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漢字解讀的新突破——賀《字解中華》出版發行

        中紅網北京2016年9月18日電(紅筆桿)河北省邢臺市寧晉縣文化界名人黃育華、溫如昌和北京中紅網總編江山三人合著的《字解中華》,經數易其稿、反復推敲,近期由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全國新華書店發行,堪稱文史教育界的一件盛事。

        黃育華先生讀大學時,曾師從陸宗達大師研讀《說文解字》,師從啟功大師研讀古文獻學,積累國學和文字學研究五十余載年,被時人尊崇為國學大師。曾任寧晉縣第一屆文聯常務副主席的溫如昌,在新華社工作四十一載、歷任新華社高級記者、中紅網總編輯的江山,倆位幾十年來一直從事宣傳工作,學養深厚。

        三位先生相知相交、亦師亦友四十余年,今聯袂建樹,不失為文壇佳話。

        中州古籍出版社主任編審王小方,在反復精審后,興奮地說,這些年將漢字的書出的不少,膽大的,胡編亂造;守成的,沿襲舊說。像《字解中華》這樣以史說字,以字證史,有師承、有考據的嚴肅著作,卻是鳳毛麟角,首度看到的,融知識性,趣味性,學術性為一體,且短小精悍,通俗易懂,是我國漢字研究的一個歷史性突破。

        作者告訴記者,編著出版《字解中華》的目的大致有以下三點:

        一是助力漢字走向世界。全球一體化是當今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世界上只有文字統一了,才有望全球政治、經濟、文化以至于道德的真正一體化。而在當今世界使用著的三千多種文字里,只有漢字脫胎于原始畫圖,而圖畫是不論地域,不論古今,不論民族,不論膚色,都能看懂的視覺符號,具有先天優越性。因而漢字是當今時代唯一“可通古今、可通四方”的文字。《字解中華》從原始的象形圖畫發展到今天的常用字,是面向國際友人寫作的漢字科普讀物。國際漢學家說:21世紀將是漢字的世紀。《字解中華》或可助力這一新世紀早日降臨。

        二是讓國人更加珍視國寶。漢字是中華五千年文化的載體,是國粹中的國粹,國寶中的國寶。二十五史,四大發明,四庫全書,萬里長城,都不能與漢字等量齊觀。“不”“正”為“歪”、“小”“土”為“塵”、不“上”不“下”為“卡”……世界上沒有哪種文字能像一些漢字這樣,可望形知義、不教而會、不學而能。“優”字繁體為“優”,從“人”從“憂”(憂),人必先憂而后優。現代企業家和治國者,講憂患意識、危機意識,以保在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其中深刻的道理,早在三千多年前創造的“優”字就明昭天下了。面對這些寶貴的思想理念,你不覺得漢字可貴嗎?古人以玉比德,而“玩”“弄”倆字皆從“玉”。讓孩子們在玩中進德修身,這就是漢字儲存的先哲圣賢的幼教觀和教育觀,你不覺得漢字珍貴嗎?

        三是給中華歷史文化提供一種可靠的考古手段。人稱“教授中的教授”、國學大師陳寅恪說:“依照近日訓詁學之標準,凡解釋一個漢字,即是做一部文化史。”漢字正是中華歷史和中華文化的活化石,與地下發掘同樣是我國考古的有力手段。書中《神農原本是女人》、《第一代奴隸是女人》、《官員原本是挑夫》等文,以前都曾在《光明日報》發表過。書中此類短文尚多。

        凡學習和使用漢字的國人和國際友人,《字解中華》開卷有益,希望廣大干部、中小學教師和中學生們都能喜歡此書,提高文史素養,萬眾合力將國寶漢字推向世界。


        《字解中華》三位作者:黃育華(中)、溫如晶(右)、江山

        作者簡介

        黃育華,男,1936年生,河北隆堯縣黃家莊人。北師大中文系畢業。一生從教,中學特級教師,河北省“關心下一代”先進工作者。曾在清華附中任高中語文教師12年,后調回河北寧晉縣任教研室副主任、中學校長。與他人合著的《字解中華》一書榮獲邢臺市第二屆社會科專著一等獎。

        黃育華,男,1948年生,河北寧晉縣泊里莊人。高中畢業后,先后任中學教師、高中校長,縣委宣傳部副部長、縣文聯常務副主席,縣供電局黨委副書記。是邢臺市作協委員、省民間文學協會會員、省楹聯協會會員。主編的《寧晉縣事故卷》獲河北省民間文學長城獎。

        江山,男,1946年生,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人。1965年進入新華社工作至2006年退休,曾參與采訪周恩來、朱德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先后榮獲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授予的唐山豐南地震抗震救災模范人物、全國抗洪抗旱模范等榮譽稱號,結集出版《呂玉蘭》等多本紀實文學書刊。
        如欲購買此書,請與中紅網紅色網群部主任李學葉同志聯系,他的手機號如下:183 0156 3353

        最新播報
        特稿:讓漢字走向世界——《字解中華》首發式暨首次座談會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漢字一統 時不我待
        特稿:國之大事——漢字的穩定與一統
        特稿:全國人大代表靳保芳提出“關于統一漢字、助力漢字享譽世界的建議”(圖)
        黃育華、溫如昌、江山:國之大事——漢字的穩定與一統
        黃育華、溫如昌、江山:漢字一統 時不我待
        特稿:小小方塊字 解讀大中華——評黃育華、溫如昌、江山新作《字解中華》一書
        黃育華、溫如昌、江山:“國學”三議

        《字解中華》部分文稿目錄

        《字解中華》序言
        (上冊)
        1:神農原本是女人
        2:從“女耕”到“男耕”的字證
        3:神農氏游耕生活的的記錄
        4:宋代之前,我國盛行分餐制
        5:“衣”者“隱”也,“裳”者“彰”也
        6:頤和園和美女“姬”
        7:“母”——母系社會的管理者
        8:官員原本是挑夫
        9:西周嚴懲官員享樂的字證
        6:“檢察院”為何用“察”字
        7:古人的“法”律觀念
        8:“坐”“休”兩重天
        9:“封”疆與建“邦”
        10:水鏡、監察與《資治通鑒》
        11:華夏先祖的“貧”“富”觀
        12:說“二”與“再”
        13:“尹”論“君”
        14:從“置”“罷”二字說“唯才是舉”
        10:“負”“貪”“敗”的三字警世恒言
        11:立法為則,毀法為賊
        12:人必先“憂”而后“優”
        13:評說“聽”于“廳”
        14:從“青”之字都有美好之意
        (下冊)
        1:從“德”字形音義說開去
        2:孝行天下說“孝”字
        3:我們原是講“身”份“體”面的民族
        4:古代中醫治病的三種方式
        5:說“公”道“私”

        《字解中華》文章選載

        1.從“德”字形音義說開去

        黃育華 溫如昌 江山
            我們常想一個問題,即歷代王朝享國年限問題。秦始皇鯨吞六國,不可謂不強勢,然而二世而亡,享國不足十五年;強唐盛漢趙宋大清享國也都二、三百年;獨獨姬周竟享國八百零八年,相當于宋、元、明、清四個王朝享國年限的總和。這是為什么呢?此無他,周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提出并力行“以德治國”“以德修身”的王朝。官員群飲別說公款消費,就是自我埋單也一律“予其殺”,格殺勿論;倘荒淫腐化,不論職務高低,一律投入江河溺斃之。享國八百年,不亦宜乎!
            德是立國之本,做人之基。在提出以德治國呼喚道德回歸的今天,講一講“德”字音、形、義的由來,或有補與世道之心。
            從“直”字說起
            今天通行的“德”字,直接脫胎于小篆,作“”,隸變筆畫化作“德”。它由“”“直”“心”三個原件合成。知道了這一點,就知道了寫“德”字時“”下“心”上之一橫,是不能少寫的。
            那么“德”字為何從“直”呢?因為正直是人類品德的第一要義。且看古人怎么造“直”字。甲骨文作“”,會意字,上邊豎筆表示直線,下邊是“”字,人測曲直時常閉一目照視之。金文繁化作“表彎曲之物,十表線提的吊錘。今天的木工瓦匠還常閉一目手提吊錘以取直,表義更準確明白。小篆承之做“”隸變筆畫化作“”今通行體作“”。本意是直線,引申為凡直之稱。先古圣賢皆以站得直、立的正比況為做人的第一美德。后漢有強項令不為高官低頭,晉有陶淵明不為權貴彎腰。故“直”字為“德”字首要表義構件。《論語·為政》:“舉直錯諸枉,則民服”。“直”喻有德君子;“枉”喻無德小人。重用有德君子,斥退無德小人,老百姓才信服。
             “德”字的逐步繁化
            “德”字甲骨文作“”,會意字,由“(chì)”和“直”字合成。“”為“行”之半,表示行為;行為正直就是德,可謂第一代“德”字。金文改作“”;隸變筆畫化作“”,也是會意字,上從“直”下從“心”。做人講良心,居心正直就是德,可謂第二代“德”字。小篆將甲、金文整合繁化作“”,隸變筆畫化作“”,可謂第三代“德”字。行為心靈都正直就是“德”。概括得更全面,故為后世之通行體。王安石《寓言九首》之五:“功高后毀易,德薄人難存”,此十字可作今人之座右銘。
            “德”字為何音“得”
            《釋名·釋言語》:“德者,得也。得事宜也。”古語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又說:“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以德做人則得道,以德行政則得民。周朝制禮作樂,以德導民,因此享國八百余年。故古人說:“德者,得也。大德則大得,小德則小得”。殷紂王、隋煬帝荒淫無德,皆國滅而身亡。做人治國豈能無德哉!

            

        2.孝行天下說“孝”字

        黃育華 溫如昌 江山
            在很長一段時期里,我們把孝文化視為封建社會的意識形態,不斷加以批判,使幾代人虧缺了孝悌教育。
            近年來,中央和各地電視臺,相繼開辦了“孝行天下”欄目,各地報刊也不時推介孝行楷模。對承傳幾千年孝文化有了比較深廣的反思與覺醒。
            孝是我國傳統文化的核心觀念,源遠流長。因此中國人都懂得“百行孝為先”。“孝”是個常用字,凡識字者都認識。漢字是古代圣賢創造的,很多字都儲存著圣賢們的思想理念,例如在“孝”字的形、音、義中,就寄托著上古圣賢對后人如何養孝、如何行孝的囑托和告誡。
            上“老”下“子”的深刻寓意
            “孝”字產生于“道(導)之以德,齊(治理)之以禮”的西周時代。金文作,小篆承之作,會意字,上象一位長發曲背扶杖的老人,下象一個年幼的大頭兒,隸變筆畫作“孝”。以幼兒攙扶老人之形,以會孝敬父母之意。
            人最寶貴的是生命,而生命是父母給的。天大地大,父母恩情最大,河深海深,父母恩情最深,終生難報萬一。因此,父母理應成為兒女心中最受崇敬的人。在人倫道德上,父母永遠居于受孝敬的上位,兒女永遠居于盡心孝養的下位。這是孝行天下的永世法則,不可顛倒,故圣賢造“孝”字,“老”上而“子”下。
            “孝”字下從“子”,而不從“人”,亦有深意寄焉。心理學家說:對兒女進行孝悌教育,三歲至十三歲是最佳時期,再晚就收效甚微了。我們圣賢深諳此理,故造“孝”字時,寧從三畫之“子”,不從二畫之“人”。
            “孝”“效”同音的諄諄告誡
            音、形、義是漢字構成的三要素。而音中有義,又是漢字的一大特點。《說文解字》講“教”字時說:“教,上所施,下所效也。”段玉裁說:“下效,故從孝。”“效”是仿效,效法的意思。這里所說的“上”指父母,說的“下”指兒女。兒女們的孝行,不是天生的,是從父母和長輩那里效法來的。父母孝則兒女孝,父母不孝則兒女多不孝。故“孝”“效”同音。我國古代有則故事:有個逆子用筐背著老人想遺棄山里,回家時不要筐了,跟著他的小兒子說:“把筐留著吧,等你老了我好背你啊!”孩子們的仿效能力是很強的。“孝”“效”同音,這是圣賢先哲對后人的諄諄告誡。如果你希望兒女將來孝敬你,你就要首先做個孝敬父母的好榜樣。
            善事父母的孝道標準
            《說文解字》:“孝,善事父母者。”“善事父母”就是“孝”字之義。許慎的訓釋,取的是孔子論孝的高標準。有一次,他的學生子夏“問孝”,孔子反問道:“有事弟子(指兒女)服其勞,有酒食先生(指父母)饌(zhuan 吃喝),曾(竟)是以為孝乎?”在孔子看來,有事兒女干,有酒食父母吃,這是“事父母”,遠非“善事父母”,因此不能算孝。又一次“子游問孝”,孔子回答說:“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于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孔子認為,只叫父母穿暖吃飽,如果沒有“敬”心,那就等同養犬馬,不能稱孝子。孝以敬為本,故有“孝敬”之語。做孝子什么最難?孔子的回答是兩個字:“色難。”兒女在父母面前,時時、處處、事事都要表現出愉悅的臉色,讓父母高興喜歡,不能苦臉愁云以貽父母憂。因為只有對父母懷有至敬至愛的兒女才能做到,故稱“難”。至敬至愛事父母方稱“善”。“善事父母者”才能稱孝子。只做到“常回家看看”距離“善事父母”還有很遠一段路。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