色圖庫)

        王政柱和羅健在延安王家坪中央軍委總部的結婚照。1943年5月30日,天氣已經熱了,可他們還穿著棉襖。(中紅網紅色圖庫)

        王政柱(左3)和夫人羅健(左4)與左太北(左2)一起在邯鄲華北烈士陵園為左權將軍掃墓。(中紅網紅色圖庫)

        王政柱與羅健登上十字嶺祭拜左權。(中紅網紅色圖庫)

        中紅網一行采訪左太北。自左至右:江山、王延、左太北、丁一心。(陳俞靜攝)

        左權將軍的佩槍——德國造3號左輪手槍。現于中國革命軍事博物館(軍博)軍械館中長年展出。(中紅網紅色圖庫)

            中紅網北京2017年6月12日電(江山、陳俞靜、布鐵威)六月北京,陽光燦爛。帶著對抗日英雄與烈士左權將軍無比崇敬的心情,中紅網一行在老紅軍王政柱少將之子王延、丁秋生中將之女丁一心夫婦的帶領下,來到北京市第一社會福利院,探訪住在這里休養的左權將軍之女左太北。只見她坐在輪椅上,慈眉善目,年近八旬,精神尚好,說起父親的故事,顯得神采奕奕,可以看出她內心對父親的無比崇拜,透出的是滿滿的自豪感。

            “我父親犧牲的時候,彭德懷在山下,我父親在山上”

            王  延:太北大姐,你好!今天我們來看望你,同時也是采訪你,這是中紅網的幾位記者。
            左太北:好啊,歡迎你們來。
            江  山:太北大姐好!
            左太北:我和王延啊,是扯不斷的關系。我父親犧牲的時候,彭德懷在山下,我父親在山上,帶了好多機要人員,大多數是些女同志。當時,天上飛機轟炸,對面山上又有槍擊。這些女同志走不動,又沒有戰斗經驗,因為她們大多是機要人員。后來,我父親就指揮她們,讓她們快點走,她們走不動,我父親就一個個地拽。
            王  延:拽的其中一個女同志就是我母親,叫羅健。
            左太北:是吧,拽的是你母親。那我說的一點也不假,一點也沒說錯。
            王  延:是的。
            左太北:王延,我再問你,你父親是不是也和我父親在一起?
            王  延:對啊,我父親叫王政柱,左權將軍的老部下。
            左太北:我父親犧牲的時候,他們在一起?
            王  延:對!我媽是機要科的,我爸是作戰科科長。那是1942年5月25號上午,日本鬼子不是把他們包圍了嗎?左權、彭德懷、羅瑞卿、楊立三四個首長,決定分三路突圍。這時,彭德懷不肯走,他要和大家在一起,左權就命令我父親,帶一排人先把彭德懷送出去。彭德懷不走,左權對彭德懷說,你是大局,你在八路軍就在,就這樣把彭德懷推上馬走的。當時只有一個連的部隊了,司令部就一個警衛連,那個警衛團干什么去了呢?到北邊黎城,去黃崖洞保衛那里的兵工廠去了,他這兒沒什么兵了。所以,左權將軍在十子嶺犧牲的時候,身邊就沒有部隊了,都給派去掩護大家撤退了嘛。
            所以,彭德懷先走了以后,左權就帶著司令部的和北方局向十字嶺方向突圍。當時他拉著我母親,我母親當時只有18歲多點兒,還不到19歲,有先天性心臟病,她是跑不動的,左權將軍就拉著她,機要科有六七個女機要員,左權拉著我媽走,其他人就跟著一塊走。左權就是先保護這些機要員,不能落到日本鬼子手里,如果密碼一丟失,那就是滅頂之災了。
            我母親跑著跑著,一滑掉溝里了,警衛員就下到溝里,把她給推上來。當時左權身邊有兩個警衛員。我母親對左權說:“14號,你先走,你先帶領大部隊突圍,不要因為我影響大家。”左權參謀長就對我母親說:“你原地不動,不要往山上跑,也不要往小路跑。”到了十字嶺山下的時候,左權又讓司令部的一個同志,把我媽給拖上山了。我媽到十字嶺山上,看見左權,在還有20多米的時候,她就迎上去報到,話還沒出口,又一輪炮彈襲來了。
            這是我媽幾次接受采訪的原話,我媽說,這是第三輪炮彈,前二輪的時候,左權參謀長命令大家臥倒。那個時候山上非戰斗人員比較少,臥倒都沒有事。這一輪炮彈,北方局學員都上去了,炮彈襲來了。這個時候左權大喊命令大家臥倒,他卻站著,他不能自己先臥倒,他自己先臥倒怎么指揮啊!他讓大家都臥倒,沒有顧得自己,等到大家都臥倒的時候,炮彈襲來了,就慢了半拍,這是我媽的原話,我媽就看見左權的后腦袋給削掉了,當時就壯烈犧牲了,我媽哭了三天三夜。當時,組織上要求保密,不讓往外講。年長的警衛員老郭被左權派去回原路找丟失的文件包不在身邊,就由那個年輕的警衛員小張和3個北方局的學員,四個人把左權掩埋了。他們把左權的遺物和佩槍帶上,傍晚的時候,過清漳河到小南莊那個地方,找到我父親,我父親就向彭德懷報告了,把佩槍交給彭德懷。當時,彭德懷面向窗戶,背對大家,悲極無語,潸然淚下,他就把這個槍推給我父親,我父親就一直留著這個槍,成為他的佩槍,1959年國慶十周年獻給軍博了。
            我父親說,這一生極少看到彭德懷流淚,他是出名的硬漢,但這次他真的哭了。現在電視劇里演的那個彭德懷,動不動就流眼淚,那不是彭德懷,這一點演的不像。
            左太北:王延,我問你今年有多大了?
            王  延:我是1944年4月15日生日,我比你小四歲。父親生前總跟我們說:沒有左權將軍,你媽就突圍不出去,就沒有你們三個孩子,爸媽總給我們講,老惦記這個事。
            左太北:在他腦海里,留下了印象深刻。
            王  延(哽咽):非常深刻啊!我爸媽常說,左權偉大在什么地方?他的偉大在,上救彭德懷,下救我母親這樣的機要員,在十字嶺上讓大家臥倒,掩護大家,全然不顧個人安危。我爸爸還給我們講,由于王明對左權伯伯迫害,他當時還帶著留黨查看處分沒撤銷,受這么大的委屈,工作還照樣做,沒有影響他干工作。他不計較個人得失,顧全大局,把自己的一切和生命,都獻給了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抗日戰爭勝利。我爸爸一提到左權就流淚。他對我爸爸個人而言,是恩師,教我爸爸提高文化和寫作水平。左權從蘇聯學習回來,制定了很多的戰斗條例條令。我父親在戰爭年代和解放后,把這些東西都用到了工作中,使他成了一名優秀的部隊指揮員,所以,我們永遠的懷念,永遠的學習左伯伯。現在,我在井岡山和延安講課,每一次講課都要說,我們要永遠學習左權伯伯,永遠紀念左權伯伯。
            左太北:所以,我們現在的解放軍保衛祖國,應該有個精神,這是一個很典型的精神。
            王  延:現在缺的就是這個,要是有這個精神,就不會出這么多腐敗。真的,如果他們心里想著左權將軍,發揚他的精神,就不會出現這些事情。
            左太北:誰會想左權,有的人早忘了。
            王  延:我們是不會忘記的。
            江  山:廣大的人民群眾也是不會忘記的。

            “毛主席對我們這些烈士子女一直很關心”

            江  山:太北大姐,我剛才看到你的房間里,有毛主席和你的合影,這是哪一年的事兒啊?
            左太北:這是1952年“六一”兒童節,在中南海里,毛主席親切接見了北京八一學校的學生。你看這張合影上面,左三是我,我后面那個高個兒是毛主席的女兒李敏。左邊第一個是董必武的兒子董良翮,毛主席左邊的是宋任窮的女兒宋勤。
            江  山:毛主席當時跟你們說了些什么話嗎?
            左太北:毛主席當時勉勵我們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做革命的下一代。當時,毛主席知道我是左權的女兒,就把我單獨拉出來照了一張。
            王  延:我記得太北大姐以前告訴過我,當時毛主席專門問了你們的名字,問到太北大姐時,知道你是左權的女兒,還問起了你媽媽劉志蘭現在怎么樣了,很關心你們呢!
            江  山:我從網上看到,左權將軍犧牲后,毛主席親筆題詞:“為左權同志報仇。”1952年11月1日,左權將軍殉國10周年之際,毛主席在視察南方的歸途中,專程在邯鄲下車,到晉冀魯豫烈士陵園緬懷了左權將軍。
            王  延:我也知道這個事,當時太北大姐曾經告訴過我,毛主席到邯鄲烈士陵園去的時候,還向你爸的墓,脫帽致敬,向有關人員打聽太北大姐和你媽媽的情況。
            左太北:是這樣的,毛主席對我們這些烈士子女一直很關心,非常關心我們烈士后代的成長。

            “彭德懷伯伯把我當做自己的女兒來養了”

            江  山:請問太北大姐,周總理、朱老總接見過你嗎?
            左太北:沒有。最近播放的電視連續劇《彭德懷》,你們看了嗎?我給你們講,彭德懷那個電視劇,我看了二遍,好多地方拍得還挺真實的。
            王  延:是啊,電視劇確實拍得不錯,演左權伯伯的那個演員,也演的比較好。
            左太北:就是左權老穿那個大衣這一點,我覺得不真實,他從來沒有穿過日本大衣,那是國民黨大衣吧?
            王  延:那是日本鬼子的大衣,1938年平型關大捷繳獲的,我爸爸也有,還有皮帽子,都是繳獲的,左權確實有個大衣,這都是考證過的。
            左太北:那看來是真的了!你們知道嗎?我的名字還是彭德懷取的。不知你們知不知道,我生的時候是一個外國專家接生的。
            王  延:那個外國專家叫什么,還記得嗎?是不是柯棣華?
            左太北:不是,那個時候柯棣華還沒去。
            王  延:您是在延安出生的吧?
            左太北:不是,就是在太行山生的,你看這張照片(指著左權和夫人劉志蘭抱著左太北),這不是最好的證明嗎?當時我剛生下來三個月,還抱著呢。我母親是延安的學生,還在延安中央黨校學習,要回延安上學了,臨走前照了一張像,這張照片就是最好的歷史證明。
            你們知道嗎?我爸媽是彭德懷介紹的。有一年,彭德懷回延安,延安到處都是前來參加抗日和學習的女學生,她們學習之余就在延安操場里打籃球,朱德、彭德懷就在那里看打籃球。浦安修是北京的學生,上海人,長得比較漂亮,很顯眼,雖然她的籃球打得不好。她們那時候哪有幾個真正會打籃球的?朱德就給他們介紹,彭德懷一眼就看上浦安修了,彭德懷和浦安修就這么認識了,后來結婚了。
            江  山:籃球場上的婚姻。
            左太北:是的。因為我母親和浦安修關系比較好,他們就把我媽介紹給我爸了。我父親那個時候一直在太行山,沒回延安。后來我母親就去太行山,找我爸去了。我媽去太行山的時候,浦安修已經到了太行山,她比我母親先去。
            所以,電視劇里演的,我一天到晚看的,還都是真事。我就出生在太行山的北邊,當時已經到武鄉了,在那里一個八路軍的小醫院生的。彭德懷跟我父親,整天倆個不分彼此。彭德懷就說,這姑娘就叫太北吧。因為那個太行山就在武鄉那邊,是太行山的北邊,我的名字,就這么定下來了,是彭德懷給取的名字。這都是歷史的瞬間了。要是沒有這張照片,我還是不是左家人,都不一定有人相信了,是吧?現在這里就有一個證明,挺難得的。后來,我也挺奇怪的,我覺得所有的事,都是應該發生的。
            新中國成立后,我就在彭德懷家里生活,可以說是彭德懷養大的,就在他們家里長大的。因為我父親跟他一塊兒打仗,他下了山,我父親在山上犧牲了,所以,我覺得彭德懷伯伯把我當做自己的女兒來養了。當時他家里還有他一個從湖南老家來的侄女,叫彭鋼。那時候,彭德懷住在中南海,我們都跟著他在那兒住。我們倆住東屋,中間一個過道,她住一間,我住一間,我們倆在那兒住了好長時間。
            江  山:那是五十年代吧!
            左太北:是啊,那都是在上中學。彭德懷確實就把我當他女兒了,說實在的,我父親犧牲那次,他下山了,我父親還在山上,他就覺得他有義務管我,就一直把我養大。我呢,那時候上中學不太懂事,我就覺得,他好像就是我父親。所以,在中南海,他說我不鍛煉,就帶著我跑步,后來,工作就在航天部,還有那個哈軍工,電視里演了。
            王  延:都演了,太北姐有個特型演員,演得還可以。
            左太北:喔,記不清了。還有個事,抗美援朝時候,彭德懷伯伯一直在朝鮮,浦安修一直在西北蘭州工作,彭德懷伯伯之前也是在西北工作,跟習仲勛關系一直挺好。后來,抗美援朝的時候,彭德懷伯伯去朝鮮,浦安修去朝鮮看彭德懷伯伯,習仲勛還陪著她去的。
            江  山:習仲勛也去過朝鮮?
            王  延:對,有這個事,習仲勛帶著慰問團去的,他借這個機會,把浦安修帶到朝鮮去的,那個電視劇里,彭德懷說讓她趕快回去,前方打仗不要影響打仗。
            左太北:其實彭德懷和習仲勛早就認識了。他們都在西北,彭德懷解放戰爭的時候。
            王  延:對,解放西北全境了。
            江  山:那他們是老同志,老戰友了。
            左太北:習仲勛一直在西北,他搞革命一直在西北,這一段電視上都講了。
            王  延:《彭德懷》的電視里面有這么一個鏡頭,習仲勛受毛主席的委派去報到,正好彭德懷和我父親在商量作戰計劃,習仲勛就說我來報到了,彭德懷就介紹說,這是王政柱副參謀長,我父親也是那一天,才認識習仲勛的,才真正有接觸的。
            左太北:你爸爸的鏡頭,我在電視里也看到了,就那個彭德懷的電視里。
            王  延:對,后來我父親一直跟彭總當副參謀長,幫助他謀劃。
            江  山:網上傳說后來彭德懷和浦安修離婚了,有這回事嗎?
            左太北:沒有,浦安修不是到師范大學當黨委書記嘛,當時因為工作忙,她就住到學校里去住了。
            王  延:她要是離婚的話,那么三中全會以后,不可能確定她是彭德懷夫人的地位。當時迫于壓力,她要求離婚,但沒有得到批準。這個問題得諒解她,特定的歷史環境下決定的。

            “我父親就是為國家的江山面犧牲的”

            江山:太北大姐,我看到過這樣一段文字。百團大戰前夕,你父親一直忙于戰斗準備和部署工作,但仍抽空去看望了你母親和你。你母親抱怨你父親長時間不來看望,你父親便自己拿起炕頭上的臟尿布到河邊洗干凈、晾好,又端起碗給你喂米湯。待你母親氣消后,你父親才耐心地解釋目前的時局和前線情況,使你母親破涕為笑。你父親為你母親安排好去延安的事宜后,便又很快地返回了前線。此后,在百忙當中,你父親經常給你母親寫信,對自己未盡到丈夫和父親的職責,請求你母親原諒。你母親在你父親犧牲后,曾帶著深情寫道:“想到你那眷眷的難忘的心,使我負疚更深。”從這里可以看出,你父親對你母親和你的深情,這位戎馬一生的鐵血將軍鮮為人知又動人心魄的俠骨柔腸。聽說你父親給你母親一共寫了11封家書,你還專門出了一本有關這方面的書。我們可以看一下嗎?
            左太北:是的,叫《左權家書》。你們如果要的話,可以買。
            江山:好的,我們中紅網今天來了三個人,每人買一本(馬上把錢掏了出來)。
            王延:我買四本吧(也把錢掏了出來)。
            江  山:太北大姐,這些信的原件現在放在什么地方?
            左太北:原件在盧溝橋抗日戰爭博物館。
            江  山:請太北大姐在書上給我們簽個名吧(把名片遞了過去)。
            左太北:你叫江山,這個名字很好啊!我父親就是為了國家的江山而犧牲的。
            江  山:太北大姐,我早就看過這本書,在社會上影響挺大的。我們中紅網的同志們一定要好好學習這本《左權家書》,繼承左權將軍的精神。
            左太北:這本書呢,老紅軍王定國的丈夫謝覺哉,當時是內政部部長,邯鄲父親陵園修墓上的那個匾,就是謝覺哉用毛筆字寫的。我母親很有心,把父親寫的信,都保存下來了。在抗日戰爭時期,能保存這些信,很不簡單啊!有我父親寫的信這個實物,這個假不了,所以后來又出了書。
            丁一心:王延,你經常到井岡山、延安去講課,以后去時可以帶上太北大姐簽名的書,代表大姐給朋友們送去,讓他們永遠記住左權伯伯。
            左太北:不是記住我,也不是記住我爸爸,是記住抗日戰爭和抗日精神。我現在啊,住在養老院里,不看別的,就光看這些相片,看這本書,就很有歷史意義了。
            王  延:是的,我們要永遠紀住無數的革命先烈,讓一代一代的青少年知道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怎么得來的,真是來之不易啊!
            左太北:就是,咱們和平幸福的生活,來得很不容易,希望年輕人多努力啊!我看電視,日本軍國主義現在還老找茬。
            王  延:是啊,日本軍國主義現在還老找茬,我們要時刻頭腦清醒,保持警惕。
            左太北:你根正苗紅,是不會忘記的。
            王  延:是的,我爸爸媽媽不會忘記,我也永遠不會忘記。
            江  山:太北大姐,后來您媽媽活了多大年紀?
            左太北:我母親啊,不記得了,我母親后來跟著我繼父,在包鋼工作。
            王  延:是在九十年代初走的。
            丁一心:我們合個影吧!
            江  山:祝太北大姐身體健康!
            左太北:謝謝!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長征檔案,留住人類珍貴的歷史記憶
        ·下一篇:無
        ·【訪談實錄】周秉德憶周恩來生活中如何厲行節約 詳解11條家規(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湘南紅色文化研究會舉行籌備會(組圖)
        趙林:“鐵軍雜志紀念全民抗戰暨新四軍組建80周年報
        特稿:“鐵軍雜志紀念全民抗戰暨新四軍組建80周年報
        李煜婷:省委黨建辦到松毛嶺戰地遺址調研(圖)
        特稿:省委黨建辦到松毛嶺戰地遺址調研(圖)
        李煜婷:連城電信部門組織黨員干部到項南紀念館開展
        特稿:連城電信部門組織黨員干部到項南紀念館開展“
        敖進:土城紅創區“四個精準”備戰紅軍節
        特稿:土城紅創區“四個精準”備戰紅軍節
        孟建平:五律·尋歌勐秀(組圖)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張潔清同志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特稿:首都各界數千人送別萬里同志(組圖)
        特稿:張震將軍送別會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四野后代慶祝抗戰勝利七十周年暨紀念進軍東北七
        特稿:海棠依舊香如故,一代偉人周恩來——電視劇
        特稿:走進長春空軍航空大學——“啊,搖籃”團紀
        特稿:紅四方面軍第四軍子弟聯誼會在海軍四招舉辦
        特稿:紅色工程·感恩行動暨紀念朱德總司令誕辰13
        特稿: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我的紅軍母親蒲文
        特稿:革命后代舉行2016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紀念蕭華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在北京人民大
        特稿:紀念龍飛虎將軍誕辰百周年座談會召開(組圖
        特稿:紀念開國元勛高崗同志誕辰110周年座談會在京
        特稿:社會各界送別百歲老人汪東興(組圖)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