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頁 >> 最新播報
        紅軍女戰士華全雙(圖)
        2016-08-29 08:51:37
        作者: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紀念館 權晶、鄧華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收藏】
        E-mail推薦:
        分享到:0
         

        華全雙

            華全雙,女,四川巴中人,生于1920年。1933年參加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時任西路軍婦女先鋒團政治處主任。參加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建國后歷任重工業部招待所政治指導員,第618廠干部科科長,國務院第五機械工業部科長、保衛處副處長等職。

            1937年,在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征戰河西走廊的悲壯歷程中,也有五位氣壯山河的婦女先鋒團戰士,面對敵人騎兵搜山部隊的追擊,且戰且退,最終被困山頭,她們高唱《國際歌》,從懸崖縱身跳下,她們中有一位幸存者之后卻不幸被俘,流落西寧。她就是新中國成立后擔任五機部保衛處處長的華全雙。

            血染的雪蓮華全雙

            華全雙是當時婦女團年齡最小的女干部,她任西路軍婦女團政治處主任時只有17歲。

            華全雙記憶中的戰斗是十分慘烈的:“梨園口一仗,西路軍受挫,我們獨立團負責掩護其他部隊轉移,終因寡不敵眾而失敗。當時,馬家軍把我們圍在一個山頭上,狂呼:‘沖上去,一人賞一個小老婆!’情況萬分危急,我們彈盡糧絕,便手挽手唱著《國際歌》,準備從后山懸崖跳下。正在這時,一發炮彈打在我們中間,我被掀下懸崖時掛在樹枝上,這時我三處負傷,肉里還有一顆子彈,昏迷過去。”

            蘇醒后的華全雙,已被戰友們用綁腿帶從懸崖上救下來。她帶著傷在祁連山打游擊,兩個月后,負傷的她被敵人搜捕,后被敵補充營營長劉云庫押走。華全雙被押到劉云庫老家青海互助縣大柳村后,立志要回陜北。她終于做通了劉云庫老婆的工作,在一個晚上逃了出來,走上東行的路程。路上,因野狗追咬而丟了衣服干糧,她只好靠討飯度日。出青海省邊境時,遇到馬家軍的一個逃兵,假意相幫,帶她們過了黃河。離蘭州很近時,那人露出兇相,逼她嫁人。華全雙死也不從,被賣給黃河邊上一位姓關的拉纖人當傭人。華全雙一邊當傭人,一邊四處打探黨組織的消息。聽說蘭州有“八辦”,就逃出來找,被姓關的追到,兩人廝打時,被警察關進監獄。華全雙在獄中認識了共產黨員林健。林健出獄時,把高金城夫人牟玉光的地址留給她。1938年冬,華全雙出獄,按地址找到牟玉光,牟將她送到“八辦”,“八辦”負責人伍修權告訴她,他們去了三次函,警察才將她釋放。1939年2月,華全雙回到延安。

            解放后,華全雙在國務院五機部任保衛處處長。1988年8月,她和王定國等人重到西寧,出席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紀念館落成典禮,那些幸存的原西路軍女戰士聞訊趕來看她。回憶往事,大家涕淚交零。

            16歲的政治部主任

            陳慶春老人畢生致力于西路軍事跡的研究工作,開始關注華全雙的事跡,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她的事跡和西路軍婦女先鋒團有關。1987年,他有幸采訪到了華全雙。二十多年后,陳慶春回憶起那次采訪經歷,往事仍歷歷在目。

            “這是一支一千三百余人的婦女武裝,1936年10月至1937年3月活躍在中國工農紅軍西征的道路上。這支武裝是在紅四方面軍婦女獨立團的基礎上組建,在西路軍婦女干部和戰士中,通過嚴格的體檢選拔出來組建成正規的戰斗部隊。”陳慶春說。

            這支由清一色女性組成的部隊,下屬三個營九個連。團長王泉媛和政委吳富蓮都參加過長征,是紅一方面軍參加長征的30名女同志中的兩位。政治部主任就是華全雙,那年她只有16歲。小小年紀,就能擔當政治部主任的重擔,與華全雙長期參加革命,不斷磨煉意志、積累戰斗經驗分不開。

            “華全雙參加過許多戰斗,不僅能征善戰,更心系駐地群眾,參與地方警戒、打土匪、搜山等。”

            “后來西路軍慘遭失敗,婦女先鋒團就不復存在,可是作為一支獨立的婦女武裝,其人數之多、時間之長、作用之大,在中國現代革命史上是空前的,有著特殊的地位。”陳慶春說。

            浴血牦牛山

            1987年,因為籌建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紀念館,時任西寧市委黨史辦主任的陳慶春赴四川拜訪了華全雙。在華全雙的講述中,陳慶春回到了那段槍林彈雨的豪情歲月,昔日只見于資料中有關西路軍婦女先鋒團的事跡,在華全雙的講述中,逐漸豐滿起來。

            1937年3月,梨園口一仗,西路軍受挫,獨立團奉命掩護其他部隊轉移,與敵人展開了激烈的戰斗,可終因寡不敵眾而失敗。華全雙和四位戰友被圍困在牦牛山的一個山頭上,瘋狂的敵人歇斯底里地喊著:“沖上去,一人賞一個小老婆!”眼看著氣勢洶洶的敵人不斷向山頭逼近,彈盡糧絕的她們打不能打、退無處退,最終大家決定舍身取義,五名戰士手挽著手,高唱《國際歌》,準備從后山懸崖縱身跳下共同殉難。正在這時,敵人的連珠炮彈打來,巨大的氣浪把她們掀下懸崖。其他四位戰友犧牲在寒冷的山谷里,華全雙則被掛在下面的樹杈上,身上三處負傷。之后,搜尋她們的戰友發現了昏死過去的華全雙,將綁腿連接在一起把她救下來。華全雙和幾名戰友在祁連的深山老林里活動了兩個多月后,在敵人的一次搜山行動中,不幸被俘。

            早在梨園口戰役時,華全雙就剪掉了長發,一頭短發的她和男同志穿的是一樣的軍服,被俘后,她與眾多男同志關在一起,后來有人告發,她被賞給了敵軍補充營的一個劉姓連長,這個連長差人先將華全雙送回他的老家互助。

            陳慶春已記不清講述過多少次這支婦女先鋒團的事跡了,每次講述,他都激情昂揚。陳慶春將這五位女英雄稱為“牦牛山五壯士”。他說:“‘狼牙山五壯士’是男的,‘牦牛山五壯士’卻是清一色的女性,她們的英勇事跡更值得后人銘記。”

            開展紅色宣傳

            被送到互助的大柳樹村后,華全雙心里一直想著黨往日的教導——“在困難時要經得起考驗,堅信革命一定會勝利”。她一心想著要回到部隊,不斷堅定信念,尋找機會逃跑,但幾次逃跑都被連長的家人抓了回去。

            “我是因為受壓迫才參加的革命,現在革命還沒成功,還有那么多勞苦大眾在受苦受難,所以我就一心一意地想逃出去找到紅軍、找到部隊,繼續走革命道路。”陳慶春說,他永遠不會忘記二十多年前,談起這段往事時,華全雙臉上堅毅的神色曾經深深地打動過他。

            于是,華全雙想通過對村民做思想工作改變處境。就這樣,華全雙這位蒙難的西路軍女戰士,只身在大柳樹村開展起紅色革命的宣傳工作,她經常給村里的群眾講紅軍是一支怎樣的隊伍,告訴他們只有革命才能有活路等等。在這樣的宣傳下,大柳樹村村民不再像以前那樣對她敬而遠之,嚴加防范。

            陳慶春回憶說:“華全雙了解到那個連長家是惡霸地主,為害一方,欺壓群眾,村民們都痛恨他卻無能為力。他的老婆是搶來的,而且他家人經常打罵她,這時華全雙便一心想解救那個可憐的婦女。”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紅四方面軍的女紅軍隊伍和女紅軍的感人故事
        ·下一篇:無
        ·紅四方面軍的女紅軍隊伍和女紅軍的感人故事
        ·紅軍媽媽求學記(組圖)
        ·女紅軍如何走過萬水千山
        ·回憶我的母親——女紅軍甘棠(組圖)
        ·紀念長征女紅軍伍蘭英誕辰100周年座談會在京舉行(組圖)
        ·中國夢紅軍夢——慶祝老紅軍王定國104華誕(組圖)
        ·蹇先任:從大家閨秀到女紅軍和革命家(組圖)
        ·康克清:童養媳在革命隊伍中成長為智勇雙全女紅軍(組圖)
        ·金維映:榮獲多個“第一”稱號的女紅軍(組圖)
        ·蔡暢:永遠的“大姐” 永遠的長征(組圖)
        中國女紅軍紀念館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女紅軍紀念館”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中國女紅軍紀念館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女紅軍紀念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